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今年全球併購市場料將回暖:半導體成最強風口 價值錯配或致「惡意併購」增加

今年全球併購市場料將回暖:半導體成最強風口 價值錯配或致「惡意併購」增加

原標題:今年全球併購市場料將回暖:半導體成最強風口 價值錯配或致「惡意併購」增加

半導體行業研究機構IC Insights1月13日發布的一份報告稱,2020年全球半導體併購總金額達到1180億美元歷史新高,超過了2015年總計1077億美元的歷史紀錄。

尤其是在下半年的五筆超大型交易(其中包括美國晶元巨頭Nvidia在9月宣布以400億美元的巨額收購英國處理器設計技術供應商ARM),合計總額超過900億美元,佔總交易額的80%以上。

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全球併購業務聯席主管安偉斌(Robert Ashworth)1月13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半導體行業的併購規模還會進一步提升,但這也引來監管層關注的不斷升溫,進行併購活動需要注意的情況也越來越多。

在經歷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導致經濟活動的冰封之後,全球併購市場在2020年下半年「井噴」。安偉斌指出,儘管從全年來看,2020年併購價值和量均環比下降,但從2020年下半年的交易情況看,整體復甦非常強勁,按量環比增長79%,按價環比增長103%。

另據路孚特提供給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數據,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併購交易總額達11810億美元,僅低於2007年二季度的總額。此外,2020年第三、第四季度交易額均超過1萬億美元,2020年全年全球併購交易總額超過3萬億美元。

價值錯配或將導致更多惡意收購

安偉斌認為,2020年下半年之後呈現出的全球併購的強勁態勢,將會延續到2021年,隨著各個企業CEO樂觀情緒的提升,全球範圍內信貸的充裕以及新一屆美國政府帶來的政策可預測性,以及中歐投資協定、RCEP協議簽署等等,這均為2021年整個市場的投資併購活動營造出良好的氣氛。

在2020年,充足流行性下,私募基金也成為全球併購一個非常重要的推手。安偉斌指出,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給整個併購市場提供了額外的流動性,推動了併購交易不斷的增長,從美國市場來看,SPAC推動的併購交易額占整個併購規模的1/3,成為一股非常重要的結構性力量。

安偉斌表示,隨著疫苗陸續獲得監管機構批准,低成本融資仍在持續,以及天價股權估值,市場已經為2021年的併購活動增長營造條件。

但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的併購市場或出現更多的惡意收購。據安偉斌分析,2020年併購活動整體來說表現相對平靜,已經形成了巨大的被壓抑的收購需求,不同行業也累積了巨額現金。這將導致交易雙方會出現價格預期錯配的問題,賣方會覺得整個業務包括經濟是處於快速反彈和復甦階段,但買家可能就會對價格反彈持一種懷疑的態度。

「2021年當中,我們覺得價格錯配會是一個比較主要的特點,所以在做交易,對企業進行估值的時候,包括未來純營收的角度來做估值,可能會採用不同的方式來解決資產價值錯配的問題。如果在買方和賣方之間的價格差無法彌合,可能就會出現一些惡意併購的現象,那買方就可能會用更為激進的方式直接去購買他想買的那個公司的股權」,安偉斌說。

這也意味著在併購市場上,會帶動產生一系列的先發資產剝離舉措(即「先行修正」技術),令反壟斷執法機關傾向處理市場權力集中的問題,同時保護受經濟危機打擊的消費者。

強監管成併購繞不過去的檻

從各行業平均現金儲備情況來看,家用和個人用品行業,石油、天然氣和消費類燃料行業,製藥生物技術和生命科學行業,消費類電子產品以及半導體及設備行業現金儲備在所有行業當中位列前5,這也使得這些行業進行併購的可能性最高。

41c2-khstaxr7487583.jpg

這個趨勢與2020年全年的交易情況相近。在2020年,科技、媒體和電信(TMT)行業、金融業、消費品行業(含零售)、工業和材料行業以及能源行業是併購金額總額靠前的領域。

富而德中國區合伙人王慶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中國跨境併購同樣受疫情影響,在2020年從交易額和數量來說都是過去幾年較少的一年,而在2021年,受益於人民幣升值等因素,在能源、資源領域的跨境併購將會進一步增加,尤其是在可再生能源領域,中歐投資協定的簽署也使得在這方面的跨境併購迎來利好。

安偉斌和王慶均認為,儘管2021年全球跨境併購交易有望進一步活躍,但監管加強會是併購領域越來越需要重視的問題。

安偉斌指出,最能感受到監管力度加大的領域之一是「獵殺式收購」,即大型科技公司收購新興科技創投企業。美國、歐盟以及中國對於科技公司的反壟斷問題關注度都在增強,預期美國新政府上任后,也將會加大執法力度,這令2021年相關領域的併購前景可能充滿挑戰。

此外,隨著英國於過渡期結束后不再被視為歐盟的一部分,歐盟委員會在審查影響到英國市場的併購交易時,將不再擁有管轄權。因此,將會有更多的交易面臨倫敦和布魯塞爾兩地的平行審查,這也就是說,交易撮合人有可能需要煞費思量去應對一個又一個的難題。

「在G20國家中各國政府幾乎每周都有各種各樣的行動去審查或是拒絕很多案子,這種趨勢可能在2021年會延續,這種行為甚至會進一步增加。所以,對歐盟、美國、中國的這種審查和過濾也是我們在2021年需要去解決的一個問題」,安偉斌說。

安偉斌建議,從賣方角度來說,可以做一些準備避免監管領域關注的一些比較敏感的問題,比如像關鍵技術、關鍵基礎設施、專利、知識產權、數據等等領域,監管機構也會對公司下面曾存在過政府合同的問題比較敏感,賣方則需要在交易前找出問題,採取相應措施來解決合同問題。

王慶則表示,從買方角度來說,投資人在進行跨境併購的時候可以尋找扮演牽頭投資人角色的歐洲投資者,形成財團等形式,以增強交易獲批概率,此外,融資也可以考慮從國際性銀行當中獲取,這都能減輕監管機構的疑慮。

(作者:周智宇 編輯:陳慶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