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專訪阿米巴資本王東暉:持續押注企業服務項目,未來幾年或迎上市收穫期

專訪阿米巴資本王東暉:持續押注企業服務項目,未來幾年或迎上市收穫期

原標題:專訪阿米巴資本王東暉:持續押注企業服務項目,未來幾年或迎上市收穫期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申俊涵 北京報道

「目前,各行各業都在逐步構建高效率的數字化運營平台,這種趨勢不可逆轉。所以我們會持續關注企業服務領域的投資,這個策略也會比較持久。」近日,阿米巴資本創始管理合伙人王東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說。

阿米巴資本是企業服務市場的堅定看好者,從2012年關注該領域開始,阿米巴資本近年來正逐步加大在企業服務市場的投資配置。

具體來說,阿米巴在一期基金中投資了大概四五個企業服務項目;後續在二期基金中,阿米巴投資的企業服務項目已經達到二十多個,佔總項目數量的三分之一;目前在三期基金中,企業服務項目佔比則達到了三分之二。

這些企業服務項目中,尤以SaaS(軟體即服務的英語縮寫)企業和AI企業為重點,具體包括餐飲SaaS平台二維火、電商SaaS平台聚水潭、認知智能公司樂言科技等。

在企業服務領域深耕八年後,阿米巴也逐漸迎來收穫期。王東暉透露,目前已經有兩家被投SaaS企業在準備登陸科創板。未來三五年,阿米巴投資的SaaS企業、AI公司中,大概有五六家將走向上市。

從投出滴滴快的、威馬汽車,到加碼企業服務賽道

阿米巴資本成立於2011年,專註TMT行業早期及成長期公司的風險投資。機構起名「阿米巴」的原因是,阿米巴原蟲為地球最早期的生命形式,它所代表的是最簡單及與生俱來的適應性和生命力。上述特徵可以歸結為「阿米巴精神」,也是阿米巴資本最為看重的創業者特質。

在基金成立早期,阿米巴資本以2C項目為投資重心,並投到蘑菇街、滴滴快的、威馬汽車等獨角獸。據了解,阿米巴資本是威馬汽車的天使投資方,曾給了沈暉創業的第一筆資金。

王東暉回憶當時的投資過程,當時新能源汽車行業中主要有兩種創業者,一種是互聯網背景,一種是傳統企業背景。「我們更傾向於選擇從傳統汽車企業出來的創業者,因為我們認為造車最基本需要的是供應鏈整合的能力,對汽車作為產品的理解能力,其次才是做智能硬體的能力。」他說。

於是,阿米巴團隊在評估了很多新能源汽車項目后,最終投資了有吉利背景的沈暉。「他是行業的標杆性人物,而且在吉利有很好的國際化視野,所以對我來說是最合適的選擇。」王東暉說。

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理想汽車、小鵬汽車接連上市,與蔚來汽車在美股市場集結。而據上海證監局網站披露,威馬汽車正在接受上市輔導,計劃於2021年在科創板上市。一旦上市成功,它也將成為科創板新能源汽車第一股。

「相比於美股上市的新能源汽車公司,A股市場目前沒有好的新能源汽車標的。威馬上市后將具有稀缺性,這或將是比美股上市更好的選擇。」王東暉說。

阿米巴資本在2C領域有過可圈可點的業績,但其實從二期基金開始,企業服務領域逐漸成為阿米巴資本的投資主航道。在2020年,阿米巴投出的五個項目中,甚至有四個均為企業服務項目,只有一個為2C的項目。

王東暉解釋道這種變化產生的原因,首先,由於流量紅利的消失,基於C端的互聯網模式創新項目在減少。除了新消費類項目持續走熱外,2C的創業項目數量在絕對萎縮。同時,由於底層技術發展等多方面原因,企業方服務賽道得到更多資本關注。「從宏觀層面來看,早期投資VC的口味整體都發生了變化,開始逐漸從2C轉向2B。」他說。

但轉型過程並沒有那麼容易,其中的主要挑戰不僅僅在於企業服務項目有更高的技術門檻,同時,企業服務項目通常發展相對較慢,需要資本有足夠的耐心陪伴其成長。而人民幣基金普遍期限較短,只有七八年左右的管理期限,對機構來說需要處理好兩者間的矛盾。對阿米巴資本來說,基金期限長達十一年,這讓團隊在企業服務項目面前變得更加從容。

青睞上下游分散的垂直行業中形成高效鏈接的企業

在具體篩選判斷項目時,王東暉表示,在垂直行業中,能夠從生產端供應端到零售終端,對整個供應鏈、價值鏈形成高效鏈接和賦能的SaaS企業,是阿米巴資本關注的重點。

「我們尤其重視上下游比較分散的垂直行業,因為企業在其中更容易形成中間連接的優勢。比如零售、醫藥、教育、工業等領域,都具有這樣的特點。」王東暉說。由此,阿米巴資本投資了醫藥行業的小葯葯、教育行業的曉羊教育,以及電商零售行業的聚水潭等公司。

很多SaaS項目的創始人本身是技術大牛,同時具有豐富的行業經驗。阿米巴資本通常在很早期就跟創始人認識,然後在合適的時機投資支持其創業。「我們可以把過去的很多成功案例、失敗案例所總結的經驗和教訓,分享給這些創業者。同時,幫助他們鏈接更多的外部資源。」他說。

曾有投資人對記者分析稱,儘管很多投資機構開始轉向投企業服務項目,但在中國真正讓投資人賺到大錢的還是2C項目。對此,王東暉表示,可能過去很長時間里這種現象存在,但現在來看企業服務項目的絕對回報不一定會比2C項目低。

比如在阿米巴資本的二期基金中,預計至少有兩個項目帶來的絕對回報,超過阿米巴在滴滴快的項目中獲得的回報。原因在於,在滴滴快的項目中,由於公司估值在短時間內漲的太快,阿米巴團隊沒有足夠的資金持續投入,份額便逐漸被稀釋。但對於企業服務市場的SaaS企業,它通常是穩健增長,投資人更容易看清其未來發展的空間,有充分的時間去多方一些籌碼。一直到企業上市時,阿米巴都能夠有足夠高的份額。

同時基於長期在企業服務領域的投資,王東暉判斷,中國的企業服務項目已經從萌芽進入早春階段,即將迎來爆髮式增長,它們的潛在商業價值將越來越多的被投資人看到。

這背後原因在於,企業服務項目的核心商業模式正在發生變化。以往,中國的企業服務多是項目制的,都是單個項目的形式展開、持續性差。但目前在SaaS、AI領域都有持續訂閱模式的場景出現,能夠為公司帶來穩定的收入。

比如成立於2014年的聚水潭,在2015年時曾獲得阿米巴資本的天使投資。公司最初以電商SaaS ERP切入市場,目前隨著客戶需求的不斷變化,如今聚水潭已經發展成為以SaaS ERP為核心,集多種商家服務為一體的SaaS協同平台,為全國超60萬家電商企業提供綜合的信息化解決方案。服務這些店鋪的過程中,聚水潭的持續收費能力得到驗證。同時,聚水潭也在2020年完成1億美金C輪融資,獲得高盛、中金資本的加持。

(作者:申俊涵 編輯: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