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2020年基金經理「流轉」圖譜:明星操盤手跳槽暴露隱秘趨勢

2020年基金經理「流轉」圖譜:明星操盤手跳槽暴露隱秘趨勢

原標題:2020年基金經理「流轉」圖譜:明星操盤手跳槽暴露隱秘趨勢

在這個公募大發展的時代,哪家公司沒有一位明星基金經理、哪家公司沒有一隻爆款基金,似乎都是讓市場「拋棄」的。

年度排名戰結束,備受關注的依然是那些明星基金經理。

過去兩年,明星基金經理帶來的吸金效應已經被市場證實,隨著新一年爆款基金的持續發力,明星基金經理依舊是各家機構爭奪的核心資源。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無論是從公司內部提拔還是從外部「挖角」,不少基金公司都藉助過去一年公募基金的大爆發做了大量儲備工作。

從當前情況來看,過去一年(2020年)公募基金經理的變更相對2019年來說已經更加頻繁。

根據本報統計數據,全市場143家公募管理人中,2020年共新聘了498名基金經理,離職基金經理則共有257人;相比2019年,該年度新聘基金經理人數為462人,離職基金經理人數為230人。

從2021年開年以來的情況來看,基金公司人事變動的腳步並未停歇,仍有不少基金髮布公告增聘或解聘基金經理。

譬如1月14日,匯添富盈安混合基金就公告增聘沈若雨為基金經理。沈若雨此前曾是易方達基金研究部高級研究員,在2020年4月離職易方達后,當年5月加入匯添富基金任研究部高級行業分析師,6月起擔任基金經理助理。

基金經理流動圖譜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新聘基金經理人數在10人以上的基金公司共有8家,包括廣發基金、華夏基金、博時基金、富國基金、國泰基金、嘉實基金、申萬菱信基金以及鵬華基金。

其中廣發基金新聘基金經理人數最多,為15人,其中就包括2020年收益翻倍的明星基金經理鄭澄然。

鄭澄然曾先後任廣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發展部研究員、成長投資部研究員。2020年5月起擔任廣發鑫享靈活配置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基金經理。鄭澄然也是一名90后「後浪」。

華夏基金、博時基金以及富國基金在2020年新聘的基金經理分別有14人、13人和13人。

其次則是國泰基金、嘉實基金、申萬菱信以及鵬華基金,其中國泰基金2020年新聘12位基金經理,其餘三家均新聘了10位基金經理。

根據記者了解,基金公司新聘基金經理的來源既有外部挖角,也有內部提拔。

譬如華夏基金旗下的基金經理季新星,其此前在申萬菱信基金擔任基金經理,2020年11月起擔任華夏行業龍頭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基金經理。博時基金旗下的基金經理麥靜,此前曾在人保資產工作,2020年5月加入博時基金。

內部提拔則是基金公司內部從研究到投資的一貫流程。相對中小基金公司來說,大公司來自內部提拔的基金經理更多。

「大公司有人才梯隊建設,研究員成型就可以轉投資。」華南一家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不少公司都建立了投資人才培養計劃。

譬如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就要求研究員先做4年產業研究,之後通過一套答辯程序和標準,合格後進入投資體系,從基金經理助理做起進而晉陞基金經理。

但是,硬幣往往有另一面。

離職基金經理人數在5人及以上的有11家基金公司。其中離職基金經理最多的是嘉實基金,共有9位離職,其次則是東吳基金和中郵基金,兩家公司均有7位基金經理在2020年離職。

具體來說,嘉實基金2020年離職的9位基金經理中,在嘉實基金任職時間最長的是邵秋濤,其在嘉實基金任職年限為9.53年;另一位在嘉實基金任職年限超過9年,且在2020年離職的基金經理是曲揚。

值得一提的是,邵秋濤曾是嘉實基金股票投資部總監,也是嘉實基金此前力推的明星基金經理。

明星基金經理賬單

在這個公募大發展的時代,哪家公司沒有一位明星基金經理、哪家公司沒有一隻爆款基金,似乎都是讓市場「拋棄」的。

激烈的競爭更加劇了行業內部的人才流動。

「一個明顯特徵就是權益基金經理越來越貴。」北京一家基金公司人士坦言。

事實上,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早前一家小型基金公司想在今年藉著市場多發展一下權益投資,從外部找了好多權益投研團隊想要挖角,但是卻發現人力報價水漲船高。

