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揭秘拜登提名的美國首位非裔防長

揭秘拜登提名的美國首位非裔防長

原標題:揭秘拜登提名的美國首位非裔防長

    2020年12月8日,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的一個活動上表示:「在我看來,勞埃德·奧斯汀是當下擔任國防部長的合適人選。」如果拜登的提名獲得國會通過,勞埃德·奧斯汀將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非裔國防部長。

    首個師長、首個軍長、首個司令

    勞埃德·奧斯汀1953年生於美國亞拉巴馬州,在喬治亞州的鄉下長大,父親是郵政員工。1971年,奧斯汀考入西點軍校就讀,1975年畢業並獲得理學學士學位,后陸續獲得諮詢教育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從西點軍校畢業后,奧斯汀被派往德國的駐歐美軍第7軍下屬第3步兵師的7團、第82空降師的508團、第10山地師的22團等部隊服役,歷任排、連級指揮員。

    2001年7月,奧斯汀擔任第3步兵師師長,率部參加伊拉克戰爭;同年9月,奧斯汀擔任第10山地師師長,併兼任第180聯合特遣部隊司令。2006年,奧斯汀升任中將,並接任第18空降軍軍長;2008年,升任中央司令部參謀長。2010年,奧斯汀出任駐伊拉克美軍司令。2011年,奧斯汀出任美國陸軍副參謀長;2013年,時任總統奧巴馬提名他為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負責指揮美軍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對「伊斯蘭國」的打擊行動。

    2016年,奧斯汀從中央司令部司令職位上退休並退役后,加入美國國防部最大的軍火承包商之一雷神公司。與此同時,他還是美國最大的鋼鐵生產商和醫療保健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在奧斯汀長達45年的軍旅生涯中,多次創立非裔軍人在美軍中任職的「首個」:首個非裔步兵師師長、首個非裔美陸軍副參謀長、首個非裔美軍(駐伊拉克)戰區司令、首個非裔一級聯合司令部司令。

    奧斯汀畢業於名校,整個軍旅生涯的任職遍及駐外前方司令部和美軍最高機關,參与並指揮了從伊拉克戰爭到戰後維持穩定作戰,以及從伊拉克撤軍的全過程。從基層部隊到中高級指揮機關,從實戰到戰後撤軍等軍事閱歷使其具有豐富的作戰及指揮經驗,是美軍高級指揮官中的翹楚。

    選擇勞埃德·奧斯汀的多重考慮

    美軍不乏聲名顯赫的高級將領,而奧斯汀沒有像美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那樣因指揮伊拉克戰爭中的費盧傑之戰而一戰成名的出色戰績,甚至有人因其在駐伊美軍司令和中央司令部司令任內,沒有打贏一次漂亮的勝仗而質疑其指揮能力。那麼,拜登為何選擇奧斯汀出任自己總統任期的關鍵職位國防部長?

    首先,這與民主黨的政治取向有關。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政治取向按照左右區分,共和黨屬於右派,民主黨屬於左派;按照貧富區分,共和黨代表富人,民主黨代表窮人。與共和黨的支持者大多為大財團、大公司、軍火商等強勢群體相比,民主黨更多地代表平民、少數族裔等弱勢群體。雖然特朗普的民粹政治得到很多農民和城市平民的支持,但不能從根本上顛覆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政治版圖,尤其不可能改變民主黨的政治取向。

    民主黨政治取向對拜登組閣的影響,就是儘可能多地選擇女性和少數族裔。此前,在奧巴馬政府擔任主管國家安全和防務政策的國防部副部長、有「鐵娘子」之稱的米歇爾·弗盧努瓦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任女國防部長的呼聲很高。2014年11月,時任美國國防部長查克·哈格爾辭職時,弗盧努瓦就被視為接任國防部長的熱門人選。

    但是,在拜登已經提名哈蘭德為首位女原住民部長、耶倫為首位女財政部長、海恩斯為首位女情報總監等重量級閣員,加上拜登的搭檔、當選副總統哈里斯是女性,如果拜登再提名一名女性國防部長,他的執政團隊就有陰盛陽衰之嫌。要對美軍那些征戰經年的驕兵悍將駕馭裕如,一位女性國防部長至少在殺伐決斷的魄力上,或力有不逮。

    提名奧斯汀出任國防部長,則是拜登對競選期間政治「多元化」承諾的兌現。據一項調查顯示,有約31%的受訪者和57%的少數族裔美軍官兵認為,在美軍中存在白人民族主義或種族主義。拜登當選后,美國國會中的非裔議員和組織即向拜登施壓,要求他提名非裔美國國防部長,提名奧斯汀正好回應了這樣的訴求。

    其次,這和拜登與奧斯汀的交往、了解有關。拜登與奧斯汀相識於2010年。結束伊拉克戰爭是奧巴馬的競選承諾。作為奧巴馬的副總統,拜登受命監督美軍從伊拉克有序撤軍。此時,在伊拉克接待拜登的就是時任美軍駐伊拉克司令的奧斯汀。在兩人的合作中,拜登非常認可奧斯汀的政治傾向、軍事素養和指揮能力,也見證了奧斯汀在美軍、盟軍中所受到的普遍尊重。

    同時,因為奧斯汀長時間在中東地區服役,從2003年率部參加伊拉克戰爭,到2016年從中央司令部任上退休並退役,時間跨度達13年。奧斯汀的戰功大多都來自中東戰場前線,這使得奧斯汀具有豐富的處理中東地區軍事問題的經驗。中東問題是美國軍事戰略中具有重要地位的問題,拜登提名奧斯汀為新任國防部長,肯定有在處理中東問題上借重奧斯汀經驗和專才的考慮。

