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顏強:為了改名而改名 中國足球就會好起來嗎?

顏強:為了改名而改名 中國足球就會好起來嗎?

  中國足球還在等待各傢俱樂部的改名決定,而隨著一個個「中性化」名稱的曝光,球迷的心臟也隨著一個個的官宣提到了嗓子眼。

  那麼,中性化名稱到底為誰而改?改了,中國足球就能好嗎?

  天津泰達將改名「津門虎」。

   中國足球帶著「原罪」?

  從中國足球所謂的職業化改革開始,俱樂部名稱就有了過度商業化的「原罪」——1992年紅山口會議,很長時間都被認為是新時代的開啟,是中國足球真正走向社會、走向市場的發端。

  但事情的真相如何,卻無從說起——故事的另一面是:「足球成績長期上不去,感覺專業足球隊負擔沉重,與其將就,不如交給社會,讓社會去運營……」這一段引語,來自一位熟稔中國足球幾十年變遷的業內資深前輩。

  只是這樣的釋放,都需要付出代價——接手這些專業運動隊的,都是當時對足球運動、對支持體育事業比較感興趣,也有一定社會責任感的企業,不論國企民企。

   可這些企業都有著明確的市場屬性,不可能將承擔一支專業體育運動隊,作為慈善事業對待——於是像中信國安、申花、建業、宏遠、全興、白雲山、太陽神、魯能之類的企業,順理成章地將企業或者產品名稱,和球隊名稱融合成了一體。

  這就是一切故事的開端。

  河南球迷前往中國足協抗議。

   職業聯賽還是企業聯賽?

  隨著一步步走下去,中國足球越來越市場化,但是對過度市場化,卻很少有相應的警惕和防範。

  甲A元年開始那段時間,這些運動隊只是改頭換面,就從類似某市體委足球運動隊,變成了「某足球俱樂部」——行業管理方是足協,可負責俱樂部成本和運營的,卻是企業出資方。

  從甲A到2004年改名中超,依舊是改頭換面、換湯不換藥,對聯賽屬性、俱樂部屬性和整個足球運動的社會屬性,沒人有耐心深入研究。

   於是從甲A所謂的職業化改革至今,中國足球的職業聯賽,一直都是企業聯賽。既然是企業聯賽,企業當然要將自己的權益使用到極致。

  2014年足球全面改革方案,對於中國足球此前20餘年的「偽職業」發展,有了清晰認知。因此才會有相應的適度市場化、商業化控制原則,然而這個行業早就成了脫韁野馬,擇路奔流。

  而要以商業化程度論,甲A和中超早就是世界上「最商業化」的聯賽。除了韓國K聯賽,你很難再找到另一個足球聯賽,能像甲A和中超這樣,堂而皇之地將俱樂部名稱輕鬆兌現——一個俱樂部最大資產,就是其名稱。

  這樣的底線如果放棄,再要往回找補,必定難上加難。

  這次更名風波中,只有申花「逃過一劫」。

   我們需要怎樣的足球聯賽?

  說回這次中性化名稱調整,也有法理不明、宣講不清的問題。

   在幾年前,其實就提起過中性化名稱的調整事宜,當時的討論曠日持久,如今卻又突然「時不我待」,沒有給更多球迷充分的心理建設和溝通空間。

  本來很好的一次正本清源,生生弄得國安、山東、河南球迷怨聲載道。滌清俱樂部名稱,目的是還給球迷一個大家都公認的俱樂部名稱,結果操作起來,反倒處處不是。

  日本J聯賽在2001年左右完成的工作,中國足球到現在還是一團亂麻,俱樂部名稱「原罪」未消,此時又讓不少球迷感覺新恨橫來。

  而從企業角度考慮,品牌追逐利益,本質使然,如今利益不再,放棄退出都合乎邏輯。

  這就牽扯到一個更高深的話題,我們到底該如何看待足球和我們的聯賽?

   是要一個更純凈明白的聯賽,能讓球迷和社會真正參与的聯賽?那麼放棄一些短期商業化利益,即便經歷陣痛,也在所難免。

   是要國家隊衝出亞洲、走向世界,聯賽也只是渠道?那麼改不改中性名,意義並不大。

   是要一個熱鬧娛樂、投資人還能掙錢的聯賽?那麼就交給一切不可控的市場。

  中性化名稱變更,並不是頂級難事,但將足球變成社會口碑良好、球迷擁戴的運動,才是中國足球的終極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