「其實不止是大佬貴,就連新人的價格也很貴。」前述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人力價格水漲船高,與過去一年公募市場的大發展不無關係。

根據本報記者了解,一方面是新發基金越來越多,另一方面則是此前監管層限制了基金經理管理多隻產品的情況,就勢必湧現出大量的人力資源需求。

「大公司有內部人才梯隊,從內部提拔自然是最划算的一種方式。但對於中小基金公司來說,從外部挖角的賬單壓力依舊不小。」華南一家基金公司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其透露,「尤其不少基金公司在挖人時都是挖一整個投研團隊,挖角的價格也越來越貴。」

雖然價格越來越貴,但明星基金經理帶來的「甜頭」,依舊讓不少公司前赴後繼。

譬如去年7月,華泰柏瑞原明星基金經理方緯,跳槽后開始擔任富國基金旗下富國新興產業股票型證券投資基金基金經理。去年3月,方緯從華泰柏瑞基金離職。

還有原新華基金副總經理兼投資總監崔建波,離開了經營了十余年的新華基金后,在去年6月加盟方正富邦基金,擔任首席投資官。

「去年公司從外部挖來的基金經理給公司帶來了一半的規模增量,雖然挖人時頗費周折,但是公司對這個效果很滿意。」一家小型公募基金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不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明星基金經理也讓不少基金公司陷入了矛盾。一方面是不得不向市場推廣打造明星基金經理以獲取管理規模的提升,另一方面,又擔心明星基金經理在知名度提升后被其他公司挖走。

公募大年落寞出局者

相對明星基金經理來說,一些基金經理也在2020年無奈轉身。

譬如不少踩雷的債券基金經理。2020年3月,人保資產旗下多隻基金髮布人事變更公告,離任基金經理為魏瑄。

魏瑄於2020年3月卸任人保貨幣、人保雙利優選混合、人保安惠三個月定開基金的基金經理, 2020年5月卸任人保鑫澤純債、人保添益6個月定開、人保利璟純債等基金的基金經理。

當然也有權益基金經理在牛市中表現不佳,從而走向離職。

譬如國聯安紅利基金原基金經理鄭青,其在2015年12月4日至2020年5月25日期間擔任國聯安德盛紅利基金經理,鄭青管理的國聯安紅利在其任職期間回報為-35.4%,該基金近三年回報目前仍排在偏股混合基金的倒數。

還有基金公司在2020年出走了多位基金經理,在新產品布局上明顯力不從心。

譬如東吳基金,東吳基金在2020年離職了7位基金經理,新聘基金經理僅2位,截至2020年末僅有13位基金經理。

從2020年新產品情況來看,東吳基金年內僅發行了兩隻基金,其中一隻基金為偏股混合型基金,目前已經成立,發行份額33.83億份,另一隻定開債基目前仍在發行中。

同樣離職了7位基金經理的中郵基金,在2020年發行了3隻主動權益產品,合併發行份額16.65億份。

「一拖多」明顯

明星基金經理管理基金規模爆發的同時,基金經理「一拖多」現象也同時湧現。

事實上,過去一年不少明星基金經理髮行新產品,這也導致明星基金經理管理規模迅速擴大,管理基金數量也成倍增長。

譬如鵬華基金的明星基金經理王宗合,其目前管理鵬華匠心精選、鵬華消費優選等10隻主動權益基金,其中鵬華匠心精選、鵬華創新未來、鵬華優質回報、鵬華成長價值、鵬華價值共贏5隻基金均為2020年發行的新產品。

又如信達澳銀基金的明星基金經理馮明遠,其目前管理信達澳銀核心科技等7隻主動權益基金,其中信達澳銀科技創新、信達澳銀匠心臻選、信達澳銀研究優選3隻基金為2020年新發行的產品。

事實上,早前在2019年監管層對基金經理同時管理多隻產品的情況已經提出規範,要求主動管理型基金經理最多管理10隻產品。

「去年幾隻轟動市場的基金髮行的時候,基金公司就對明星基金經理做了好一番調整,才挪騰成功。基本都是卸任規模小的,為規模大的挪出名額。」北京一家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現在市場非常火熱,產品又很多,基金經理們管不過來,就只能增聘基金經理。」前述機構人士表示。

(作者:姜詩薔 編輯: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