    最後,這與拜登上任后要完成的首要任務有關。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特朗普的防疫政策被世界公認為「災難性失敗」,這成為特朗普競選連任失敗諸多原因中的關鍵因素。拜登上任的首要任務,就是遏制疫情的泛濫,為美國經濟重振和國民回歸正常生活奠定基礎。這一首要任務完成的效果,直接關係到拜登能否獲得美國民眾的認可,也是對拜登作為總統是否合格的檢驗。

    在拜登陸續確定內閣成員時,對國務卿、白宮國安顧問、國土安全部長和經濟、衛生部門負責人的提名都是「打包批發」,而對國防部長奧斯汀的提名,竟然發表了長達14分鐘的演講。拜登在介紹奧斯汀時專門稱:「下一任國防部長將要立即執行一個龐大的後勤行動,以幫助廣泛和公平地分發新冠疫苗。奧斯汀負責了從伊拉克撤軍這一美軍60年來最大規模的後勤行動。」奧斯汀在「把15萬美軍從戰區帶回家鄉的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使拜登相信他能夠出色地完成新冠疫苗的分發,並很好地協助自己打贏已成燃眉之急的疫情阻擊戰。

    防務政策的大致方向

    雖然面臨諸多挑戰,美國國會軍事委員會通過拜登對奧斯汀國防部長提名仍是大概率事件。那麼,奧斯汀上任之後,美國的防務政策大致走向會怎樣呢?

    一是從伊拉克、阿富汗的撤軍將會繼續。目前,美國已經從伊拉克撤出絕大部分軍隊,僅留下少數人員和基地。美軍留駐阿富汗的軍隊目前僅剩4500人,計劃減少至2500人。此前,美國軍方對特朗普在中東地區的撤退多持反對態度。馬蒂斯辭職的直接原因就是特朗普突然宣布從敘利亞撤出所有美軍。對於特朗普急於從阿富汗撤軍,時任國防部長埃斯珀也明確反對。其中,固然有軍隊自身利益的問題,因為軍隊在戰爭中更能顯示作用,軍人也在作戰中才更有建功立業的機會。但是,更多的原因是特朗普的撤軍計劃過於匆忙,不僅可能導致地區局勢惡化,還可能危及美軍基地和官兵的安全。

    美國在中東的戰略收縮和從伊拉克、阿富汗地區撤軍始自奧巴馬時期。雖然拜登一再強調其上任不是奧巴馬的「第三任期」,但拜登將對奧巴馬的政策蕭規曹隨是普遍預判。拜登選擇奧斯汀,很重要的原因是希望在其主持下,美軍順利撤出伊拉克。拜登在提名奧斯汀的演講中強調,「奧斯汀實行有效的外交,與我們的伊拉克同行和我們在該地區的夥伴建立了良好關係」,在完成美軍撤出的同時,「捍衛了美國的榮譽與尊嚴」。

    二是「印太戰略」將繼續,但具體實施會有調整。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本是脫胎于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特朗普上任以後,推翻了諸多奧巴馬執政時確定的內外政策,但在「印太戰略」上不僅沒有後退,反而激流勇進。例如,奠定美國與印度軍事同盟關係的三個框架協議,奧巴馬兩屆任期簽了一個,特朗普一屆任期簽了兩個。

    在推行「印太戰略」方面,特朗普與軍方基本上是各干各的。特朗普專註在科技、經濟、貿易方面打壓中國,劍走偏鋒、步伐紊亂、無所不用其極。軍方主要按照自己的步驟推進,穩紮穩打、步步為營。拜登可能會更多地尊重軍隊的專業性,加強白宮與五角大樓之間的協商協調,更加註重政策的連續性、系統性和條理性,以及政治、經濟、外交、軍事等各方面的配合,不會有過於出格的舉動,但很可能更難應對。

    三是更加註重與盟友之間的協商合作。特朗普任上不分青紅皂白的一通亂拳,把歐亞盟友打得離心離德。此次美國大選,在美聯社宣布拜登勝出、特朗普堅稱自己獲勝的情況下,美國的歐亞盟國在第一時間祝賀拜登當選,完全不顧特朗普的感受,可見它們對特朗普嫌惡到了何等程度,也可見特朗普對美國與盟友之間的關係傷害到了何等程度。

    拜登上任料將儘力修復美國與盟友之間的關係。這既是盟友的期待,也是美國自身利益所系。事實上,在拜登當選尚未就任之際,美國的盟友已經開始主動表示修復相互關係的態度。以「印太戰略」為例,特朗普出於圍堵中國的需要,一直希望建立「印太版北約」。可是,在指責盟友佔美國便宜、對盟友催要軍費投入、對盟友揮舞貿易制裁大棒的時候,美國的盟友怎麼可能對此熱心?

    拜登當選以來,英、德、法、加等美國盟友,紛紛表態派遣軍艦加入印太區域的巡航和軍演。近日,以美國為首,澳大利亞、英國、法國、日本、印度、加拿大、德國等,計劃於2021年在印太地區舉行定期聯合演習,炫耀武力,展示美國與盟友之間的緊密關係。

    總的來說,拜登政府的防務政策將會服務和服從於美國「從反恐重返大國競爭」的國家安全戰略以及軍事戰略,其「大國競爭」的矛頭所向也已非常明確,具體軍事步驟的調整不會改變和脫離這一方向。

    (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信息通信學院)

吳敏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14日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