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世界羽聯朝令夕改引來非議 劉國倫:球員可以上訴

世界羽聯朝令夕改引來非議 劉國倫:球員可以上訴

  大馬男單自由人劉國倫質疑世界羽聯反反覆覆的決定,令球員感到很混亂及擔憂,更對昨天兩名在對手退賽下已直接晉級次圈的球員很不公平。

  昨晚臨近10點,世界羽聯才和泰國羽協突然發布最新的聯合聲明,決定讓冠病檢測從陽性轉陰性的3名球員印度的女單內維爾、男單普拉諾以及德國男雙簡森重新獲准參加泰國羽球超級1000賽,因為他們的抗體IgG呈陽性,證實並未感染。

  只有自埃及的阿達姆確診冠病被強制退賽並必須在醫院接受進一步隔離觀察和檢測至少10天。

  而文告中最讓人難以接受的決定就是,羽聯撤回內維爾與同房丈夫卡什亞普的退賽,並重新安排這兩場女單與男單首圈比賽於今日進行,讓原本已獲得直接晉級資格的大馬女單吉蘇娜與加拿大男單何舒空歡喜一場。

  對於弟子吉蘇娜的首圈比賽需要重新進行,大馬國家羽球隊女單主教練陳甲寅無奈對《星洲體育》表示,這是羽聯的決定,他們也不能做什麼。不過,陳甲寅認為,吉蘇娜不管怎樣都必須為這場比賽做好準備。

  羽聯這番匪夷所思的操作引發媒體和球員質疑和擔憂,國倫接受《星洲體育》訪問時表示,羽聯並沒有標準的程序,在對球員不公平的情況下,大馬隊應該為吉蘇娜上訴。

  33歲的劉國倫說:「我們肯定會感到擔心,因為羽聯沒有明確的標準作業程序,昨天才說不能參賽,今天又可參賽了,這讓球員感到混亂。」

  劉國倫也認為,在這次檢測事件中受影響的球員,特別是原本已經獲得晉級次圈資格的球員吉蘇娜和何舒很不公平,他認為大馬隊應該對此進行上訴。

  此外,獲准繼續參賽的布拉諾作為大馬男單李梓嘉在今日首圈對手,將有直接接觸,而與大馬隊一起訓練的國倫也存在和曾檢測呈陽性球員間接接觸的風險,但他對此表示,自己除了擔心也另無他法。

  另一方面,22歲的劉梓嘉則尊重羽聯的決定:「如果羽聯允許對手參賽,就是證明他們是在健康和沒有染病的情況下參賽。因為所有球員已太長時間沒有參加國際比賽,如果換作是我面對這種情況,我也希望自己能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