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閱文集團四連跌 :收購未依法申報被罰 《贅婿》遭抵制上熱搜

閱文集團四連跌 :收購未依法申報被罰 《贅婿》遭抵制上熱搜

  出品:新經濟觀察

  作者:陳小姸 實習生劉雨婷

  2009年2月,《慶余年》在起點中文網連載結束,作者貓膩寫了兩篇後記,名為「春暖花開」和「面朝大海」。彼時的貓膩大概不會料想到,10年後IP改編會像浪潮一樣奔涌而來,IP為王的春天將要到來。

  2019年11月,作者更新了最新章節,名為《慶余年電視劇今晚播出》。該劇播放后立刻成為2019年現象級爆款IP,總播放量突破130億次,是閱文打通網文IP到影視劇開發道路的證明,這條路閱文集團走了十年。

  優質IP向來具備稀缺性,以閱文集團旗下的起點中文網為代表的網路文學早已成為IP的重要發源地。閱文集團收購新麗傳媒,意在通過其專業影視團隊,製作優質IP影視產品,發展下游產業鏈,並依託于 騰訊 的內容平台,充分放大網路文學IP價值。

  但2020年的一系列事件,給閱文與新麗的合作蒙上了一層陰影。2020年4月,閱文創始管理層「榮退」,新管理層推出「霸王合同」,作者版權問題引發熱議。中報發布,新麗傳媒減值44億導致閱文由盈轉虧。年末更是風波不斷,位元組跳動入股掌閱欲爭奪數字閱讀市場,閱文收購新麗遭受反壟斷處罰。

  2021年開年,閱文集團股價連跌。閱文、新麗、騰訊三方主推新劇《贅婿》,也因原作者言行問題遭到大規模女性觀眾的抨擊和抵制,登上 微博 熱搜第四。

   新麗傳媒減值導致閱文巨虧33億

  2018年8月,騰訊控股公司閱文集團,與新麗傳媒簽署對賭協議,收購新麗傳媒百分之百股權,並於當年10月完成交割。因該交易達到了《反壟斷法》申報的門檻,公司應報未報,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做出相應處罰。

  2020年12月14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通報,根據《反壟斷法》規定,對 阿里巴巴 收購銀泰商業、閱文收購新麗傳媒、豐巢收購中郵智遞進行了調查,依據相關規定對三家公司各罰款50萬。官方的一系列舉動表明互聯網已經迎來了反壟斷強監管的時代。當日,閱文集團股價下跌4.12%。1月13日,截至午間收盤價為53.95港元,漲幅0.47%,市值為548.01億元。

  閱文集團回應媒體表示:「閱文集團收到通知並高度重視,已嚴格按照監管部門的要求,積極落實,全面做好相關的合規申報工作。」

  閱文集團主要從事閱讀服務、版權運營等業務,新麗傳媒專註影視製作、營銷發行和藝人經紀等業務。閱文收購新麗傳媒意在打造IP上中下游全產業鏈,增強自身網文版權運營能力。但閱文與新麗似乎尚未達成協同效應。

  為了推動閱文、新麗、騰訊三方的協同,2020年閱文集團曾大幅度「榮退」管理層。2020年4月27日,閱文集團公告現任聯席首席執行官吳文輝和梁曉東、總裁商學松、高級副總裁林庭鋒等部分高管團隊成員榮退,辭任目前管理職務。一家上市公司,幾乎所有創始高管同時「榮退」。

  同日,閱文發布公告稱,騰訊影業CEO程武已獲委任為公司執行董事、首席執行官,騰訊副總裁侯曉楠先生已獲委任為執行董事、公司總裁。兩人都是從騰訊文娛體系出身的高管,程武自2015 年起一直擔任騰訊影業的首席執行官,侯曉楠先生自 2018 年 11 月起一直擔任騰訊平台與內容事業群副總裁。

  被寄以厚望的新麗傳媒業績表現卻未達到預期。2018年10月,閱文以155億收購新麗傳媒的100%股權,並簽訂對賭協議,新麗傳媒2018-2020年的凈利潤分別不低於5億元/7億元/9億元,但2018、2019年新麗傳媒僅實現3.24億元和5.48億元的凈利。2020年更受新冠疫情爆發的影響,新麗傳媒的影視項目整體周期變長,不確定性增加,上半年凈虧0.97億元。

  在持續虧損的情況下,2020年8月,公司收購新麗傳媒的商譽減值44.06億元,閱文集團計提新麗傳媒剩餘商譽為29.2 億元。根據2020年中報,上半年閱文集團實現收入32.06億元,同比增長9.7%,毛利為17.31億元,同比增長6.8%,公司凈虧損 33.11億元,去年同期盈利3.93億元。受新麗傳媒商譽減值影響,閱文集團由盈轉虧。

   股價連跌 《贅婿》遭抵制  

  2021年開年,閱文集團四連跌,四天跌幅累計9%。1月8日股價回升調整,漲幅2.16%。1月9日再次大跌4.94%。截至2021年1月12日,收盤價53.85元/每股,開年來閱文集團累計跌幅11.5%。

  有投資者質疑,此股價波動是否因受到《贅婿》輿論風波影響。

  《贅婿》原著作者為閱文集團在線閱讀網站起點中文網作家憤怒的香蕉,憤怒的香蕉是其筆名,《贅婿》也成為閱文集團自有優質IP,是閱文、新麗、騰訊三方出品和主推的2021年新劇,由曾在《慶余年》中出演的郭麒麟、宋軼主演。

  萬眾期待的《贅婿》卻因原作者言行問題遭到大規模女性觀眾的抨擊和抵制,登上微博熱搜,深陷輿論風波。

  事件起因於女作者七英俊於1月3日的一條微博,微博中指責部分網路文學男作者冒犯女性。這一未指名道姓的譴責引起了網文圈男作者的回應,其中就包括《贅婿》原作者憤怒的香蕉,其為受到「地圖炮」的男作者們鳴不平。1月6日,七英俊在微博上發佈道歉信,提及因此風波部分合作被取消,並希望儘快平息風波。

  但經過3天的發酵,此次事件已經不僅僅是網文圈作者爭議的問題,而變成了在微博上會引起更為激勵討論的女性遭遇問題。網友們開始在男女雙方站隊,兩性戰爭打響,七英俊方開始搜集對立方男作者黑歷史。

  一張網傳憤怒的香蕉言論截圖被網友轉發,「七年前我寫《贅婿》的時候根本沒考慮女讀者,為什麼有人會覺得我需要女觀眾」。 《贅婿》輿論就此引爆,大規模女性觀眾宣布要抵制《贅婿》及其原作者,1月7日迅速升至熱搜榜第四,對作者和原著的抵制同樣牽連電視劇,新劇微博下出現大量觀眾抵制留言。並有激進網友計劃舉報作者、原著和改編劇。

  實際上,這不是閱文集團第一次遭遇如此大規模的輿論風波。

  2020年4月,與網文圈一起成長起來的閱文創始管理層「榮退」,騰訊出身的新管理層推出「霸王合同」,熱議點主要包括作者的版權及社交賬號歸屬權,及各種侵權行為的判定和費用承擔。新版合同引發了網文圈熱議,作者認為此合同嚴重侵害了作者的權益,自發創建五五斷更節,集體斷更,拒絕繼續連載小說,以表達對閱文集團的抗議。這一話題僅微博話題閱讀量便超過千萬,網文作家與閱文之間的關係一度相當緊張,此事件以閱文集團新管理團隊與多位作家參与首場作家懇談會修改合同為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