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威脅亞洲的另一種病毒

威脅亞洲的另一種病毒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月13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Supaporn Wacharapluesadee是一名專業的病毒獵手。她在曼谷管理著泰國紅十字會新發傳染病健康科學中心。在過去十年中,她曾是全球合作項目Predict的一員。Predict項目旨在檢測和阻止可能從動物傳播到人類的疾病。

  她和團隊對許多物種進行了採樣。不過,他們的主要關注對象是蝙蝠。眾所周知,蝙蝠身上攜帶了大量的冠狀病毒。當全球都在關注新冠病毒時,Wacharapluesadee和她的團隊已經開始為預防下一次大流行做準備。

Supaporn Wacharapluesadee和她的團隊Supaporn Wacharapluesadee和她的團隊

   新的威脅

  亞洲有大量的新發傳染病。熱帶地區生物多樣性豐富,意味著這些地區也是大量病原體的家園,進而增加了新型病毒出現的幾率。熱帶地區人口的增長,以及人與野生動物之間日益密切的接觸,也增加了這一危險。

  在她的職業生涯中,Wacharapluesadee和她的團隊採樣過數千隻蝙蝠,也發現了許多新型病毒。他們發現的大多是冠狀病毒,但也有其他可能會傳播給人類的致命疾病。

  這其中就包括尼帕病毒。果蝠是尼帕病毒的天然宿主。Wacharapluesadee說:「這是一個重要問題,因為尼帕病毒致死率高,且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案。」尼帕病毒的致死率在40%到75%之間,具體取決於病毒爆發的地點。

  擔心尼帕病毒的不止她一人。每一年,世界衛生組織都會研究可能導致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病原體名單,以決定如何部署他們的研發基金。世界衛生組織的重點關注是:1)對人類健康構成最大風險的疾病,2)具有流行潛力的疾病,以及3)沒有針對性疫苗的疾病。

  尼帕病毒是世界衛生組織關注的十大病毒之一。另外,亞洲已經多次爆發尼帕病毒疫情。未來,或許還會出現更多。

果蠅是尼帕病毒的天然宿主果蠅是尼帕病毒的天然宿主

  尼帕病毒如此兇險,原因有以下幾個。首先,該病毒的潛伏期長(據報道,尼帕病毒的最長潛伏期可達45天)。這意味著,被感染的宿主會在尚未意識到自己生病的情況下,有充分的機會傳播該病毒。其次,尼帕病毒可以感染各種各樣的動物,從而提高了病毒傳播的可能性。最後,尼帕病毒可以通過直接接觸或食用已感染的食物來傳播。

  感染尼帕病毒的人可能會出現呼吸道癥狀(包括咳嗽、喉嚨痛、疼痛和疲勞),以及腦炎——一種可導致癲癇發作和死亡的腦部腫脹。毫無疑問,世界衛生組織肯定是希望預防該病毒傳播的。

   接觸無處不在

  馬德望是柬埔寨西北部桑岐河畔的一座城市。這裏的早市從早上5點開始。摩托車揚起陣陣灰塵,從購物者身旁穿過。堆滿貨物、用五彩斑斕的帆布罩著的貨車停靠在臨時攤位邊,出售奇形怪狀的水果。當地人在攤位間走來走去,塑料袋漸漸鼓起來,裝滿採購物品。帶著闊邊帽的老年婦女蹲在賣蔬菜的地攤邊。

  這其實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早市,直到你抬頭看向天空。

柬埔寨馬德望的早市柬埔寨馬德望的早市

  上千隻果蝠靜靜地倒掛在人們頭頂的樹枝上,隨意地朝地上排便撒尿。仔細觀察市集攤位的頂棚時,你可以看到上面都是蝙蝠的糞便。金邊科學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的病毒學部門負責人維斯那·杜昂說:「人和流浪狗每天都在暴露于蝙蝠尿液的環境中走來走去。」維斯那·杜昂也是Wacharapluesadee的同事兼合作者。

  杜昂在柬埔寨發現了多處和馬德望市集情況類似的地方。在這些地方,果蝠和其他動物幾乎天天都與人類接觸。杜昂的團隊將人類和果蝠彼此靠近的任何機會,視為「高風險接觸」,意味著跨物種傳播的可能性極高。杜昂說:「這種程度的接觸可能會誘發病毒變異,從而導致大流行發生。」

  儘管存在危險,但密切接觸的例子數不勝數。杜昂說:「我們在柬埔寨,在泰國,在市集、禮拜場所、學校和旅遊景點(如吳哥窟)等,都觀察到了大量棲息在那裡的果蝠。」在正常情況下,吳哥窟每年接待260萬名遊客,也就是說,每年僅在這一個地方,尼帕病毒就有260萬次機會從蝙蝠向人類傳播。

