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四)大博奕中的小遊戲 – 戰場上的影子軍人

在美蘇角力的年代,對某些軍人來說,竟也是發財的天賜良機。
在美蘇角力的年代,對某些軍人來說,竟也是發財的天賜良機。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2021年01月01日報導:據美國媒體透露,時任美國總統川普正計劃解密未經證實的情報,即中國企圖買通激進份子刺殺駐阿富汗美軍的情報。據《政治報》指出,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已於2020年12月17日向川普簡要介紹了情報。看到這裡,不禁想笑,因為想起了倫敦的一位朋友告訴我的故事。

美蘇角力  旋風行動代價不菲

首先介紹一下背景:「旋風行動」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一個計劃的代號,它是在1979年至1989年蘇聯軍隊軍事入侵之前和期間,為阿富汗聖戰者(阿富汗反蘇武裝)提供資金和武裝的計劃。它的受益者是阿富汗民主共和國。聖戰者組織還得到了英國秘密情報局(MI6)的支持,當然是分別進行了秘密行動。該計劃不光支持好戰的伊斯蘭團體,還包括與聖戰有聯繫的團體,這些團體當然也得到巴基斯坦的支持,這些團體不是那些與蘇聯戰鬥但意識形態較弱的阿富汗抵抗團體。旋風行動是美國中央情報局有史以來時間最長,最昂貴的秘密行動之一。正式的資助開始於1979年的69萬美元,後來急劇增加,1980年為每年2千萬至3千萬美元,1987年增加到每年6.3億美元,1989年蘇聯撤軍後,由於這些組織仍然與蘇聯支持的政府軍戰鬥(1989-1992),因此,資助仍然繼續,只是有所減少。

我的朋友是亞塞拜然(Azerbaijan)人, 我管他叫:阿扎熱。阿扎熱出生在巴庫,是一個石油工人的兒子,當時亞塞拜然還是前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蘇阿戰爭爆發時,他正好在另一個加盟共和國烏茲別克斯坦的首都塔什干附近的蘇聯空軍基地當攻擊直升機駕駛員。

歷史有時會捉弄人。在中國,不少人要走後門才能進入部隊,因為,復員軍人的收入是有保障的,雖說不多,但那個時候足夠用了。至於少數民族要當兵,別想!但在蘇聯,那是人人都必須去的,不想當兵,就去坐牢。不過,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那就是,在烏茲別克斯坦,我的表弟應徵入伍,因為在國外有親戚,政治上不合格,因此沒有被送上前線,原因是怕逃跑叛變。我猜,當時這個軍事行動是政治事件吧。所以,我的表弟在後勤部隊服役,然後回家。而這個阿扎熱也是同樣沒有被送上第一線作戰部隊,而是轉到了後勤支援中隊擔任駕駛員。後來,事實證明,對他來講,這是一個發財的天賜良機。

天上掉下餡餅

以下就是他的故事:剛開始的時候,一切很正常,往後方輸送傷員,然後,從後方帶回補給,特別是伏特加酒,返回喀布爾的駐地。戰爭會讓人發瘋,士兵軍官一律沒有不喝酒的。所以,他用他的飛機撈了一點外快。後來,有一天,他在喀布爾休息,有一個阿富汗普仕圖人跟他搭訕,知道他是直升機駕駛員,就請他吃飯。他最初有點兒納悶,後來想反正有人掏錢,吃飯又不犯法,何樂而不為呢?就去了,結果,那個人就問他能不能私下挾帶一點東西?他說,只要不是違禁品,都可以!那個人又說,絕對不是違禁品,只是要你的領章和肩章!他是一個上尉,當時開直升飛機最起碼必須是一個少尉,但戰爭期間這個要求會下調。他說,「我給了你我的肩章,我怎麼辦?」他說,「我給你五十美金。」「什麼?一副肩章就值那麼多錢?」那個人說,「你如果不相信,我現在就給你一百美金,你給我你的這幅肩章和領章」。他立馬就把徽章摘下來給他,拿著一百美金說好下次再見的時間就走了。

那個時候在蘇聯,一百美金那差不多是一個天文數字。而我們的主角也不是傻蛋。他回到塔什干,立刻就用一百美金買了十副領章和肩章帶回喀布爾,交易非常成功,五百美金。具體金額是這樣的,士兵和尉級軍官以下兩百美金,校官以上五百美金。這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給巴基斯坦軍事情報局特勤的標價。由於美軍無法直接參戰,就由中情局出面,然後中情局又把具體執行的工作交給巴基斯坦的聯合情報局(ISI),於是,就有了這個掙錢的機會。在蘇聯,多的是退伍軍人,他們普遍都屬於低收入階層,十美金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很好的收入了,反正那些領章肩章留著也沒啥用處。

那個年代,是美元在蘇聯黑市狂飆的年代。我曾於1990年與父親去塔什干,臨走前,用平均8元人民幣買了100隻電子錶,帶到烏茲別克斯坦,再以每隻120盧布的價格出售,而從莫斯科到北京的軟臥車票只要111盧布,從塔什干到莫斯科5天的伙食、機票、車票全包的旅遊總共才56盧布。也就是說,我用一美金的代價就坐上了軟臥車,那可是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暴起暴落   一場遊戲一場夢

我的朋友因此賺了一筆錢,復員後,用這筆錢買了一套住房,還有汽車,然後就去投資,花天酒地,又惹上了當地的黑手黨,跟黑手黨混了不久,被政府追捕,再加上還欠了黑手黨的錢,只好到處逃亡,躲債,到了土耳其,身上的錢又被騙,想盡一切辦法搞了一個假護照,來到英國,因為那時土耳其人到英國不需要簽證。之後藉故申請政治避難,他就留在倫敦了。

我的朋友後來發現,幹這個事兒的不只他一個,幾乎所有的飛行員都在幹。他還說,他們把收集的範圍擴大到整個前蘇聯地區,那簡直就是取之不盡的,用之不完的資源。有消息說,後來收集到中情局手中的蘇聯軍人的領章肩章的數量遠遠超過了蘇聯在阿富汗的軍隊人數。真是一個莫大的諷刺!當然,我相信,當時發生在那裡的事情,有悲慘的,也有比這個精彩百倍的故事。

作者》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原始連結
相關新聞
爭取自由 沒有退路

疫情之戰的另類悲哀...染疫沒在看國籍的 疫苗救命卻得比國力?

從未終結的苦難》吳祚來自述20 說書人與文革時期的民間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