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薛寶釵:擁有如水的智慧

薛寶釵:擁有如水的智慧

原標題:薛寶釵:擁有如水的智慧

原創 蘭藉文化 紅樓夢研究
2613-khstaxr9487676.jpg
公眾號ID:hlmyj001

編輯微信:dongzhu1968

投稿:hlmyj001@163.com
f29e-khstaxr9487674.jpg
作者

青青

寶玉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見之令人神清氣爽。寶玉所贊所慕所沉醉的,更多的是女兒水一般的曼妙柔美,溫柔多情,所謂溫柔鄉是也。

作為正釵之一的寶釵,也是一位如水的女兒,生來肌膚瑩潤,臉如銀盆,落落大方,猶若不施粉黛卻艷極的牡丹,在美女如雲的賈府,和絳珠仙子黛玉平分秋色,也算得翹楚,寶玉都曾遺憾,她那樣的手腕,若是林妹妹的,倒還可摸一摸。但她不僅擁有水一般的靈秀美麗,更有著水一樣的智慧和胸懷。
8152-khstaxr9487858.jpg
水,是世界上最柔軟,卻又無堅不摧的事物,利萬物而不爭,水的力量卻非比尋常。水可滴石穿,水亦可以開山劈路,一路向前。

在薛寶釵的身上,雖然不像林妹妹總是哭得梨花帶雨,讓人心疼,忍不住去呵護,更不是晴雯之類山中野溪般的歡快鬧騰。她圓融、平和、豁達,更像平靜無風浪的湖水,你看它那麼清,那麼靜,卻不知它有多深。寶釵小小年紀,對等世界與他人的態度,方式,就已日臻成熟。如果做不了巍峨的高山,做不了自由的大雁,那麼,地面的水流也能闖出屬於自己的天地。

和黛玉相比,寶釵的身世,同樣也是不幸的。原本兄妹多,住在大房子里,有祖父和父親的疼愛,熱鬧溫馨,因她自幼聰慧過人,令人喜愛,便比男孩子還看重她,教她讀書寫字,寄與厚望。寶釵的童年活潑而頑皮,不被管束,兄妹些個還偷偷在一起看雜書,寶玉黛玉偷看禁書的行為,不過是她早年玩剩的。該闖的禍也沒少闖,自有一番樂趣,在長輩的庇護下,自在快樂地成長。
b41d-khstaxr9487855.jpg
但是月有陰晴圓缺,世事難料,自從父輩去世,缺少了掌舵者,家道逐漸衰落,一日不如一日。母親無能,哪裡能撐起一片天空?哥哥糊塗無用,還惹下人命官司,令一家擔憂不盡,實在指望不上。攜家帶口來賈府住下,雖是親戚,終不是自己家。像黛玉有一個千疼萬疼她的外祖母,她還深覺寄人籬下,步步留心,一日哭好多回,思念父母雙親,何況他人?寶釵對於自家的境況,不是不知,但她卻表現得不卑不亢,大大方方,和母親相依為命,閑時做做針線,不覺得自己是千金萬金的大小姐,安守本份,從無一句抱怨命運的話,或是動不動就自傷。

人生本來就有許多不如意,命運如順流逆流,哪能自主?昨日像那東流水,就算有再多繁華和美好,豈可追回?寶釵的坦然處之,不糾結於心,過好當下,是對母親最大的寬慰,也是難得的心襟開闊。

寶釵從不出風頭,善於藏拙,被一些人說成做作,假。但想一想,這是在賈府,不是自己家,人多嘴雜,哪裡能肆意而為?連林妹妹那樣被疼的,口齒伶俐了些,都被傳言語尖酸刻薄呢。薛家世代經商,到了這一代,雖不如前,但底子還是有的,不差錢,而且薛姨媽的娘家,那是什麼來頭?鳳姐兒都不忘跟賈璉顯擺呢,把我們王家的地縫掃一掃,就夠你們吃一輩子了。寶釵見過的世面,定也不少,卻從不像鳳姐那樣牛氣哄哄的,抬高自己的身價。
ebc9-khstaxr9488035.jpg
越滿,越謙遜,這是水的特性,所謂靜水流深。

寶釵也是極有才華的,從小博覽群書,什麼不知道?卻也不炫耀。但是她在詩會上,總會給人驚艷的感覺,雖不刻意,次次和林黛玉爭冠軍,讓人刮目相看。

她樸素不華,穿的衣服都是半新不舊的,也不愛花兒粉兒,和那些無益的富麗閑裝,在花枝招展的眾姐妹中,她真是非常獨特。住的地方,因為太素,像雪洞一般,還被喜歡奢華風的賈母當眾批判了。寶釵也只是靜靜聽著,不解釋,也不分辯。不懂的人,隨他去。

寶釵這樣低調,不是她沒有錢,或沒有能力,而是經歷了家道變故的她,知道那些都不過是外表的風光,一個人要過好裡子更重要。自己有什麼,讀過什麼書,不用特意地讓別人知道。她從來不感嘆知音少,因為她知道,最好的陪伴是自己。
c835-khstaxr9488034.jpg
寶釵對待眾人的態度,也是圓融溫和,在複雜的賈府里,她的為人處事卻得到了幾乎一致的肯定。賈母稱,從家裡三個丫頭算起,都比不過寶丫頭。湘雲說,你要是能挑出寶姐姐的錯來,我算是服了你。只要她不提讀書仕道,寶玉也不厭她,一口一個好姐姐。襲人能叫她幫著做針線活,趙姨娘都能誇她一番。做人做到這一步,不踩高攀低,不隨波逐流,很不易。

寶釵從不給人臉色看,賈環這個不被歡迎的半個主子,正月里不找親姐姐探春,卻跑到寶釵那裡玩,可見寶釵並不像旁人那樣排斥他,賈環和鶯兒賭錢,輸了耍賴,又被趕來的寶玉一頓說,賈環回趙姨娘處后添油加醋地告狀,卻無半字提起寶釵,如果不是她為人溫和,周到,賈環心服口服,能對她毫無怨言嗎?

金釧跳井死了,是寶釵及時地安慰王夫人,又不顧忌諱將自己的衣裳拿出來,給金釧入殮穿。對於深院中的這種事件,也許她不是第一次遇見,她所能想到的,是如何更好地善後,比起逃逸的寶玉,她能夠將貼身衣物與一個死去的下人,這樣不避諱,不害怕,真讓人覺得,她的人生不知有過多少的經歷!
af98-khstaxr9488174.jpg
寶釵也不與人計較,黛玉時不時打趣她,拿話酸她,她並不放在心上。當聽到黛玉在席間說出禁書里的詞句,也不說穿,卻是私下來勸解,連黛玉都被感動,說了許多掏心窩子的話。

她可以與每一個人相處得很好,即使不了解,不相為謀,也保持必要的客套和尊重。就像給趙姨娘和賈環帶禮物,雖不是多麼深的情意,她也沒必要去討好一個誰都看不上的人,卻也是一份想得周到的善意。

但不要以為,寶釵沒有主見,或沒有脾氣。她只是用一種友善的態度,來換取一個平和的環境,這是她為人的準則,而不是做個刺蝟,敏感地傷人傷己。這何嘗不是對自己和家人的保護?

她愛在母親面前撒嬌,懂得勸告哥哥,偶爾發發脾氣,寶玉說她體胖怕熱,她急得好一頓懟,也不怕得罪寶玉,大觀園被抄檢后,她迅速搬離,更是一種避世的智慧。她懂得順勢而為,適應環境,內心卻依然有自己的堅持和驕傲。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公眾號立場無關。部分插圖來自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