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大廠996一邊賺錢一邊惡性事件:平台經濟讓整個社會生產力在退化

大廠996一邊賺錢一邊惡性事件:平台經濟讓整個社會生產力在退化

  原標題:大廠996一方面賺錢一方面有惡性事件:平台經濟讓整個社會生產力在退化

  總策劃 | 邱思睿

  商業評論員 | 王強

  導演 | 吳新安 攝影師 | 許維康

  監製 | 王煒

  出品 | 經濟學家圈

   拼多多 年輕員工加班猝死,為什麼996演化到如此地步?

  如果把討論過度集中在拼多多這家企業有多壞,可能就有點過於簡單了。拼多多在此事件上當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我們也不能忽略背後的很多問題。

  首先,我們現在的經濟發展到達了一個減速的時期,各行各業出現了嚴重過剩。不僅生產過剩,勞動力市場也是嚴重過剩,所以第一個關鍵因素是過剩。

  第二個,新經濟興起以及風險投資的出現,推動企業界的倫理在惡化。大家都想做能上市的公司,再變成一個百億、千億美金市值甚至更大的公司。人的慾望被無限制地放大,那麼這種貪婪對於整個的社會風氣和整個經濟的長期發展來講,事實上是嚴重有害的。

  第三個,我們現在的整個社會生產力水平事實上還是比較低的,尤其是在過去10多年的貨幣超發的背景下,我們的全要素生產率(TFP)事實上是在下降。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為了滿足過高的預期,又為了應對過剩帶來的一個過度的競爭,我們只能是一直拚命用非常低效的方式去應對它。

  這三個關鍵的因素疊加在一起,就產生了現在社會上尤其是新經濟圈,俯拾皆是的996的現象。事實上這是我們的經濟發展,整個新經濟圈子出了問題的一種嚴重的表現。

  那麼這些年輕生命的逝去,就是一種強烈的信號和一種嚴肅的警告,告訴我們不能再這麼搞下去了。否則,不僅會毀了我們的經濟,毀了我們的發展,而且連我們自己的生命安全可能都會受到極大的威脅。

   企業為什麼要996?

  在最早的工業革命時代就有資本家總結過,利潤在最後那幾個小時產生的。所以在正常的工作時間之內,事實上資本家是沒有利潤的,那麼就需要延長工人的勞動時間,這樣才能產生資本家投資者的回報和利潤。所以從工業革命以來,所謂的加班,剝削工人的勞動時間的問題就由來已久。

  那麼這個問題在當下的經濟減速,各行各業產能過剩的這樣的一個背景下變得尤其的嚴重。但是這個問題實際上不是一個當代的現象,它是一個工業革命必然伴生的一個現象。它背後實際上是有個原因,就是機器進步的速度永遠是快於人進步的速度。

  每一次工業革命機器就有非常大的效率改進,那麼機器不能夠自己工作,需要人去配合、操作它。所以每一次機器的改進對人類反過來是一個巨大的壓榨,人類就需要跟上機器的步驟。演算法就是一種極端的機器,它能夠把人的各方面都監測起來,把人給壓榨乾。那麼人此時的應對能力變得極其的弱,人類已經被逼到了死角。

  在這樣的環境下,出現猝死等這種極端的現象會越來越多。事實上這個問題全世界可能都會遇到,尤其是在中國這種以製造業、勞動密集型產業為主的國家,會變得越來越嚴重。

   996究竟反映經濟的高速增長還是放緩?

  事實上兩方面都有。

  比如拼多多、美團或者當年的華為、富士康,它們都是在高速增長的時候996。相當於有活干,才需要996,另一方面競爭是過度的,也是被扭曲的,因為大家都想做一個大平台。

  如果按照「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節奏,風險投資就不理你了。假設投資者去理了你的競爭對手,你在社會上就沒有機會了。這個環境就使得大家都去追逐風險投資,都去搞平台。

  然而平台後面還需要有很多基本的經營主體去支撐,而經營主體的效率其實是很低的。光靠一個平台改進有什麼用?消費者買到東西的整個鏈條來講,它的整個鏈條的效率其實是不高的。

  所以這種新經濟過度繁榮,大家過度追逐平台的暴利,壟斷紅利等超級回報,給996現象的惡化有了一個極大的催化。

   為什麼國外的大廠不996?

  國外已經過了996的那個階段。他們曾經也出現過很極端的案例,而之前通過產業革命把勞資問題已經平衡、優化過了,而我們沒有經歷這些產業革命。

  我們的勞資問題以及整個的社會的工作能力問題,還需要在社會發展經濟發展的產業革命的過程中走我們自己的一個路。我們自己的一個形成過程,不會那麼快的能夠跳得過去。

  所以不是互聯網跟996有關,而是經濟的高速增長、產業革命,它必然會帶來類似996這種問題。

   怎麼解開當前的996難題?

  我覺得有兩個非常關鍵的方面是需要立刻採取行動的。

  第一個是現在的平台經濟是有問題的,國家已經推出了針對平台經濟的反壟斷措施,事實上這種反壟斷應該力度要更大一些。因為目前來看平台經濟很可能是制約整個社會生產力提高的。總體來講,在國內的基礎產業發展還比較的初級的情況下,平台經濟很可能是剝奪了其他的經濟主體的發育的機會,會讓整個社會的生產力水平不是進步而是退化。對於平台經濟,我們需要做更深度的研究,而且棒子可能要打得更狠一點。那麼我們反壟斷機構的健全,完善相關立法的快速的這樣的一個優化都需要加速。

  第二個方面,互聯網大廠已經賺了特別多的錢,佔有了特別多的社會財富,他們有義務來推動國家和社會的進步,那麼這個進步就應該包含了管理的進步。任何先進的管理一定是尊重人、塑造人的,而不是去剝削人、透支人的。所以不僅是互聯網大廠,各行各業的大企業都應該有一個自我警醒。

  大企業們沉迷於低效、自以為是的管理已經太久了,應該趕緊來研究管理,提高管理的水平,讓整個經營管理的效率提上來。最後大家能夠既做大蛋糕,而且讓參与工作的人在整個工作的過程中能夠得到一個自我的完善。成熟的國家都一定需要企業是作為整個社會的主要部分,如果整個企業界不能夠來尊重人、培養人和塑造人,那麼整個的社會風氣一定不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