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劫后重生的蔚來汽車 如何證明真值「千億美元」?| 回望

劫后重生的蔚來汽車 如何證明真值「千億美元」?| 回望

   編者按:

   在互聯網人眼中,2020年堪稱「魔幻」。

   從年初熱議私域流量,到後來追逐直播賣貨,再到年底社區團購興起……

   從瑞幸咖啡造假,到TikTok出售風波、再到螞蟻事件上演……

   似乎很難找到一個精確的詞彙,去定義2020年的商業變革。

   站在當下回望,企業在狂奔突進的同時,隱憂漸顯。至此,新浪科技推出《回望》欄目,試圖梳理一年間的巨頭路徑及商業變遷。希望它們,可以拂去歲月里的不安,向著更加具有挑戰的2021年,前行!

  新浪科技 花子健

  2021年1月9日的晚上,在成都,著名音樂人汪峰帶著三首歌前來助陣NIO Day,其中有兩首歌——《勇敢的心》和《光明》,更適合描述現在的李斌。

  李斌和他請來的客人,包括一群 蔚來 的投資人,就坐在面向汪峰的第一排,唱到興起,他們也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高舉雙手搖晃起來。

  這兩首歌恰如好處描繪了當下的李斌以及他的心情。正如在一年前的NIO Day那樣,蔚來車主組成了一個樂團,把《2019年最慘的人》改編成歌曲,現場送給了李斌。李斌一邊聽一邊苦笑,真實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懂。

  「2020年是蔚來劫后重生的一年。」李斌在首款旗艦轎車ET 7的發布環節上以這句話為開場白。

  股價跌到一塊多,2019年下半年持續裁員,東拼西湊出來的EC 6。在2020年上半年,隨著融資的逐步進行,蔚來初步走出了陰霾。

   永遠在融資的蔚來

  2019年的12月,蔚來在深圳的NIO Day上發布了蔚來EC 6,此前一直有傳言的轎車並沒有出現。當時普遍言論認為,受困於資金鏈緊張,蔚來已經沒有能力再做出一款轎車。

  自成立以來,蔚來一直在虧損,尤其是2018年達到了虧損的頂峰——財報披露,全年虧損223.38億元,而在2018年,蔚來僅僅實現了一款車也就是蔚來ES 8的交付,同步在進行蔚來ES 6的研發。

  2018年蔚來上市募集的10億美元只是杯水車薪。越來越大的虧損,把蔚來拖入惡性循環——錢不夠了去融資,融資了再繼續燒錢,然而錢又不夠了。這也直接導致了蔚來在2019年把轎車項目延遲。

  2019年10月的世界智能網聯汽車大會上,蔚來聯合創始人、總裁秦力洪表示,蔚來「不一定過得很陽光明媚,但肯定死不了。」這幾乎成為蔚來管理層為2020打下的註腳。

  只不過轉機在2020年初就到來了。從2020年2月6日到3月5日的一個月內,蔚來先後發行三筆可轉債,募集4.35億美元。

  4月29日,蔚來宣布與合肥經濟技術開發區就蔚來中國總部入駐達成協議。根據投資協議,戰略投資者將向蔚來中國投資70億元。兩個月後,這筆戰略投資完成注資。期間,蔚來還完成一次總額約為5億美元的增發。

  一直到2020年底,蔚來還在另外兩次增發中募資17.3億美元和26.5億美元。蔚來財報顯示,截止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蔚來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僅為9.9億元。而到了截止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蔚來賬上現金增加185.66億元至195.56億元。

  以此計算,在2020年底,原來很缺錢的蔚來,在賬上可能躺著400億元左右的現金。至少目前,資金短缺,已經不是蔚來眼前最為緊迫的問題。

  緩解資金壓力之後,一度股價一塊多的蔚來,在2020年末收官之日,市值相比低谷翻了11倍,超越比亞迪成為中國市值最高的車企,而蔚來的交付量尚不足比亞迪的零頭。

   到底是Model Y還是BBA?

  解決了近憂,蔚來的遠慮在於,到底誰是蔚來的對手,以及誰會給蔚來帶來最大的威脅?

  這兩個問題之間可能答案是同一個,蔚來的對手給蔚來造成最大的威脅;也可能有不同的答案,蔚來的對手有很多,但最大的威脅卻來自另外一個。

  2021年1月1日, 特斯拉 在中國推出中國製造Model Y四驅長續航版和高性能版,售價分別為33.99萬元和36.99萬元。

  相比較之下,蔚來兩款相似車型EC 6和ES 6的起售價分別為36.8萬元和35.8萬元。這也意味著特斯拉第一次有一款車的價格,直接定在了蔚來的產品價格區間內。

  儘管包括李斌和秦力洪在內,在2021年不足半個月的時間里接受的所有採訪都表示,蔚來的對手不是特斯拉,新能源汽車也不是一場零和博弈的遊戲,新能源車企業反而應該抱團,把更多的燃油車主變成電動車主。

  ET 7發布的第二天,李斌連軸轉的參加了幾場採訪,當天的最後一場,問答結束之後,李斌用了大約3分鐘來談了自己的想法,「不要把我們和特斯拉比,我們是不一樣的企業。在歐洲,在美國很多都覺得我們是很高大上的東西。中國企業應該有一些原創的東西。」