果蝠在馬德望早市上空飛過果蝠在馬德望早市上空飛過

  從2013年到2016年,杜昂和他的團隊啟動了GPS跟蹤程序,以深入了解果蝠和尼帕病毒,並將柬埔寨的蝙蝠活動與其他熱點地區的蝙蝠活動進行比較。

  其中兩個地區是孟加拉國和印度。這兩個國家過去都曾爆發過尼帕病毒疫情,且可能都與飲用棗椰汁有關。

  夜幕降臨,受感染的蝙蝠會飛到棗椰樹種植園,吮吸樹上流下的汁水。在它們大快朵頤的時候,蝙蝠會在收集罐里小便。第二天,不知情的當地人從街頭小販那裡興高采烈地買上一罐棗椰汁,一飲而盡,然後不幸感染病毒。

  從2001年到2011年,孟加拉國一共爆發了11場不同的尼帕病毒疫情。一共有196人確診,其中150人死亡。

  棗椰汁在柬埔寨也非常受歡迎。杜昂和他的團隊還發現,柬埔寨的果蝠飛得很遠——每晚飛行距離可達100公里——主要是為了尋找水果。這意味著,在附近地區的人們,不僅需要注意跟蝙蝠保持距離,還要擔心他們的食物是否被蝙蝠污染。

  杜昂和他的團隊還發現了其他的高風險情況。蝙蝠糞便在柬埔寨、泰國也是較為受歡迎的肥料。在缺少工作機會的農村地區,出售蝙蝠糞便可能是謀生的一個重要手段。杜昂發現,在很多地區,當地人特地引誘果蝠棲息在自家附近,這樣他們就可以更加方便地收集和出售蝙蝠糞便。

收集蝙蝠糞便的村民收集蝙蝠糞便的村民

  但是,很多蝙蝠糞便收集者並不知道自己面臨的風險。杜昂說:「我們採訪的村民中,60%的人不知道蝙蝠會傳播疾病。」

  回到馬德望的市集。德恩正在販賣鴨蛋。當被問及是否聽說過尼帕病毒——蝙蝠可能攜帶的危險病毒之一時,她說:「從沒聽說過。大家都不覺得果蝠有什麼問題,我也從來沒有因為它們而生病。」

  杜昂認為,向當地人科普蝙蝠的危險應該是一項重大任務。

   改變世界

  曾經,遠離蝙蝠或許不是難事。但是現在,隨著人口不斷增長,人類正在改變我們的地球,摧毀野生棲息地以滿足我們對資源日益增長的需求。這樣做的一個結果,就是加速疾病的傳播。2002年,關於新發人畜共患疾病評論的作者瑞貝卡·懷特和奧利·雷茨格寫道:「土地利用的改變(如森林砍伐、城市化和農業集約化等),擴大了人畜共患病原體的傳播和傳染的風險。」

  60%的世界人口聚集在亞洲和太平洋地區,而城市化進程仍在高速推進。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00年到2010年之間,在東南亞,約有2億人向城市地區遷徙。

  蝙蝠棲息地的破壞在過去曾引發過尼帕病毒感染。1998年,馬來西亞爆發尼帕病毒疫情,造成100多人死亡。研究人員得出結論,認為森林大火和局部乾旱迫使蝙蝠離開它們的自然棲息地,向果樹遷徙。種植果樹的農場上,又養著豬。在壓力之下,蝙蝠會釋放更多病毒。蝙蝠被迫改變棲息地,再加上它們得以跟以往接觸不到的物種密切接觸,最終導致病毒從蝙蝠傳播到豬身上,再傳播給農民。

  與此同時,全球近15%的熱帶雨林位於亞洲,但這裏的森林砍伐也十分嚴重。亞洲的生物多樣性損失也居全球之首。造成生物多樣性損失的主要原因在於森林的砍伐。人們摧毀大片森林,用作種植園生產棕櫚油等產品,也清理出空地給人居住和養殖牲畜。

亞洲森林砍伐率居高不下亞洲森林砍伐率居高不下

  果蝠往往生活在茂密的森林,那裡有大量果樹可以為它們提供食物。當它們的棲息地被破壞后,它們只能尋找新的棲息地,比如棲息在屋檐下或者吳哥窟的角樓裂縫中。杜昂說:「蝙蝠棲息地的破壞,和人類的狩獵干預,使得果蝠只能尋找其他棲息地。」杜昂的團隊觀察到,蝙蝠每晚飛行100公里去尋找食物,這可能是因為它們的自然棲息地早已不存在了。

  但如今,我們知道,蝙蝠攜帶著許多討厭的病毒——尼帕病毒、新冠病毒,還有埃博拉病毒和SARS病毒等。

  那我們應該消滅蝙蝠嗎?One Health Institute Laboratory的主任兼Predict項目的實驗室主任特雷西·戈德斯坦說,除非我們想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否則我們不能消滅蝙蝠。

  戈德斯坦說:「蝙蝠在生態上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超過500種植物需要蝙蝠來授粉。它們還幫助人類控制昆蟲,在人類疾病控制工作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比如通過食用蚊子減少瘧疾等。戈德斯坦還說:「它們在保持人類健康這件事上,發揮著重要作用。」

