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大學生求職的互聯網「圍城」:被神化的「大廠夢」

大學生求職的互聯網「圍城」:被神化的「大廠夢」

圖:圖蟲圖:圖蟲

  原標題 大學生求職的互聯網「圍城」

  作者 陶力 韋香惠

   拼多多 持續被曝出的「加班」導致員工壓力過大等事件,令互聯網的加班文化再次被推到風口浪尖。「狼性」成為行業的標籤,但仍然擋不住一波又一波年輕人遞上投名狀。

  近日,位元組跳動發布了2020秋招數據報告。這家連續三年蟬聯投遞熱度榜首的互聯網大廠,今年一共收到來自全球6000多所高校的15萬以上應屆畢業生的求職簡歷。作為互聯網大廠的代表,位元組這份數據報告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應屆生對於互聯網的求職熱情。

  在他們看來,互聯網依然是應屆生最好的去處。

  拉勾網去年9月發布的報告顯示,71.63%的畢業生認為,互聯網行業的抗風險能力更強。與此同時,疫情幾乎沒有降低互聯網行業的招聘需求,近30%的互聯網企業甚至新增、或擴增了應屆生校招需求。因此,2021屆畢業生的秋招時間,也比以往來得更早一些。 百度騰訊阿里 、位元組跳動、 京東 等大廠,都從8月份就發布了應屆生秋招信息,技術崗位的提前批更是從5、6月份就開始。

  這意味著,2020屆畢業生還沒畢業,2021屆的求職大戰就已打響。從拉勾網對8000多位應屆畢業生調研結果來看,近90%的畢業生感到求職壓力提升。多名應屆畢業生在接受21Tech採訪時,也不斷提到「內卷」這個流行詞彙。

  教育部測算,2021屆畢業生人數近1000萬,除去考研錄取人數100萬,將有900萬應屆生進入就業市場,加上海歸及往屆未就業學生,超千萬「新人「的就業問題需要解決。

  高薪、大平台、業務前景這些被很多應屆生認為互聯網大廠獨有的光環。儘管996、年齡危機、內卷等問題嚴重,但對於剛剛走出校園即將獨立生存的年輕生命而言,尚是青春能夠承受之輕。

  有人把互聯網比作「圍城」,這些城外的年輕人努力地踮起腳尖、伸長了脖子往裡面看,再一步步向前進,希望自己有一天成為「城裡人」。

   「進城」之難

  Value是21屆秋招大軍中的一員,採訪的時候,他給21Tech看了一張互聯網大廠的金字塔圖。上面所有的企業他都投過,不幸的是,所有的簡歷都石沉大海,遭到了「默拒」。他認為,學歷是主要原因。

  Value來自普通一本院校,求職互聯網運營和產品崗位,有過一家教育機構運營實習經歷。在他看來,互聯網大廠的運營或者產品至少需要第一學歷就在211以上。他說:「秋招中,HR面對成千上萬封簡歷,學歷是最快速也是最直接的篩選方式。」

  應屆生小劉也表示,在她面試位元組跳動運營崗位時,一起群面的同學中基本都是名校碩士,不乏來自QS前30的選手。這讓她在正式開始前就有點「心虛」。「當時真感覺是神仙打架,沒自我介紹前,感覺自己帝都211碩士還挺有優勢的,大家介紹一圈后感覺自己就是來湊數的。」小劉對21Tech說道。

  位元組跳動2020秋招數據報告中顯示,總投遞數排名前五的高校分別是華中科技大學、北京郵電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浙江大學和電子科技大學。這是5所雙一流高校,其中3所985,2所211。據其中一位HR說,企業的確會根據設置一些量化的指標,尤其是針對熱門崗位,通過機器來自動篩選。不符合指標的簡歷甚至都不會有被人看到的機會。

  除了學歷的門檻以外,互聯網對於求職者的經驗要求也十分高。根據位元組跳動發布的的秋招報告中,40%以上的應屆生在位元組實習過,研發崗的比例高達55%,超過了投遞者的一半。

