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揭秘醫療公司Haven:亞馬遜、摩根大通和巴菲特如何搞砸一家公司

揭秘醫療公司Haven:亞馬遜、摩根大通和巴菲特如何搞砸一家公司

  當2018年1月Haven成立時,美國整個醫療健康行業都感到瑟瑟發抖。

  Haven成立的消息是在一份措辭隱晦的新聞稿中宣布的。當時,這家合資公司的發起方 亞馬遜摩根大通伯克希爾哈撒韋 表示,將成立一家獨立公司,不受盈利壓力,專註于改善企業員工的醫療健康服務並降低成本。

  有知情人士2018年表示,成立Haven的想法來自於這些公司CEO,包括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傑米·戴蒙(Jamie Dimon)和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個人對企業員工醫療成本持續上升的不滿。

  巴菲特在當時的聲明中說:「我們對這個問題並沒有答案,但我們也不認為問題是不可避免的。相反,我們都相信,將我們共同的資源投入到這個國家最優秀的人才手中,就可以及時遏制醫療成本的上升,同時提升病人的滿意度和醫療成果。」

  與之類似,貝索斯在聲明中說,這家合資公司成立之時即很清楚,實現期望的目標很難,但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戴蒙則補充說,這家公司取得的成果最終可能會讓所有美國人受益,而不僅僅是這些發起方公司的員工。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Haven都不允許披露具體信息。

  每年,美國僱主為大約一半美國人提供保險,每年醫療健康上的總支出能達到8800億美元。作為Haven發起方的三家公司所面臨的情況尤為嚴峻。2019年,它們負擔了超過120萬名員工的年度醫療費用,總支出超過了40億美元。

  就在Haven宣布成立的當天,全美醫療健康類公司的市值蒸發了數十億美元。外界普遍認為,三家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公司CEO希望從這些行業公司,包括醫療保險公司、製藥公司和醫藥代理機構手中搶飯碗。

  然而回過頭去看,Haven從一開始就存在根本性的缺陷。

  新聞稿中說,新公司正處於「初期規劃階段」,沒有確定名稱、總部、CEO、長期管理團隊以及使命。除了降低醫療健康服務成本這個目的是明確的之外,Haven並沒有設定某個特定領域。

  簡而言之,這家新公司的細節非常粗略。在接下來的3年時間里,該公司的使命從未真正實現。

  正如CB Insights前分析師、作家尼基爾·克里什南(Nikhil Krishnan)在數據新聞「科技公司進軍醫療行業」中所展示的那樣,僱主出資的醫療健康服務是出了名的組織架構難題。

  克里什南認為,儘管「所有人都應該為醫療健康領域的改革嘗試而鼓掌」,但將美國三家員工群體迥然不同的大公司放在一起共事,會讓合資公司的處境更困難。實際上,亞馬遜內部關於員工醫療的工作也是問題重重。

  他指出:「從一開始就會很複雜。」

   缺乏明確重點

  2018年6月,Haven找到了自己的領導者阿圖爾·加萬德(Atul Gawande)博士。這位執業外科醫生、美國前總柯林頓的顧問、哈佛大學教授、作家和《紐約客》特約撰稿人被認為富有遠見,有能力去解決棘手的行業問題。

  加萬德當時有一個初步構想,他一直倡導在醫藥行業引入簡單的「核對錶」,從而將手術差錯減少50%。然而有報道稱,加萬德此前沒有企業管理經驗,也沒有離開其他角色,全身心地專註于Haven的工作。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學院健康管理負責人金伯利·麥克弗森(Kimberly MacPherson)表示:「阿圖爾很有遠見,但不適合擔任一家經營性公司的CEO,沒有辦法在醫療健康領域去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在擔任這個職位后的一段時間里,與貝索斯、巴菲特和戴蒙一樣,加萬德也不清楚Haven應該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在加入5個月之後,他在一場公開活動上對觀眾說,他估計Haven可能會專註于那些負擔不起商業保險,但也沒有資格接受聯邦援助的中下層人士。

  直到2019年3月,即加萬德加入這家公司的9個月之後,公司才有了正式名稱。

  根據媒體報道,由於對初級醫療服務充滿熱情,加萬德帶領Haven進行了第一個試點,代號為「Starfield」,希望將企業員工與專門的初級醫療服務團隊連接起來。

  這次試點於2019年11月啟動,但僅僅5個月就失敗了。

   唯一的大項目失敗

  Starfield關注摩根大通在俄亥俄州的員工,並依靠本地供應商俄亥俄中部初級醫療公司。這個項目在多個方面遭遇了不利因素。首先,Haven的保密文化導致符合條件的員工無法知道:新應用已經在俄亥俄州哥倫布啟動運行。此外,該項目也沒有得到亞馬遜的支持,因為亞馬遜內部正在建設一個類似項目。

