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2020年342家保險機構被罰2.36億元 普華永道這份報告道出了嚴監管全景

2020年342家保險機構被罰2.36億元 普華永道這份報告道出了嚴監管全景

原標題:2020年342家保險機構被罰2.36億元 普華永道這份報告道出了嚴監管全景

2020年,銀保監會對保險領域嚴監管的氛圍深入人心。與2019年相比,罰款數量和罰款金額方面明顯增加外,且吊銷牌照、撤銷任職資格、停業、停止接受新業務等處罰措施亦明顯增加。

根據普華永道的統計,2020年,銀保監及其派出機構對保險領域共開出1705張監管處罰的罰單,罰單總金額高達2.36億元,涉及342家保險機構。其中,財險、壽險和中介機構仍然是重點關注對象及處罰的重災區;對健康險、責任險以及養老險的關注逐步上升。

735d-khstaxr9062609.jpg

高頻、高額、高強度罰單層出

無論是罰款數量,還是罰款金額,都是財險公司最高。具體而言,財險公司累計罰款金額約1.34億元,佔比57.01%;罰單數量達714張,佔比41.88%。

根據普華永道分析,「編製虛假材料」以及「虛構中介業務套取費用」兩項行為出現的頻率高,且單次平均罰款金額高,成為財險公司違規的重要事由。

2020年,某財險公司及其部分分支機構累計被罰147次,包含公司罰單以及個人罰單,為財險公司罰單數量之最。除罰款、警告、責令整改外,有6張罰單涉及撤銷高管任職資格,1張罰單涉及停止接受新業務。

2020年,某財險公司及其部分分支機構累計罰款金額3283.91萬元,總額為財險公司之首。其中,包含百萬級別的巨額罰單5張,以及50-100萬罰款的大額罰單13張。罰款主要原因包括:虛構保險中介業務套取費用和編製,提供虛假報表資料,給予投保人、被保險人保險合同約定外的其他利益,妨礙依法監督檢查,未如實記錄保險業務事項等。

在壽險上,2020年,43家壽險公司共收到470張罰單,佔全年罰單總量27.57%;罰款金額合計5734.5萬元,佔比24.35%。

普華永道指出,按照處罰金額排序,壽險公司年度前五大違法違規事由為:編製虛假報告、報表、文件、資料;欺騙投保人;給予投保人保險合同以外的利益;財務業務數據不真實;按規定使用經備案的費率。

2020年,某壽險公司及其部分分支機構累計被罰92次,為壽險公司罰單數量之最。其中,包含針對公司的罰單27張,針對個人的罰單44張,針對公司及個人的罰單21張。該公司的92張罰單分佈於全國19個省和直轄市,其中13張罰單由吉林省監管開出,10張罰單由遼寧省監管開出,以及7張罰單由安徽省監管開出。

壽險公司年度累計罰單金額之最,來自某壽險公司及其部分分支機構,該公司累計罰款金額合計964.8萬元,罰單數量92張,包含一張由四川監管局開出的90萬大額罰單,原因為欺騙投保人的違法行為,以及存在給予投保人保險合同以外的利益的違法行為。

「編製、提供虛假資料」最高頻

另據普華永道統計,2020年,250家保險中介機構共收到436張罰單,占罰單總量25.57%;罰單累計罰款金額達3672.12萬,佔比15.59%。總體上看,監管針對中介機構的罰單具有「小而散」的特點,即處罰涉及的中介機構眾多,但罰單金額較財險和壽險公司稍少。

在按照處罰金額排序,中介機構年度前五大違法違規事由為:利用業務便利為其他機構牟取不正當利益;給予投保人、被保險人保險合同以外的利益;編製虛假報告、報表、文件、資料;虛構違規操作中介業務;財務業務數據不真實。

普華永道分析稱,按照保險中介機構類型來看,保險專業代理仍然是被罰的主要對象,其罰單數量以及罰款金額佔據了中介機構總體處罰水平的一半以上。從罰款金額看,四季度保險經紀的處罰金額雖較自身第三季度數據略有緩和,但其在中介機構中的罰款佔比呈總體大幅上升趨勢。另外,監管對於保險兼業代理的罰款在四季度罕見地上升達約200萬元,該趨勢為兼業代理公司敲響警鐘。

從罰單數量看,自2020年初保險公估的罰單數量和罰單金額都呈現逐步下降的趨勢,證明監管對保險公估的治理卓有成效。監管對保險經紀公司罰單的數量在三、四季度呈上漲狀態,證明自2018年《保險經紀人監管規定》發布后,監管從「主要管機構」轉變為「重點管業務」,保險經紀監管全面趨嚴。

此外,根據統計,2020年度平均每張罰單的金額約13萬元。從處罰區域分佈來看,2020年處罰總金額最高分別為黑龍江省、山東省和江蘇省。

整體而言,按照罰款金額排名,「編製、提供虛假資料」為2020年度保險業最頻「踩雷」處罰事由,平均每五張罰單就有一張與其相關。另外上榜的還有「虛構中介業務」和「給予投保人保險合同之外的利益」兩樣保險業屢禁不止的違規事項。

9908-khstaxr9062610.jpg

普華永道表示,從趨勢上可以看出,銀保監加大處罰力度,整頓保險業亂象;監管規定頻繁發布,嚴監管態勢已納入公司常態化的管理要求;打建結合,有序推進保險行業健康發展。

普華永道建議,在公司層面上,在滿足公司業務目標的同時,需始終如一堅持監管合規要求的底線,將滿足監管要求提升到公司戰略層面,進行從上到下的管理。在具體操作層面上,加強風險及合規內控的管控力度,建立良性的管理機制確保合規及業務有效融合,聯動一二三道防線形成閉環的監督體系,進一步加強考核及問責,應用自動化合規工具提前預警,及時發現業務過程中的合規問題,為公司的健康持續發展提供保證。

(作者:李致鴻 編輯:馬春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