  應屆生小李秋招中投遞了15家互聯網企業,最後收到了3份offer,這已經是一份不錯的秋招成績。他告訴21Tech,互聯網比較看重對業務的理解能力和學習能力,需要一個相對成熟的、經歷過一些項目的預備選手,而且必須突出獨立思考能力和學習能力。

  據了解,在面試過程中,絕大部分面試官都會對候選人的簡歷進行深挖,會當場出一些相關的業務題目進行考察。大廠項目經歷會是大大的加分項。

  採訪中,有一位做過大廠秋招業務面的面試官透露,今年能夠在校招中走到面試環節基本都有兩到三段相關經歷。他說:「企業不是學校,更不是科研所,學歷只是一方面,更看重的是你有沒有業務能力,能不能快速上手,哪怕是剛來的新人也要儘快能產生價值。」

  然而,有了高學歷和豐富的經驗也並不意味著就能成功「進城」實現大廠夢。

  27歲的小何將於2021年6月從北京的一所名校碩士生畢業。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本科畢業後有過兩年左右的社會工作經歷,所以在年齡上比一般應屆生大。這讓他在秋招求職中十分不順,目前還沒有接到橄欖枝。他說,有一些面試官曾經隱晦地向他表示年齡的問題,以及為什麼選擇大齡讀研再找工作。現在,小何正在準備接下來的春招,他對21Tech說,應該不會再投互聯網了。畢竟35歲在互聯網就可以算作是「老人」了。

  今年考研總人數超過300萬,往屆生比例明顯上升,其中不乏工作多年後再考的。這些人畢業后是否會選擇互聯網,而互聯網又是否會接納?似乎是一個悲觀中又帶有一些希望的答案。

   「進城」之後

  2020年8月,Louise從英國的一所大學畢業,經歷了兩個月的求職,在10月份她成功入職了一家頭部大廠的HR崗位,率先成為了同屆秋招中的「城裡人」。「算下來年薪差不多可以超過20萬,還有房補和免費的三餐,這在老家就是天價。」Louise告訴21Tech。

  這是一個來自中國中部地區的女孩,本科畢業於東北的一所普通高校,後來在QS前100的英國學校讀了一年碩士,八月份回國后就立刻投入秋招之中,求職方向是HR崗位。期間,為了提升實習經歷,她同時找了一家知名房企實習。Louise表示,自己算是秋招中比較幸運的,只折騰了不到兩個月就順利拿到大廠offer,家鄉的小夥伴說,她的工資比老家國企領導都要多很多。

  自從拿到offer后,她就以實習生的身份開始在公司全職工作,直到境外學歷經過教育部認證后正式入職。這也是今年秋招中的大趨勢,許多企業都要求拿到offer的候選人先開始在公司實習,直到獲得畢業證書正式入職。

  實習期間,Louise所在公司的工資和福利按照正式員工的標準發放。因為公司給租房補貼,她現在可以在北京住上一套不錯的房子,且距離公司很近,步行不到15分鐘,避免上下班擠地鐵。工作日的三餐也可以在公司解決,她可以節省很大一部分開銷用在工作以外的休閑生活。

  只是,她的休閑生活有些少得可憐。

  公司最近有很大的招聘需求,作為一名HR,她幾乎都是10點鐘開始上班,一直要到晚上10點才能下班。不忙的時候,晚上8、9點鐘她就會開始收拾準備。此外,大小周,即大周工作六天,小周工作五天,已經是許多大廠標準設置。Louise的許多同事常年都保持這種節奏,她也從開始的不適逐漸習慣。

  因此,Louise會抓住每次難得的休閑時光。元旦期間,她利用這個難得不用加班的假期拉著朋友在大悅城進行了一場「血拚」。「不經意間,就花了2000多,幸好現在一個月差不多能掙兩萬。」她對記者說道。在Louise看來,現在能夠有一個盡情逛街的下午是一件無比奢侈的事,與之相比,2000多的商品並不算高消費。

