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 】仔細一想,又能怎樣?

撥開雙眼,路已從平緩轉向崎嶇,由繁華邁入空虛,這呼吸,也從和緩轉為急促,又從急促跌回和緩;但風不從,總是柔柔地、柔柔地挾涼向來,還挽著一些些花香,一縷縷感動。我曾來湖幾次,那是鬱悶下的解憂,以及忙碌下的偷閒,當時的白雲走著,我也走著;山微笑,我亦燦然。幾片鳥聲,幾隻閒犬,堆疊出郊野善現的一方雅致;湖影瀲灩地蕩起光山,像一面鏡,一顆遺於綠絨的珍珠;有時候的我呀!總會掉魂於此,但很快地又找回來。

前往老鷲尖山的路途中,有許多景點可以遠眺群峰,令人心曠神怡。圖 : 陳文發攝

朝湖的曲徑向去,雖無花木深深的禪房,也無鐘磬的音聲回蕩,但古樸的福德祠呀!靜靜端坐於巖前蔚綠的高樹下,仍有悠揚的梵唄從放音機的嘴裡流淌,隱約是彌陀聖號以及簡版的大悲咒吧!既平和,又莊嚴,我於是似解未解地拾起領悟──「人在求神,神則拜佛。」故而金剛經有云:「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也許吧!些等佛唱,不但是誦給人聽的,也是土地公用來修行的。

汐止翠湖,水已不翠,但野草肥美,另有況味。圖 : 陳文發攝

沿途有逶迤的曲徑,採礦的陳跡,穿林的藍雀,以及散落一地的寧靜。所謂「千山抱一寺,一寺鎮千山。」此處雖無千年古剎之幽,亦無絲竹管弦之盛,但一觴可以台灣啤酒取之,一詠可以蘭亭集序代之,囫圇吞棗,亦足以暢敘幽情了!

攀繩登梯是爬山過程中的一大樂趣。圖 : 陳文發攝

到了翠湖,湖水似已黃化,但向湖侵蝕之綠草則更形肥美了!遂不知是水綠抑或草綠而攬「翠」名?沿湖續行,彩蝶已茫醉於爭妍搶豔的花間,花則演香於蓊鬱滴翠的谷間,佐以空靈之鳥囀,絕塵之秀色,心亦飄飄然。果若於此,得見身著古裝、蛾眉欲顰、舞衫歌扇、飄帶飛飜之美女,會是如何可樂之事呀!但絕不能是月殘星稀、烏啼霜滿、簫聲欲泣、「有間客棧」之夜晚。

妻孥熙熙,雞犬閒閒,一幅田園風光,盡現目前。圖 : 陳文發攝

湖至半途,有徑左上,為內溝山,山頂有石桌一,可快攬翠湖及環湖諸峰。山雖不高,勢則險峻,有閒花烹調幽香,有閒蟲整翅弄妝,有閒霧描明繪暗,有閒鳥貢獻絕唱,所有的驚喜塗滿遠峰,所有的感動撒遍近山,迤邐的山勢引我向前,綺麗的畫面撞目連連,於是一峰一微哂,一巖一俯瞰、一丘一視笑、一嶺一讚嘆,次第拿下了老鷲尖山以及老鷲尖南峰。

此程中,有一古樸的福德祠見證了滄桑的歲月。圖 : 陳文發攝

返程接回翠湖,此時的暝色已流滿林間,只賸湖影依舊質樸樸地搖晃著慘淡欲睡的光山;又是福德祠的梵唄誦唱,又是採礦遺址的風華蕩漾,這一草一木,一花一情,竟與十年前的記憶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臉上的鑿痕已塗滿風霜,記憶中的歡笑也逐年變淡,千帆過盡,人世滄桑,兩手空拳,徒留惋嘆,但仔細一想,又能怎樣?

沿途奇花異樹,爭妍搶艷,為山友提供了再前進的勇氣。圖 : 陳文發攝
The post 【桃園文選 】仔細一想,又能怎樣? first appeared on 桃園電子報-台灣新聞天天報.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