舞蹈空間「勥之2」 雙舞作強勢出擊

舞蹈空間舞團第六代舞者林季萱藉由舞作「晨昏線」,傳達長期以來對於自然的觀察與探索。(江昭倫 攝)
舞蹈空間舞團第六代舞者林季萱藉由舞作「晨昏線」,傳達長期以來對於自然的觀察與探索。(江昭倫 攝)

專為出身「舞蹈空間舞團」的舞者提供創作平台的「勥」系列作品,今年再推新作「勥之2」,邀請「舞空」第四代舞者董怡芬與第六代舞者林季萱分別帶來「我的身體.我的歷史」與「晨昏線」兩齣舞作,霸氣展現「舞空」專屬基因中的多元生命力!

成立超過30年的舞蹈空間舞團,2019年首度邀請7位出身「舞空」的編舞家打造「勥」系列作品,展現「舞空出品」的創意與多元主題,獲得好評;今年5月再推「勥之2」雙舞作,力邀第四代舞者董怡芬與第六代舞者林季萱回家「造反」。

舞者與樹枝在舞台上共舞,有時如影隨形,有時形舞各自表態,樹枝甚至逐步轉化成了懸絲偶,與舞者對話,又或喃喃自語。

這是「舞空」第六代舞者林季萱與戲偶設計余孟儒合作帶來的最新舞作「晨昏線」,藉由另一個生命載體,傳達對人與大自然以及人之於社會之間的微妙關係。林季萱:『(原音)它好像還蠻去召喚屬於我們的⋯不管是説你的感知,或者我們說語言之外的感受世界,你也可以說是潛意識,就是一個我們慣常習慣説有系統的社會之外的事情,用藝術的形式把它烘托出來。』


「舞空」第四代舞者董怡芬舞作「我的身體.我的歷史」,追溯影響舞者的生命軌跡。(江昭倫 攝)

「舞空」第四代舞者董怡芬與舞蹈學博士李宗興合作編創的「我的身體・我的歷史」,顧名思義,藉由追溯舞者的身體族譜,揭開影響舞者樣貌的生命軌跡,而這些軌跡其實也與整個台灣與時代演進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董怡芬:『(原音)其實我一開始只是好奇這個身體,當然這些是舞者,所以他們有某一些特質是相近,可是因為他們的,⋯尤其舞蹈空間有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其實大家在外型有很大不一樣的,所以我想是不是一個契機,可以從他們自身生命的歷史去散開,最大目標其實是得到什麼台灣的身體。』

舞蹈空間藝術總監平珩表示,「勥」系列希望提供出身「舞空」的舞者有一個編舞發表平台,一方面呈現舞蹈空間多元舞蹈表現風貌,也探索舞者以及舞蹈還可以有什麼樣的可能性。

原始連結
臺灣之音APP-iOS
臺灣之音APP-Android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星台港三地聯手催生「舞蹈風景」 看見華人地區舞蹈新樣貌
西班牙跨國新舞作「媒體入侵」 疫情致10月衛武營成世界首演
台灣新銳雕塑家楊占為舞者量身創作 向「鈕扣計畫」十週年致敬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