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送你一朵小紅花》:為所有積極生活的你,推開那扇洞見情感的窗

《送你一朵小紅花》:為所有積極生活的你,推開那扇洞見情感的窗

原標題:《送你一朵小紅花》:為所有積極生活的你,推開那扇洞見情感的窗

原創 高凱 文學報
588a-khstaxr9491341.jpg
在2020年最後一天上映的《送你一朵小紅花》,講述兩個年輕的癌症患者和他們的家庭的故事,通過溫情動人的影像傳達出一種「向死而生」的樂觀。影片中主人公韋一航和馬小遠的城市漫遊是一場場浪漫的幻想:在菜市場的冰庫里進行「南極探險」,在工地的黃沙堆上「橫渡撒哈拉」……在日常里發現美好,重新感受生活,年輕與絕症的命題,在這樣一個個看起來有些幼稚,卻青春明媚的畫面里,有了別樣的意味。

故事雖然是關於抗癌,但也輻射出更廣泛意義上的中國式親情。影片將韋一航的「擰巴」和矛盾隱藏在細節里,隨時複發的心理焦慮讓他無法正常生活,直到和父親的那場爆發后,他道出了所有的擔憂指向:「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和我爸會怎麼過?」而導演給出了一個意料之外的答案,他的父母以vlog的形式記錄了「沒有兒子」的一天,傳遞出普通人在面對苦難時,仍然鼓起勇氣積極生活。

這種「珍惜當下每一天」的情感在這個時間段似乎更能吸引共鳴,就像這部電影始終以「小紅花」為概念要素,如我們小時候時常期盼的喜悅那般:送你一朵小紅花,獎勵積極生活的你。

電影依舊是那扇洞見情感的窗

——評電影《送你一朵小紅花》

文丨高凱

《送你一朵小紅花》選擇了很慘的故事,直面了很軟的情感。

生活化的內容,以及一批戲骨的實力演繹,讓電影具備一定文藝的質感,然而喜劇化的呈現,以及自帶流量青年演員的加盟,又為電影增加了商業賣相。尤其是易烊千璽在電影中的表現可謂驚喜,時下對於「鮮肉」「流量」爭議不斷,或者我們可以說,易烊千璽通過這部電影做了最好的「流量示範」。

近日,《送你一朵小紅花》已突破10億票房,並成為中國影史第79部10億票房的電影,同時在豆瓣電影超過31萬人的評價下獲得了7.5的高評分。「鮮肉」與「實力」從來不是也不應該是一對不可調和的矛盾,「有實力的鮮肉」為一部應該值得被更多數觀眾可見的電影「引流」有何不好?
58a6-khstaxr9491345.jpg
電影海報

與導演韓延以往的電影作品《第一次》《滾蛋吧!腫瘤君》《動物世界》等電影相比,《送你一朵小紅花》順接明顯。

內容方面,導演延續對疾病(尤其是抗癌)主題的關注;形式方面,慣以「兩個世界」為特點,即展示現實的客觀世界以及虛幻的心理世界,《送你一朵小紅花》的不同之處在於直接展示一種「平行世界」;再者,導演一貫善於選用當紅演員,就如在《第一次》中選用趙又廷,《滾蛋吧!腫瘤君》選用白百何、吳彥祖,《動物世界》選用李易峰,而在此次選用易烊千璽以及新人劉浩存;另外,在《送你一朵小紅花》中也不乏導演對以往執導電影的自我指涉,如在電影結尾對《滾蛋吧!腫瘤君》的展示,而即便易烊千璽那句流行於網路的「我腦子有病」,其實也是在《動物世界》中由李易峰在開篇就直接說出來的台詞。

8e59-khstaxr9491581.jpg
《滾蛋吧!腫瘤君》海報
ca85-khstaxr9491594.jpg
《動物世界》海報

除了以上的各種相似,與導演以往的電影相比,《送你一朵小紅花》在各個層面是有明顯進步的。電影的情感空間更豐富、更有分量,觀眾更易於產生共鳴,從而有更多深入思考的可能。

電影開篇便指出這是一個發生在普通工薪家庭的癌症病患的故事,而且男女主角都是病患,但電影沒有直接跳進悲苦、悲傷的情緒,依舊注意笑點的積累,並藉助塑造人物形象,來凸顯人物性格。電影後半部分發生轉折,男主日夜期盼的夢想之旅伴隨陽光女主病情的複發戛然而止,女主的死亡,使影片情感落入低點。然而電影沒有持續且進一步的沉浸於傷感,無論是男主,還是男主父母,都在進一步思考生命,努力進行著療愈,試圖完成重新的建構。

易烊千璽飾演的男主韋一航一開始呈現一種不遜、反叛、疏離的狀態,而這背後實則是與之對立的自卑、孤獨、惶恐。他此次的演出十分出彩,乃至彌補了電影存在的其他方面的硬性不足,表情、動作等細節都拿捏得當,為這個角色立了一個十分有吸引力與觀眾緣的人設。

e646-khstaxr9491902.gif
△易烊千璽飾演的男主韋一航
b228-khstaxr9491901.gif
△劉浩存飾演的女主馬小遠

劉浩存飾演的女主馬小遠的出現,給韋一航帶來的不是一般病友式的互助互慰,其影響深入精神肌理,從而幫助男主積極看待生活,重新面對疾病或死亡。而這種影響在女主離世之後,還支撐著男主繼續面對未來未知的生活。馬小遠是容易被喜歡的角色設定,即便這樣的設定是有意為之的陽光化處理,同樣作為一個癌症患者,其快樂陽光的展現是對追求幸福生活的形象化呈現,而後其疾病複發,也傳達出一種對生活無常的無奈。

