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生死巡邏路

生死巡邏路

原標題:生死巡邏路

    每年11月至來年5月,西藏軍區「墨脫戍邊模範營」某哨點都被冰雪包裹得嚴嚴實實,成為與世隔絕的「雪海孤島」。冰雪凍住了高山急流,封不住戍邊人的腳步。除了日常的戰備訓練,戍守在這裏的官兵們還擔負著數個山口的巡邏任務。

    元旦過後,官兵們開始執行新年度第一次巡邏任務。這條巡邏路,某連指導員巴卓已經走了20多次,「雪封期巡邊沿途道路極為複雜。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我心裏也很沒底,但是我們一定會到點到位,堅決完成任務。」他說。

    巡邏前一天晚上,官兵們忙碌著準備物資。軍醫精選了一些應對突發心血管疾病的速效救心丸、硝酸甘油片和治療發燒、感冒、凍傷、摔傷、高原反應的藥品。「這些東西一樣都不能少,每樣都是救命的。」戰士李旭如數家珍地向筆者介紹背囊里的物品,帳篷、睡袋、保暖衣物、電筒、吹風機、砍刀、保險繩、汽油、乾糧……每次巡邏,生活物資加上武器裝備,官兵們人均需要負重25公斤左右。

    巡邏出發前,筆者發現大家都在往腿上纏膠帶。四級軍士長吳善傑解釋說,駐地室內平均溫度零下5攝氏度,野外更冷,積雪厚達60厘米,纏上膠帶封住鞋口是防止雪灌到雨靴里凍傷腳。

    當天上午9點,官兵們攜帶裝具從海拔近4000米的駐地出發。此次巡邏目的地位於20餘公裡外的無人區,往返需4天時間。「這段巡邏路穿越高山峽谷,開山期行走都異常艱險,在雪封期巡邏更是危險重重。」

    高原的1月寒氣逼人,官兵們在冰天雪地里行進1個多小時后開始穿越河谷。這裏往常是沼澤地和冰河,冬季則被積雪完全覆蓋,雪層下面潛伏著暗冰和水流,走在上面稍有不慎就可能陷下去。擔任「開路先鋒」的偵察組官兵走在最前頭,不斷試探落腳點,待他們踩實一個個腳印確認安全后再讓後續官兵跟進。

    風越來越大,加上高原含氧量低,官兵們每邁一步都很吃力。在雪山腳下,稍作休整后巡邏隊伍開始翻越雪山。隨著海拔不斷升高,氣溫逐漸降低,官兵們行軍越來越艱難。

    「指導員,我腳麻了,腳麻了!」行進隊伍中,戰士倫珠次仁話還沒有說完,就一屁股坐在了雪窩裡。指導員巴卓趕緊抬起倫珠次仁的腳,邊拍打積雪邊詢問情況。只見倫珠次仁咧著嘴,想抬腳卻抬不起來,他的兩隻腳已經凍得沒有了知覺。在這太陽照射不到的雪山陰面,氣溫比陽面至少低5攝氏度,如果隊伍長時間停留,其他官兵也有可能被凍傷。

    巴卓給倫珠次仁揉了揉腳,鼓勵他說:「再堅持堅持,翻過這個山,我們再檢查。」戰友攙扶著他繼續翻山,巴卓告訴筆者,在極寒地域遇到這種情況,整個隊伍不能長時間停留,官兵們只有不停地行走身上才有熱量,一旦停留時間過長就會被凍僵,手腳凍傷是小事,嚴重的會危及生命安全。

    2019年5月的一次巡邏,戰士段金利在一處雪坑裡隱蔽觀察,雙肩和手腳被凍得失去知覺,意識已經恍惚,幸虧被及時發現,將其轉運至後方,才保住了性命。段金利下山治療了1個多月,身體功能才逐步恢復。

    官兵們踏著前面戰友的腳印,一步一步緩慢前行。每走幾步,都要駐足停留,恢復一下體力。隊伍行至一處陽光照射的區域后,進行簡單休整。此時,大家的鞋底都結了一坨坨約5厘米厚的冰疙瘩,不得不用砍刀敲掉。軍醫蔡成廣趕緊為凍傷的戰士檢查傷情。他說,除了凍傷,高原缺氧的惡劣環境也讓不少官兵患上了心室增大、指甲凹陷、脫髮等高原疾病。

