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推進村鎮銀行改革重組,健全農村金融體系

推進村鎮銀行改革重組,健全農村金融體系

原標題:推進村鎮銀行改革重組,健全農村金融體系

日前,銀保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推動村鎮銀行化解風險改革重組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稱《通知》),部署進一步推動村鎮銀行改革重組,實現持續健康發展,更好地服務鄉村振興戰略。自2006年啟動村鎮銀行等新型農村金融機構改革試點以來,截至2020年9月末,全國共組建村鎮銀行1641家,已覆蓋全國31個省份的1306個縣(市、旗),中西部佔比65.8%,縣域覆蓋率71.2%,成為一支紮根縣域、支農支小的以「四最」(機構數量最多、單體規模最小、服務客戶最基層、支農支小特色最突出)為典型特徵的金融生力軍。同時,應看到少數村鎮銀行近年來風險水平快速上升,相關問題較為突出,加快村鎮銀行改革重組勢在必行,這也是《通知》出台的客觀背景。

村鎮銀行的發起行具有典型的結構性特徵。根據至2019年6月份的1631家村鎮銀行名單粗略統計,可見:一是農商行和城商行是主力軍。農商行作為發起行的有851家,佔52.27%,城商行作為主發起行的527家,佔32.37%,兩種類型合併起來佔84.64%。二是具有較高的集中度,前5、10、15、20家發起行發起數量佔比分別為18.1%、27.64%、35.90%、41.64%。三是作為大型國有商業銀行的中國銀行作為發起行數量第一。併購國開行發起的村鎮銀行后,發起總量達到128家,佔比7.9%,並組建投資管理型村鎮銀行。由此可見,發起行對於村鎮銀行的風險處置、金融服務能力、持續健康發展具有決定性作用。

此次改革提出按照「分類處置、一行一策」原則,壓實主發起行風險處置牽頭責任,與發起行作為控股大股東的地位以及政策改革初衷相一致。同時,也顯示了單憑村鎮銀行自身之力難以有效化解處置風險的基本現實。主要措施和手段有:一是增資擴股,直接幫助村鎮銀行補充資本;二是推進兼并重組和引入戰略投資者,並允許滿足條件時改組為支行,且高風險村鎮銀行可引入地方企業、非銀行金融機構參与化解風險,持股比例可超過10%。並且提出一系列激烈約束機制,包括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推動主發起行優進劣出、東部空白縣(區)挂鉤增設村鎮銀行等政策。這意味著村鎮銀行的存量改革重組也有可能驅動增量改革,促進東部縣域金融體系進一步完善。

值得注意的是,地方金融的作用不容忽視。村鎮銀行十分考驗主發起行的異地跨區域管理能力,風險源頭在屬地是主要原因。受制於村鎮銀行的規模體量,其風險處置問題在地方金融不良處置的總量中佔比較小,往往難以引起地方政府的充分關注和重視,影響主發起行履行風險處置牽頭責任的積極性。

因而,從政策落地的角度來看,需進一步有效激勵主發起行和地方政府的雙重積極性。例如,山東壽光在2020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深化農商行、村鎮銀行等地方法人中小銀行改革,並從三個方面積極推動壽光村鎮銀行的風險處置和改革重組:一是增資擴股化不良,協調主發起行、地方國有企業、民營企業進行增資擴股,合力助其快速補充資本;二是突破小微促增量,鼓勵引入主發起行的小微貸技術,拓展與商會、協會和基層組織的對接通道,實施突破小微戰略,以增量提升風險處置能力;三是化解風險守底線,併發揮人行、銀保監地方分支機構的監管和政策能力,進一步促進改革手段落地實施,使得改革后村鎮銀行各項指標躍居區域前列,大大提升其金融服務能力。

總體來看,此次改革將進一步夯實防範化解金融攻堅戰的效果,補齊漏洞和短板,推動「十四五」期間進一步健全和完善農村金融體系。同時意味著,村鎮銀行的改革進入新的戰略機遇期。一方面為發起行的戰略和布局提供新的政策資源和工具。特別是在東部新設村鎮銀行等挂鉤政策,為發展較好的村鎮銀行及其主發起行提供了更大的發展空間。二是有助於優化地方金融創新結構。推動村鎮銀行的改革重組,將促進地方政府更加深刻地認識到村鎮銀行對於支農支小、服務鄉村全面振興、增強普惠金融的深度等方面的生力軍作用,並將其提升到地方金融改革的戰略高度,因地制宜出台扶持政策,引導激勵主發起行更好地履行風險處置牽頭責任。

(作者:王東賓 編輯:陸躍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