  導致問題更複雜的是,發起方公司的業務和員工分散在美國各地。

  美國健康商業集團總裁及CEO布萊恩·馬克特(Brian Marcotte)認為,類似這樣的本地化試點項目很難離開特定市場,向全美推廣。「我認為,醫療健康服務的改革需要從某種虛擬的、可擴展的解決方案起步。這樣的解決方案可以與本地化服務相結合,但不會被後者所限制。」

  今年4月,加萬德對員工表示,Haven正在停止Starfield項目,這是由於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商業壓力。該公司隨後裁掉了大約20%的員工。幾周后,加萬德辭去公司CEO一職,轉而擔任董事長。

  然而這時候,Haven已經面臨很大的壓力。LinkedIn數據顯示,今年5月到12月,Haven失去了21名員工,公司只剩下59人。根據媒體報道,產品管理、招聘、供應商分析和產品設計的負責人都已經離職,其他離職的還包括首席技術官塞爾坎·庫坦(Serkan Kutan)和工程開發副總裁伊維特·帕斯誇(Yvette Pasqua)。

  到12月,Haven證實,已經不再關注初級醫療服務。儘管各種試點和至少一個數據項目還在運轉,但這家公司從未找到另一個令所有發起方都滿意的指導性戰略。

   與發起方關係緊張

  接近Haven的消息人士透露,儘管加萬德是Haven的合適領導者,但他缺乏發起方人力資源部門的必要支持。

  Haven的創立原因是三家發起方公司的CEO對現狀感到不滿,但公司CEO有不滿和這些公司負責日常決策的運營經理們重視這個問題並真正想推進這個項目是不一樣的。例如,亞馬遜就沒有配合招募員工,參与到Haven的初級醫療服務試點中來。

  消息人士說:「一旦將機構和預算集中在一起,你最好能保證所有各方達成一致,都知道作為合作者如何取得自己的成功。但這樣的協議並沒有達成,直到現在也沒有。」

  Haven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三家公司未來將繼續開展鬆散的合作,追尋各自的理念,具體將取決於他們認為對各自員工群體來說什麼樣的做法是最合理的。

  亞馬遜自己開展了項目Amazon Care,嘗試在公司內外去控制醫療費用開支。這個服務與Haven的試點類似,為員工提供醫生家訪、遠程醫療和處方葯快遞等服務。亞馬遜計劃在美國全國範圍內推廣該服務,並希望將其推給更多其他公司。

  亞馬遜人力資源高級副總裁貝斯·加萊蒂(Beth Galetti)也是Haven的董事會成員。接近亞馬遜的消息人士說,她參与了Amazon Care的孵化,而這是由亞馬遜人力資源部門和機密實驗室Grand Challenge的項目合併而來。

  知情人士稱:「亞馬遜沒有人對Haven感到滿意,因為這其實是貝索斯在敲打內部團隊,認為內部團隊沒有做好成本控制。因此,Haven提出的所有想法一開始就沒有話語權。」

  消息稱,摩根大通也將繼續推進自主項目Aetna和Cigna的試點。該公司於2019年在俄亥俄州和亞利桑那州開始向員工推廣Haven的項目。這些項目取消了免賠額,而員工如果達到一定的健康目標還能獲得額外的補貼。

  第三家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也不擅長去推行統一的福利計劃。伯克希爾哈撒韋作為一個集團旗下有大約60家公司,在全球有超過36萬名員工。接近Haven的消息人士說:「在巴菲特的投資中,管理層保持著決策權。這也是巴菲特運營控股公司大獲成功的關鍵。巴菲特收購一家公司並不是為了徹底改變它們,因此除了提供一些選擇之外,他不會去做更多的事情。」

   潛力:依然存在

  目前,Haven的理念依然得到看好。太平洋健康商業集團CEO伊麗莎白·米切爾(Elizabeth Mitchell)表示,現在,實現Haven背後的目標比3年前更有意義。美國的醫療系統正在不斷整合,導致價格上漲,而新冠病毒疫情則給企業帶來了關於如何削減成本的更大壓力。

  她說:「Haven的高級管理層令我們非常鼓舞。」目前,太平洋健康商業集團正在孵化一家保密企業,其基礎是成員公司 沃爾瑪麥克森 和勞氏在8年前引入的概念。

  米切爾說,這家公司將為僱主尋找最優質的醫生,重點專註于專科和初級醫療服務。僱主將在認為最合適的時候參与其中,而太平洋健康商業集團將做好基礎工作,尋找最優質的服務,並確保服務的可拓展性。(維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