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投資者應拋棄急於「消費牛市」的心態,學會行穩致遠

投資者應拋棄急於「消費牛市」的心態,學會行穩致遠

原標題:投資者應拋棄急於「消費牛市」的心態,學會行穩致遠

2021年開始以來的十幾天里,A股分化異常明顯,比此前所謂的「二八格局」更為極致,新能源、白酒、軍工板塊等獲得資金支持,而其他大部分股票出現了普跌,市場認為這是機構資金抱團買入大市值行業龍頭股造成的現象。

過去幾年,國外投資者持續加倉A股消費龍頭企業的股票,因為這些公司具有業績支撐並能穩定增長,這種投資理念影響了中國機構投資者,以茅台為代表的白酒、醬油、食用油、瓶裝水等消費類龍頭在最近一年多的時間里被持續做多。1月12日,貴州茅台股價創下2160.90元的歷史紀錄,市值高達2.71萬億。

另一方面,美國股市屢創新高,資金大規模流入FAAMNG和特斯拉等公司,中國科技公司股票大多在境外上市,但境內也有一些新能源汽車以及產業鏈上市公司。在過去一年,特斯拉股價全年漲幅高達820%,中國新能源汽車概念股如蔚來、小鵬、比亞迪等也隨之大漲,以動力電池為主營業務的寧德時代也屢創新高。此外,國內一些硬體科技公司也在科技自立自強以及產業擴張的大背景下受到資金追逐。

中國資本市場處於從遊資散戶主導轉向以機構投資者為主導的階段,在轉型過程中,機構投資者自然會遵從價值投資理念,選擇具有穩定成長性的龍頭股,此前稱之為「白馬股」,但機構投資者因業績因素而有做波段的衝動。但是,目前在流動性較為寬裕且基金規模越來越大,境外資金持續流入的情況下,做波段很容易丟失籌碼,就出現了機構「惜售」的抱團現象,使得股票流動性降低,很容易被少數增量資金所推高。因此,抱團也可能是被動現象。

毫無疑問,中國股市受到美國股市影響。2008年次貸危機以來,美國經濟雖然長期疲弱,但在寬鬆貨幣環境下,美股三大指數屢創新高,持續了十年牛市,其中尤以FAAMNG為代表的大型科技公司的股票漲幅巨大,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的個人持股市值目前甚至超過了希臘全國的GDP。目前,中國投資者也想要打造自己的龍頭股,並出現了持續上漲現象。境外投資者也持續增持中國龍頭股。

美國十年牛市是由雙重因素推動,一是長期的量化寬鬆政策帶來的流動性支持,當美聯儲試圖退出政策而採取加息措施后,股市出現大跌,從而抑制住了美聯儲加息進程,甚至在疫情前就開始了降息,去年為應對疫情衝擊制定更為激進的救市政策,繼續延長了牛市的生命;其二,具有全球壟斷地位的大型科技公司收益不斷增長支持了投資者的泡沫化投資。

但是,目前這雙重因素遇到挑戰。首先,美國民主黨控制了國會和行政權力后,市場預計,美國當選總統拜登會採取大規模刺激基建的方式恢復經濟,可能會提升通脹水平,從而導致利率上升,而低利率是美國十年牛市的基礎。新年以來,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出現快速上行,突破1%后已經到了1.162%的水平,美元指數也創下近四個月最大漲幅,站穩90關口上方,這種過快的上漲重創了美國股市,美國利率波動對股市的影響是極其直接和敏感的。其次,美國大型科技公司紛紛封殺美國總統的做法讓歐洲等國家感覺到寒意,這些公司全球壟斷的地位可能會受到各國加強監管與反壟斷的威脅,從而影響其超額壟斷收益。

中國龍頭股可能會受到美國股市的趨勢性影響,此外,根據東吳證券的統計,近期市場上漲階段(2020/12/11-2021/01/08),新能源、白酒、軍工板塊融資買入額占成交額比重分別為11.61%、9.24%、10.94%,超過同期全A同口徑數據8.32%。這意味著槓桿資金在龍頭股大漲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因為抱團現象給槓桿資金帶來一種安全的幻覺。如果趨勢發生反轉,可能對市場影響很大。

不管是遊資散戶,還是機構投資者,中國資本市場長期以來總是在脈衝式的短暫牛市后迎來大跌,表現出投資者急於「消費牛市」的心態,而不注重交易節奏和市場的穩定運行。雖然A股可能受到外資持續流入、基金業發展等流動性支持以及中國經濟的高增長率支撐而走出獨立上行的行情,但投資者不應急於在短期內過度透支市場,應該學會行穩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