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事作家也是跑者 村上春樹72歲生日快樂

事作家也是跑者 村上春樹72歲生日快樂

  1月12日,是作家村上春樹的72歲生日。

  上世紀90年代,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被引進到中國,掀起了一陣喧騰的「村上春樹現象」。

  村上春樹如今也備受跑步愛好者追捧,因為他也是一位跑者。村上春樹從1982年秋開始跑步,一直跑遍世界各地,目前已堅持跑步三十余年,參加了數十場跑步賽事。2009年他創作了散文集《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麼》,在這部隨筆集中真實地寫下自己跑步時的各種心情。

  摘自《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麼》

  我33歲那年秋天決定以寫小說為生。為了保持健康,我開始跑步,每天凌晨4點起床,寫作4小時,跑10公里。

  我是那種容易發胖的體質。我妻子卻無論怎麼吃也胖不起來。這讓我時常陷入沉思:

  「人生真是不公平啊!一些人無需認真就能得到的東西,另一些人卻需要付出很多才能換來。」

  不過轉念一想,那些不費吹灰之力就能保持苗條的人,不會像我這樣重視飲食和運動,也許老化得更快。什麼才是公平,還得從長計議。

  幾年之後,我終於步入小說家的行列,還成功減掉了多餘的體重並戒掉了煙癮。

  說起堅持跑步,總有人向我表示欽佩:「你真是意志超人啊!」說老實話,我覺得跑步這東西和意志沒多大關聯。

  能堅持跑步,恐怕還是因為這項運動合乎我的要求:不需要夥伴或對手,也不需要特別的器械和場所。

  人生本來如此:喜歡的事自然可以堅持,不喜歡的怎麼也長久不了。

  在這期間,我堅持每年都參加一次馬拉松比賽,不過100公里長的「超級馬拉松」只跑過一次。那次經歷真是終身難忘。

  那是1996年6月23日,我報名參加了在日本北海道佐呂間湖畔舉行的超級馬拉松大賽,全程100公里。

  清晨5點,我躊躇滿志地站在了起跑線上。

  比賽的前半段是從起點到55公里休息站間的路程。

  沒什麼好說的,我只是安靜地向前跑、跑、跑,感覺和每周例行的鍛煉一樣。

  到達55公里休息站后,我換了身乾淨衣服,吃了些妻子準備的點心。

  這時我發現雙腳有些腫脹,於是趕緊換上一雙大半號的跑鞋,又繼續上路了。

  從55公里到75公里的路程變得極其痛苦。

  此時的我心裏念叨著向前沖,但身子卻不聽使喚。我拚命擺動手臂,覺得自己像塊在絞肉機里艱難移動的牛肉,累得幾乎要癱倒在地。

  一會功夫,就有選手接二連三超過了我。

  最讓人心焦的是,一位70多歲的老奶奶超過我時大喊:「堅持下去!」

  「怎麼辦?還有一半路,如何挺過去?」

  這時,我想起一本書上介紹的竅門。

  於是我開始默念:「我不是人!我是一架機器。我沒有感覺。我只會前進!」這句咒語反覆在腦子裡轉圈。

  我不再看遠方,只把目標放在前面3米遠處。天空和風、草地、觀眾、喝彩聲、現實、過去——所有這些都被我排除在外。

  神奇的是,不知從哪一秒開始,我渾身的痛楚突然消失。

  整個人彷彿進入自動運行狀態。我開始不斷超越他人。接近最後一段賽程時,已經將200多人甩在身後。

  下午4點42分,我終於到達終點,成績是11小時42分。

  這次經歷讓我意識到:終點線只是一個記號而已,其實並沒有什麼意義,關鍵是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

  人生也是如此。

  當時的我只有30多歲,但也不能稱為「小夥子」了。這是耶穌死去的年齡。在這個年紀,我正式站在文學的起跑線上——雖然已不再年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