  李斌認為,特斯拉是一個非常好的公司,很多地方都值得蔚來學習,對新能源汽車的普及推廣功不可沒,全世界給了特斯拉足夠的認可。但是蔚來不是特斯拉,兩者的基因和使命都不一樣。

  放在李斌身上,李斌做蔚來,也不是因為受到特斯拉的鼓舞才做的。「我想做蔚來的時候,特斯拉也沒有值多少錢,也就十幾億美元。」

  但不論如何解釋,很難讓外界改變蔚來也面臨來自特斯拉的壓力的固有印象。以至於,在中國製造Model Y宣布上市后,一度傳言蔚來的官網也崩潰了,因為EC 6/ES 6遭遇大量退訂。

  從「2019年最慘的人」,到一躍成為世界首富伊隆·馬斯克的對手,這種天差地別的待遇,只能說是李斌作為一個更受矚目的公眾人物的宿命。

  只不過,李斌依然堅持認為,蔚來的對手就是BBA(賓士、寶馬和奧迪)。從蔚來ES 8開始,蔚來就以BBA為對手,對標寶馬X5、奧迪Q7等車型,ES 6和EC 6則針對寶馬X 3、奧迪Q5和賓士GLC等系列。

  而最新發布的蔚來ET 7,李斌認為這款車型的最大對手就是寶馬的7系。甚至在蔚來車主社區內,秦力洪在回答車主提問時,就提到了寶馬7系。

  一位蔚來的產品經理告訴新浪科技,2021年對於蔚來,最大的困難就是Model Y,無論李斌和秦力洪對外如何表達,都很難改變大家的印象,這也是兩家車企第一次在同一價位上正面交鋒。

  到底是Model Y還是BBA,這個問題的答案會出現在蔚來2021年1月及第一季度交付量上。

   蔚來的未來——降價還是小車型

  從多位蔚來內部人士得知,在早期蔚來和其他車企最大的不同是,不要提成本控制,而是要體驗為王。如果要控製成本,就要犧牲一部分的用戶體驗。

  這也是蔚來的車價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當然蔚來從一開始就瞄準了家庭SUV這一藍海市場。但另外一方面的好處就是,蔚來的用戶價值要高於其他新造車品牌。

  秦力洪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表示,蔚來的車均落地價格已經居於40萬左右的水平,在售的三款車型中,價格最高的是ES 8簽名版,起售價為55.8萬元,最低ES 6運動版起售價為35.8萬元。最新發布的ET 7轎車起售價為44.8萬元。

  但對於蔚來來說,雖然擁有高附加值用戶群,但蔚來的交付量一直難以提升,雖然在2020年的交付量,比較2018年和2019年的總和都高。官方數據顯示,自2018年6月開始首次交付以來,到2020年12月31日,蔚來交付了75641輛車,其中在2020年的交付量為43728輛。

  在與合肥方面洽談融資的過程中,曾經有媒體披露蔚來融資的附加條件:蔚來中國預計2020年營收148億元,上市3款車型,2024年營收1200億元,上市6-8款車型,2020年至2025年總營收4200億元,總稅收78億元,2025年前在科創板上市。

  這就類似於「對賭協議」,但雙方聯合披露的合作內容上,這一部分附加條件已經被隱藏。雖然具體的數字已經無從考證,但毫無疑問蔚來的融資還是有條件的。對蔚來自身來說,想要從新造車中跑出來,提升銷量也是必然舉措。

  李斌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否認了蔚來遠期存在降價的可能性。李斌認為,這是蔚來和特斯拉的不同之一,後者是以成本為導向,隨著零部件成本的下降,車輛就會降價,但依然可以保持足夠的利潤率,那說明特斯拉的車價值就是那麼多。而蔚來有自己的基因,也有自己的路,不用走特斯拉(降價的)路。

  李斌告訴新浪科技,產業的確有規模經濟和價格遞減的效應,但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夠到那個程度。對於蔚來,可能一個月兩三千到五六千再到一萬輛,是有明顯的進步,但從一萬到兩萬輛,攤下來的話不管是供應鏈還是其他的成本都沒什麼區別了。甚至,量上去了,可能對於原材料的價格影響也會出現,比如鈷的價格因為需求上漲也會價格上漲,影響電池價格上漲。

  秦力洪用了一個更直接的類比,就是特斯拉要做的是電動車時代的福特,而蔚來要做的是電動車時代的BBA。ET 7發布會後,李斌在接受採訪時補充了一句,「現在福特在美國已經不賣轎車了。」

  但即使目前不降價,也不代表蔚來車在未來不會變得更便宜。

  在成都,李斌接受外媒採訪時談到了蔚來在未來的車型規劃計劃。他表示,蔚來很明顯還需要更小一點的轎車,但這款車推出時間並不確定,也不會更便宜,不排除在蔚來之外做一個新品牌來做小型車輛。

  但無論如何,蔚來的2020年依然是成功的,不僅徹底擺脫股價一塊多的慘狀,車輛交付也是節節攀升。2021年,蔚來也迎來了開門紅,發布ET 7之後的第一個交易日,蔚來的市值突破了千億美元。

  回過頭去看,力挽狂瀾的李斌,或許可以堪稱「2020年最佳CEO」。

  只不過,2021年蔚來面臨的是更大的挑戰。蔚來一位內部員工如此形容,蔚來沒有錢的時候做的很多決定都是正確的,有錢的時候反而不知道幹嘛了。在度過劫后重生的2020年後,蔚來需要證明自己是一家名副其實的千億美元市值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