    兩個小時后,官兵們迎來了午飯時間。他們吃著乾糧,就著水補充能量。巴卓介紹說,大家吃的是新配發的單兵戰鬥口糧,包含乾糧、能量棒,味道有很多種,吃起來比較可口。

    這支隊伍里,有剛完婚就上山執勤的「新郎官」,也有小孩才出生不足6個月的「新爸爸」。在邊防守了11年的戰士李旭告訴筆者:「說不想家那是假的,把對家人的思念裝在心裏,走在巡邏路上有勁!」

    「抓住這些樹根啊,下腳要踩實,腳後跟先著地,重心要后移!」隊伍重新出發后,一段接近60度的臨崖陡坡又給巡邏隊伍帶來了新的挑戰。雖然大家小心翼翼,但危險還是如影隨形。「慢點,慢點!」一片驚呼聲突然響起,只見一名戰士腳下打滑,身體傾斜著從陡坡上滑向山崖……眼看悲劇就要發生,幸虧抱著樹榦的戰友用身體和背包攔住了下滑的戰友。筆者偷偷往下瞟了一眼,再往前不遠就是深不見底的懸崖。

    快到山脊的時候,筆者頭昏腦脹、噁心嘔吐、四肢無力,耳邊是戰友的提醒聲:「繩子拉緊啊,後面的慢點啊,前面的雪越來越深了,小心點兒……」戰士詹雨說,這種危險路段雪厚,很多地方容易踩空導致墜崖。筆者一聽,立刻忍著強烈的高原反應,緊緊抓住繩索不敢鬆手。

    經過半個小時的攀爬,官兵們終於登上山脊,在密林裡邊開路邊前行。高處空氣含氧量越來越少,加上剛才攀爬陡坡體力消耗巨大,一名戰士體力不支暈倒了。

    「軍醫,軍醫,有人暈倒了,趕緊過來看一下。」排長孫諾七林大聲呼喊著。筆者緊跟軍醫跑到前面,只見戰士謝聰有氣無力地躺在排長懷裡,嘴裏喃喃地說:「頭暈,喘不過氣來。」軍醫趕緊解開謝聰衣領,為他檢查身體。

    謝聰是高原反應導致的嚴重缺氧,軍醫一邊安撫謝聰情緒,一邊給他吸氧。10分鐘過後,謝聰的癥狀緩解了。

    巡邏分隊官兵介紹,在高海拔地區巡邏,這種情況還是幸運的,曾經有幾名戰友患高原肺水腫被送下山搶救,類似情況如果搶救不及時,就有生命危險。2020年5月,戰士高超患高原肺水腫生命垂危,當時大雪封山,陸地救援極為困難,西藏軍區派出直升機穿過雪山雲海將其運送至醫院進行搶救,才挽回了生命。

    官兵們沿著山脊艱難前行了1個多小時,終於到達宿營區域。雪野宿營對官兵們來說已是「家常便飯」,按照分工,大家麻利地鏟雪、綁繩索、搭帳篷、生火做飯。夜幕降臨,官兵們滿足地吃上冒著熱氣的飯菜。熱食對冰天雪地里的官兵們來說就是「大餐」,大家邊吃邊聊天,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

    「高山伴我站崗,河水陪我巡邏。風裡來呀,雨里去,青春在火熱的軍營淬火。」大家圍著篝火烘烤著衣服,唱起那首熟悉的《當兵守墨脫》,嘹亮的歌聲驅走了嚴寒和疲憊。

    夜晚的雪野氣溫降至零下15攝氏度,筋疲力盡的官兵們戴著帽子、穿著棉衣鑽進睡袋裡,擠在一起進入了夢鄉。當天,官兵們行軍9公里,走了整整10個小時。第二天的路程更遠,行軍時間更長。天不亮,官兵們就開始收拾物資。指導員巴卓說:「不管巡邏路有多艱險,我們必須按要求完成好任務。」

    頂著夜色,官兵們打起電筒在茫茫雪野里向邊境線挺進。兩個小時后,天空下起了雪,加大了行軍的難度。雪山連著雪山,陡崖挨著陡崖,官兵每挪一步都得手腳並用,還要提防隨時可能發生的雪崩和被積雪掩蓋著的「陷阱」,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傷亡。迄今為止,該營有20餘名官兵長眠在邊防線上。

    下午6點,官兵們抵達目的地。他們緊握鋼槍,展開國旗,莊嚴宣誓:「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國,我用生命捍衛守護。絕不把領土守小了,絕不把主權守丟了。邊防有我,祖國請放心!」

    峽谷莽莽,雪山皚皚,鏗鏘誓言響徹雪海雲天。

趙鵬 馬軍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14日 08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