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被傷害之後,為什麼總想要一個擁抱?

被傷害之後,為什麼總想要一個擁抱?

原標題:被傷害之後,為什麼總想要一個擁抱?

撰文/ 敬文曦 華東師範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碩士生

汪晨波 華東師範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副教授

運營/ 楊曉

在一個大雨瓢潑的夜晚,你與情侶大吵一架后,孤身一人走在街上。這時,沒有什麼比一個溫暖的擁抱更能治愈你。不用說話,只要一個肩膀就好。當你被朋友誤解了,被上司責罰了,受到了委屈沒人理解,你會發現,擁抱的力量是驚人的。另一方面,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會通過握手表達友好,通過擁抱表達親愛,通過撫摸表達關切等。身體接觸,往往能促進社會聯結與情感交流。

被社會排斥后,偏愛柔軟物品

現在請想象一個場景。你剛剛失戀了,感覺很難過,打算給自己買一個安撫玩偶。現在擺在你面前有兩個外觀一模一樣並且價格差異不大的玩偶,唯一的差別在於一個質感柔軟,另一個有點堅硬。那麼,你會選擇哪一個呢?

丁瑛和宮秀雙(2016)回答了這個問題,兩位研究者系統考察了社會排斥如何影響個體對不同觸感產品的偏好。結果發現,與社會接納相比,在經歷社會排斥之後,個體更偏好觸感柔軟的產品。這也是為什麼女孩子都需要柔軟的玩偶來陪伴自己度過低迷期,我想應該也沒有男生會拒絕觸感柔軟的抱枕。柔軟的觸感,給人一種類似於擁抱的感覺,能夠帶來接納,從而緩和原先的社會排斥。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情侶吵架后,牽手挽救愛情

在一項基於近紅外光譜成像(fNIRS)超掃描技術的研究中,研究者讓每對情侶或異性朋友完成手拉手或者口語交流任務,同時測量了每組兩名被試的腦功能活動。結果發現,情侶在手拉手時腦功能活動更加同步,其同步水平顯著高於口語交流時的同步水平。這些結果表明,傳遞模糊信息的觸覺交流可能更適合親密關係內的交流。所以,和另一半吵架后,也不要忘記牽他(她)的手。

短暫身體接觸,促進消費行為

為什麼「櫃姐」給你推薦化妝品你不心動,可幫你化了妝(產生身體接觸)之後,你就要買了?一方面,當然是你更清楚了化妝后能帶來產品的真實效果體驗;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櫃員與你通過近距離接觸,建立了一種親密感。這也是為什麼買衣服的時候,導購經常幫我們理一理衣領,收一收腰帶,而不是在一旁看我們試著一件又一件。

微妙的身體接觸對決策和接受風險的意願有著很強的影響。Levav和Argo(2010)考察了觸覺與經濟風險尋求的關係,發現短短一秒鐘的身體接觸(輕拍背部)就能增加人們的安全感,從而導致消費者增加冒險行為。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擁抱的治愈力量,來自童年印象

擁抱之所以有強大的治愈力量,是因為身體接觸會讓人感知到安全感,有助於建立依戀關係。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哈洛的恆河猴實驗就發現,幼猴更喜歡依偎在能提供安全感的絨布猴媽身上,而不是能夠提供食物的鐵絲猴媽。

不僅是恆河猴,人類嬰兒也如此。兒童需要無條件積極關注,需要建立起對外界環境的信任感。母親給予更多的擁抱和親吻,孩子就會感受到更多安全感,從而更加勇敢和安心地探索外部世界。當然,身體接觸不僅是母親和嬰兒之間聯繫的基石,也是家人之間維繫感情的良好方式。

擁抱,激發了我們的觸覺體驗

當我們被擁抱時,我們的觸覺起了反應。低等動物,往往用觸覺來探查這個世界,找尋安全感。人類作為高等動物,依然保有這種來自原始記憶的魔力。實際上,作為人類的五種基本感覺(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之一,觸覺發展得最早,衰退得最晚。如果說人類有五個孩子,其中,觸覺是陪伴我們最長久的一個,但可能是最不受寵的一個。

觸覺就是這樣,重要但低調地存在,安安靜靜發揮作用。或許我們可以給並不起眼的觸覺多一點關注,有意識增加觸覺性接觸,嘗試一些觸覺訓練,用心感知觸覺的存在。觸覺的力量,超乎你想象!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現在,再次回到開始的場景。當你被拒絕了,被孤立了,或是不被理解,你感受到的社會聯結在瓦解。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給你一個擁抱,或給你一個忠實的肩膀,一切無需用言語表達。

因為,身體一接觸,社會聯結便產生了。

參考文獻

丁瑛, 宮秀雙. (2016). 社會排斥對產品觸覺信息偏好的影響及其作用機制. 心理學報, 48(10), 1302–1313.

Levav, J., & Argo, J. J. (2010). Physical contact and financial risk taking.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6), 804–810.

Long, Y., Zheng, L., Zhao, H., Zhou, S., Zhai, Y., & Lu, C. (2020). Interpersonal neural synchronization during interpersonal touch underlies affiliative pair bonding between romantic couples. Cerebral Cortex,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