人人都會喜歡馬小遠,但馬小遠帶給觀眾的不僅是陽光、快樂與信心,同時伴隨不可抗拒的無奈與殘酷。

對於電影,目前不乏批評的聲音,諸如刻意的煽情(尤其是小女孩父親在醫院門口吃牛肉飯段落)。不得不說,從創作角度,這部電影存在明顯不足。僅與《我不是葯神》相比,《送你一朵小紅花》矛盾衝突較弱,遠不如《我不是葯神》那樣到位、直接、有力。只有殘酷到極點,才能感受平凡生活(或者平凡地活著)的可貴。
4648-khstaxr9492099.gif
曾騙孩子自己吃了紅燒牛肉蓋飯的父親,沒能守住女兒。吃著韋一航以"女兒"名義點給他的紅燒牛肉蓋飯外賣。

或許出於一種對希望的描繪,《送你一朵小紅花》隱藏了更多真實的東西,對於殘酷、痛苦尚處於淺層次描摹,由此難以彰顯主題。而在電影結尾,電影的整個節奏顯得失控,使其產生冗餘感,這也嚴重影響觀眾的觀影心理節奏。

誠然,電影存在顯著不足。但觀看完這部電影,個人卻願意忽略諸多不足,而不加猶豫的界定這確乎是一部好電影。這樣的評價並非源自電影視聽語言、劇情創作本身,而是更多置於當下的複雜語境來看,這朵「小紅花」十足珍貴。

不大的電影帶來很大的詩意,「平行世界」與其說是一種幻想,不如說是一種相信生活與積極生活的態度。《送你一朵小紅花》的確存在明目張胆的催淚與煽情,但是看罷電影,想必更多觀眾不是沉浸於對「慘」的回憶。電影對苦痛的直面成為一種積極的生活態度。與其說電影中存在「比慘」,不如說電影更多是在傳達沒有人是容易地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意思。沒有所謂的大團圓結局,然而相信觀眾走出影院時,在這樣一個全國多地出現「霸王級寒潮」的冬日,可以使觀眾在心裏產生一種溫熱的希冀,哪怕這種溫熱可持續的時間有限。
5776-khstaxr9492101.gif
韋一航、馬小遠跳廣場舞

2020年,全球電影的全產業鏈條都遭受來自新冠肺炎疫情沉重且精準的打擊,對中國電影產業來說,影院曾關閉178天,產業長時間基本處於停擺狀態。我們似乎從未如此渴望著走進影院,渴望著觀看電影。這一系列的「渴望」除了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之外,同時在「膠片(film)已死」以及全球文化數碼轉型語境之下。

受新冠肺炎的影響,即便個別電影依舊與觀眾見面,但也是「院轉網」的模式。加之當下流媒體平台衝擊,影院存在是否必要,乃至「電影是什麼」這樣原本已經不是問題的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再次失去了可以合法化、精準化的解釋。無論電影拍攝實踐還是理論研究,重訪電影本體成為一切十分迫切的事情。

在這個複雜的時刻,看到《送你一朵小紅花》,於我個人而言是非常驚喜的。讀者大概會疑惑為什麼牽扯了這麼多看似與電影內容本身都無直接關係的背景與語境,而且這原本也不是一部「關於電影的電影」,沒有影史指涉,也無濃重迷影精神的傳遞。然而恰好就是在2020年的最後一天,在影院觀看了這樣的一部電影,觀影行為前後就生成了豐富的意義。
3af1-khstaxr9492354.jpg
電影最初的發明是在複製現實,然而作為一種表達情感的特殊媒介,其藝術的合法性與獨特性的確立卻在於:電影最大的美學追求都是一直在超越這種對現實的機械複製。觀眾走進黑漆漆的影院,對著那塊閃著光亮的銀幕,重新發現和認識現實或事實。想到那句偉大的口號「電影作為藝術」(德國理論家魯道夫·愛因漢姆著《電影作為藝術》),電影緣何可以作為一門藝術,堪稱20世紀最偉大的藝術發明?再思索如此問題,或許其中一個最有說服力的回答就是電影讓觀眾感受生命的悸動。

面臨流媒體與新冠肺炎的雙重影響,電影的未來是至關重要的問題,然而目前尚不能定論。在有的大片追求感官吸引力,或有的小片喃喃自語時,我們應該確信,僅僅追求3D視覺特效、或者缺乏信仰與觀念的影像都難以撐起電影未來的重任。

當我們坐在影院對著那個閃光銀幕的時候,我們持續接收著的湧出來的信息都是什麼?這是應該思考的問題。電影終究應該是重視人的情感的媒介,依舊應該是那扇洞見人類豐富情感的窗。當我們面臨史無前例的、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當我們在熱議「打工人」,當傳統影院藝術的電影面臨新技術衝擊、解構的時候,2020年最後一天綻放的這朵「小紅花」,從不同角度來看,有不同的樣子,但總體看來,都很好看。

(作者繫上海外國語大學教師)

原標題:《《送你一朵小紅花》:為所有積極生活的你,推開那扇洞見情感的窗 | 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