  談到現狀,她用「騎虎難下」來形容現在的處境。一方面大量的工作幾乎完全佔據了她的日常生活,但另一方面大廠的高薪和基本生活保障又讓她在北京能過得體面和豐富。Louise說:「剛開始也想過走,從拿到offer的實習期就開始加班,覺得自己撐不住了。但慢慢地就離不開了,在裏面雖然累點,起碼掙得多,去外面又能好到哪兒去呢?」

  應屆生把知道offer工資稱為「開獎」,他們會發布在offershow的小程序上。21Tech從上面了解道,今年位元組跳動應屆生給薪最高的研發類SSP offer可以達到將近45萬人民幣的工資,即使普通的非技術崗最低也在15萬以上,有些應屆生說這是「白菜價」。其他頭部互聯網大廠薪資也與之相差無幾。

  此前,拼多多女孩凌晨下班途中不幸去世的消息,引發社會對大廠工作的關注。offershow上有一個應屆生髮布了拼多多校招運營offer的價格是月薪一萬三,發16個月,算下來可以拿到20.8萬,但同時他備註信息:「拼多多買菜,猝死一個98年的,去多多的真的需要謹慎。」類似的備註信息在上面還有不少。

  採訪中,幾位應屆生幾乎都同時提到了互聯網的高薪和高壓,前者是他們「進城」的最原始動力,後者存在某種程度上的阻力,但大小對於每個人而言的確不同。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還是表示要「進城」試試。

   「圍城」的選擇

  除了崗位競爭激烈以外,今年互聯網招聘中對應屆生的要求也大大提升。暑假期間,騰訊就因為秋招筆試難度衝上過 微博 熱搜,閱讀量達到9000多萬。隨後的AI面、群面、業務一面、二面、HR面等多輪面試和多種面試形式也被媒體作為今年秋招的熱點話題討論。

  採訪中,應屆生小李表示,如果說往年一個70分的國內碩士就能拿到一個相對不錯的offer,那今年這個offer只會屬於一個80分的人。

  「今年互聯網秋招更難,但也更吸引人。疫情下數字經濟的發展,讓互聯網有更好的發展前景和待遇,儘管存在不穩定和996,但相比更不穩定和低薪的其他選擇,互聯網已經能給很多了,所以說也更吸引人。這兩者可能也互為表裡,因為疫情下選擇不多,所以互聯網更吸引人,因為更吸引人,所以進來就更難。」小李進一步透露。

  但同時,他也提到「大廠被神化了」。互聯網大廠旗下的產品,幾乎佔據了這個時代全部的注意力渠道,因而自帶超強的形象自塑能力。長期處於校園的畢業生做社會選擇的時候,往往通過自己的認知半徑做選擇,那些來自互聯網大廠的產品,滲入到每個大學生的手機中,覆蓋日常各方面,使他們在做選擇時有不自覺的親近感和強烈認知。

  選擇互聯網大廠就職的學生來自各個專業。我國高等院校專業設置目錄上,真正以互聯網崗位名稱命名的專業,如產品經理、用戶運營其實非常少,在這些崗位的招聘需求中能見到的專業限制也非常少,更多的是對相關經驗、技能甚至興趣取向的要求。比如95后、00后都愛使用的 B站網易 遊戲,會在招聘需求中提到如果是忠實用戶或玩家更佳之類的話術。

  應屆生Alice從2020年6月份開始,就在網易遊戲實習,她說自己是陰陽師的忠實玩家,也因此成為了網易的正式員工。她並沒有在今年大廠秋招中投入很多精力,除了騰訊遊戲以外,就在準備網易的轉正。最後出於對陰陽師這款遊戲的熱愛,她還是選擇了網易。相比其他,強烈的產品認同感更是她選擇的主要原因。

  小李在秋招中曾經反思過,為什麼任何專業的學生都會嘗試投大廠?新聞傳播學專業的他在面試360新聞編輯崗位時被問到:「年輕人,你如何看待演算法時代的新聞理想主義?」他給了一個很有「情懷」的答案后,面試官對他說:「想這些很多也很遠,先掌握生存技能吧。」

  互聯網能夠給到他的與他真正想要的,兩者之間是否能夠相符,又或者是否是魚與熊掌的關係,他說:「也許只有在都拿到選擇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真的要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