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小紅花》票房超10億 出品方橫店影視股價緣何跌跌不休?

《小紅花》票房超10億 出品方橫店影視股價緣何跌跌不休?

原標題:《小紅花》票房超10億 出品方橫店影視股價緣何跌跌不休?

當《送你一朵小紅花》(下稱《小紅花》)總票房持續上揚時,橫店影視股價卻走出一條陡峭下劃線,乃至引來上交所問詢函。1月初,橫店影視剛完成了對橫店影業100%股權轉讓的工商變更登記,橫店影業為《小紅花》出品方。

事實上,橫店影視股價並非沒有吃到《小紅花》票房紅利。在2020年12月31日,橫店影視報收18.85元/股,漲幅達到9.98%,1月4日,股價漲至19.98元/股。但漲幅僅僅止於兩個交易日。1月4日後,橫店影視進入暴跌區間,並在1月5日起連續三個交易日內,收盤價格跌幅偏離值累計超過 20%。1月12日,橫店影視報收15.00元/股,跌幅2.41%。

國家電影專資辦數據顯示,1月1日拿下2.57億票房后,《小紅花》日票房直線下挫,到1月4日,日票房僅為4307.7萬元,此後在1月10日迎來回暖,5961.1萬票房,雖然《小紅花》維持票房日冠軍多日,但均在5000萬內徘徊。截至1月12日發稿前(20:45),《小紅花》累計票房10.76億元,依舊為當日票冠。

《小紅花》講述的是抗癌故事,由韓延執導,易烊千璽、劉浩存主演,朱媛媛、高亞麟、夏雨、岳雲鵬等演員參与其中,豆瓣評分7.5。據燈塔數據,截至1月12日20:45,該片已拿下3.88億片方分賬,鑒於劇情片類型,製片成本不高,這是個回報相當不錯的項目。

但資本依舊向橫店影視,投出不信任票。

收購

橫店影視股價暴跌,要回歸兩條線,公司本身與行業基本面。

從公司本身來說,在渠道端影院,橫店影視無疑是巨頭,但在製片端,很難說得上有競爭力。

此前公告顯示,橫店影視以現金方式收購橫店控股持有的橫店影視製作100%股權及橫店影業100%股權,收購價格分別為2054.37萬元、1.017億元,共計1.22億元。橫店控股為橫店影視控股股東。

從中聯國際發布的資產評估報告來看,這個價格相當合算。截至2020年8月31日,橫店影業資產總額3.89億元,凈資產9292.74萬元,最終評估值為1.017億元,並最終以該價格交易。

但從實際業務來說,橫店影業拓展有限。雖然其近年出品項目包括《紅海行動》《我和我的祖國》《少年的你》等熱門影片,但均為份額有限的聯合出品方。

此外,橫店影業雖為《小紅花》第一出品方,但其主創團隊與橫店影業並無公開綁定關係。韓延上部作品《滾蛋吧!腫瘤君》,在2015年拿下5.1億元票房,該片第一出品方為萬達影視。作為《小紅花》的流量來源,易烊千璽與橫店影視更是距離遙遠。

評估報告還顯示,橫店影業存貨賬麵價值為2767.10萬元,計提存貨跌價準備992.83萬元,存貨賬面凈值1774.27萬元,包含原材料及庫存商品。原材料為企業購買的劇本5項,其中四項已確定不再進行拍攝,剩餘一項需修改劇本后才能進行拍攝;庫存商品主要為上映的影片9部及未上映的影片1部。這意味著,該公司片單有限,與華誼兄弟、光線、博納等傳統影業巨頭形成鮮明對比。

橫店影視最大優勢,在於其影院規模。1月8日的公告顯示,其已開業直營影院369家,2326塊銀幕,累計票房3.02億元,市場佔有率3.99%,實現觀影人次970.11萬;共擁有加盟影院82家,473塊銀幕,累計票房4779.84萬元,實現觀影人次156.29萬。

渠道優勢能夠成為其在頭部項目中的談判砝碼,萬達電影就在做類似布局。但就算規模、話語權遠大於橫店電影的萬達電影,受多重因素影響,也在這一模式中艱難掙扎。2020年三季報顯示,萬達電影營收12.41億元,同比下滑69.20%;凈虧損4.49億元,同比下滑247.01%。同期,橫店影視營收3.99億元,凈虧損3.68億元。1月12日,萬達電影報收19.15元,跌幅0.88%。

沽空

萬達電影董事長曾茂軍在去年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承,單純影院建設,頂點已至。萬達電影重心,將放在管理輸出與內容上。「現在已經接近150億(600多家電影院,全國規模第一),如果再做三四年,意味著在電影院行業投資要超過200億。更大擴展只能靠管理輸出。萬達最核心優勢在於管理能力。內容與渠道,都是重點,近期對內容會關注稍多。」他說。

萬達電影的邏輯,解釋了橫店影視為何布局上游。但也正因為更大體量的萬達尚且艱難,受擠壓的橫店能夠走到哪一步,市場不禁懷疑。

實際上,不惟橫店影視,整個電影市場都在遭遇資本沽空。

以第一家A股上市影業公司華誼兄弟為例,1月12日,報收3.93元,總市值109.22億元,極盛時,其市值超800億。此刻,華誼出品的《溫暖的抱抱》正在上映期,且票房突破6.94億元,片方分賬已超2.50億,這是部中小成本喜劇片,利潤應該不低。但對華誼兄弟股價提振有限。同天,光線傳媒報收12.73元,跌幅1.62%,也在年度周期內低點。

整個市場都在沽空電影公司,與當下營收已經相對脫節,問題正出在這裏。「電影公司項目制營收起伏過大,疫情、政策及渠道變化,又放大了這一點。現在市場,已經不敢碰電影。關鍵是找到長鏈出路。」有頭部電影公司創始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另有國有上市電影公司高管,亦對此表示無奈,「沒有頭緒,我們在等政策。」

回到橫店影視,當頭部電影公司都處在煎熬期,其發力電影製片業務,很難說就能走下去。且橫店影視並未找到市場需要的那個長鏈故事。

此外,影院業務,本身也越加艱難,「過剩」信號明顯。「影院的增量在於提升服務水平,更像社區流量中心,但本身想象力有限。」另有影院上市公司高管表示。多家影投負責人也稱,影院經營艱難,賣掉更難。

在影院端市場壓力下,橫店影視選擇走向另一個紅海,製片端。雙重擠壓下,這家公司能夠找到出路嗎?至少當下,壓力不小。

(作者:賀泓源 編輯:張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