雖然蝙蝠攜帶病毒,但它們也通過吃昆蟲而幫助人類控制疾病。雖然蝙蝠攜帶病毒,但它們也通過吃昆蟲而幫助人類控制疾病。

  她還指出,從疾病的角度來看,消滅蝙蝠也是有害的。她說:「種群數量減少時,這個種群會趨向于繁殖更多後代,這會使得人類更易受感染。簡言之,殺死動物反而會增加風險,因為你相應地增加了攜帶病毒的動物數量。」

   尋找答案,提出新問題

  杜昂和他的團隊找到的答案越多,新的問題也就越多。一個問題是:考慮到所有的風險因素,為什麼柬埔寨至今未爆發過尼帕病毒疫情?這隻是時間問題呢,還是說柬埔寨的果蝠跟馬來西亞的果蝠略有不同?柬埔寨的病毒是否跟馬來西亞的不一樣?還有,每個國家的人跟蝙蝠接觸的方式是否也不同?

  杜昂的團隊正在努力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但目前他們仍一無所獲。

杜昂和他的團隊仍有一堆問題需要解決杜昂和他的團隊仍有一堆問題需要解決

  當然,杜昂的團隊不是孤軍奮戰。病毒搜尋是一項大規模的全球合作事業,科學家、獸醫、環境保護主義者甚至公民科學家共同攜手,去了解我們面臨的疾病,以及如何避免疫情爆發。

  當杜昂對蝙蝠進行採樣並發現尼帕病毒時,他會將樣本送給大衛·威廉姆斯,後者是澳大利亞疾病預防中心緊急疾病實驗室診斷小組的負責人。

  由於尼帕病毒太過兇險,全球只有少數實驗室可以培養和存儲該病毒。威廉姆斯的實驗室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團隊在研究尼帕病毒方面,也領先於世界,可以使用大多數實驗室中沒有的診斷工具。身穿密不透氣的防護服,他們可以基於一個很小的樣本,培養更多高危險病毒。樣本量增加后,他們可以繼續研究病毒的繁殖和傳播方式,以及致病機理。

  實現這一系列操作不容易。首先,杜昂在柬埔寨的一處蝙蝠棲息地下方鋪上一塊塑料布,以收集蝙蝠尿液。這樣做,可以避免抓捕蝙蝠,因為抓捕過程可能會給蝙蝠造成傷害。然後,杜昂將樣本帶回實驗室,倒入試管,貼上標籤,再把它們安全地放進冷藏盒。接著,持有運輸危險物品執照的特殊快遞公司會負責將病毒樣本送至澳大利亞,然後通過當地海關獲得隨附的許可證。

杜昂團隊的一名成員正在研究蝙蝠尿液樣本杜昂團隊的一名成員正在研究蝙蝠尿液樣本

  最後,病毒樣本會來帶威廉姆斯的實驗室。測試之後,威廉姆斯會和柬埔寨的杜昂分享檢測結果。當被問及在全球建設更多像他這樣的高安全性實驗室是否可以加快有害疾病的發現時,威廉姆斯回答說:「或許可以。在柬埔寨這些地方建設更多生物安全實驗室也許可以加快病毒的鑒定和分析。但是這些實驗室的建設和維護成本太高。通常,這也是限制實驗室發展的一個因素。」

  過去,杜昂和Wacharapluesadee正在進行的工作,能夠獲得的資金支持十分有限。為期十年的Predict項目在特朗普政府下已經到期,但總統當選人拜登已承諾會恢復該項目。與此同時,Wacharapluesadee正在為一個新的項目——Thai Virome Project——籌集資金。這個項目涉及她的團隊和泰國政府部門——國家公園、野生動物和植物保護部門之間的協作。通過這個新項目,Wacharapluesadee可以採集更多蝙蝠和更多種類野生動物的樣本,以了解這些動物身上攜帶的病毒和對人類健康的潛在威脅。

  杜昂和他的團隊也在為未來的病原體發現項目尋找資金支持。這個項目旨在繼續支持柬埔寨的蝙蝠觀察工作,以及弄清楚當地迄今為止是否存在未報告的人類感染病例。

杜昂的團隊正在為未來的研究籌集資金杜昂的團隊正在為未來的研究籌集資金

  他們目前尚未為繼續尼帕病毒的研究籌集到足夠的資金。杜昂的團隊表示,沒有這些研究的話,爆發潛在災難性疾病的可能性會更高。

  杜昂說:「長期觀察可以幫助我們……給當局提供信息,以採取預防性措施並防止未發現的跨物種傳播,跨物種傳播十分有可能會導致更大規模的疫情。」另外,如果沒有持續的訓練,科學家可能也無法快速地發現和鑒別新的病毒。

  未來,杜昂和Wacharapluesadee希望可以繼續合作,在東南亞與尼帕病毒做鬥爭。兩人已經聯合起草了一份在該地區共同觀察尼帕病毒的建議。對於能否阻止下一次的大流行,Wacharapluesadee說,即便困難重重,但「我會儘力嘗試」。(勻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