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2021年有望實現經濟高增長、物價低增長的較好狀態

2021年有望實現經濟高增長、物價低增長的較好狀態

原標題:2021年有望實現經濟高增長、物價低增長的較好狀態

劉學智(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2020年受到疫情的影響,經濟增長出現V字形走勢。隨著逆周期政策力度顯著加大,二季度以來經濟逐漸恢復,全年實現正增長,引領全球經濟復甦。在經濟恢復的過程中,各類價格出現波動,有的上漲、有的下跌。對於未來物價走勢,市場上出現兩類截然不同的觀點和擔憂。

一種觀點認為存在通縮風險。疫情導致需求減弱,從近半年經濟恢復過程來看,存在需求復甦滯後於生產的情況,需求不足可能引起通縮。2020年11月份 CPI和PPI都出現負增長,進一步加強了市場對經濟陷入通縮的擔憂。

另一種觀點認為存在通脹甚至滯脹風險。為了應對疫情衝擊,2020年宏觀政策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釋放的流動性可能在未來顯著抬升物價水平,進而出現通脹壓力。如果經濟增長難以加快,刺激政策帶來的結果僅表現為物價上漲,那麼就會出現滯脹風險。疫情之後股市大漲,近幾個月資源類、能源類初級產品價格較大幅度上漲,進一步加強了這類觀點的擔憂。

初略來看,似乎這兩種截然矛盾的觀點都有合理的邏輯。不同的擔憂十分必要,居安思危才能行穩致遠,有風險意識才能更好地防控風險。面對潛在的風險,只要合理運用宏觀調控政策,物價有望保持溫和增長態勢,不會出現明顯的通縮或者滯脹。

2020年物價運行整體保持溫和狀態

2020年CPI平均漲幅為2.5%,比2019年下降0.4個百分點,低於3.5%的年度物價調控目標上限,整體漲勢溫和,並未出現通縮或者通脹風險。CPI全年走勢前高后低,高點在1月份達到5.4%,低點在11月份為-0.5%。CPI的波動主要受到豬肉價格的影響。前期非洲豬瘟疫情導致生豬存欄量減少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物資運輸,一季度豬肉價格大幅走高,同比漲幅高點曾達到135%,顯著抬升了CPI。二季度之後豬肉生產供給逐漸提升,豬肉價格也隨之下降,四季度同比平均降到-5.5%,同比漲幅跌到負值對CPI形成下拉影響。

剔除食品和能源以外的核心CPI波動較小,全年平均為0.8%,呈溫和上漲態勢。全年走勢逐漸下降,年初漲幅在1.5%,年末降到了0.4%。核心CPI的逐漸走低反映出疫情對需求的影響,但並未出現通縮。雖然2020年11月份CPI和PPI都出現負增長,但是12月份CPI和PPI雙雙回升,其中CPI恢復到正增長,表明當前並不存在明顯的通縮狀況。受食品價格波動的影響,即便未來幾個月CPI出現階段性負增長,也不能證明通縮的出現。考慮到經濟增速逐漸加快,就業狀況持續改善,核心CPI有望保持增長狀態,PPI也將逐漸回升到正增長。

2021年整體物價水平將較為溫和

2021年將是對經濟增長補坑過程,供給和需求都將顯著回升,經濟增速也會顯著加快。在經濟恢復過程中,消費和製造業投資有望成為填坑的主要驅動力。

經濟增長的加快不需要逆周期政策刺激,宏觀政策更多的是回歸正常化、常態化。隨著逆周期政策的逐漸退潮,不存在顯著抬升物價的流動性基礎,2021年整體物價水平將較為溫和。

2021年CPI可能低於2020年,全年走勢或將前低后高。經過測算,2021年全年CPI翹尾因素平均為-0.1%,低點在一季度,1-3月份分別為-1.2%、-2%、-0.8%。2021年CPI翹尾因素比2020年大幅下降2.3個百分點,不存在抬升物價的基礎。當前豬肉供應已經大幅增加,2021年也不存在豬肉價格飆升拉高CPI的基礎。受翹尾因素的影響,以及整體需求仍然偏弱,2021年一季度CPI同比漲幅可能降為負值。隨著需求逐漸恢復,二季度之後CPI同比漲幅有望逐漸回正,核心CPI也將隨之逐漸上升。

2021年PPI將止跌回升,一季度就可能回升到正增長。全球經濟處於疫后恢復階段,內外需求逐漸改善,大宗商品價格已經上漲,帶來PPI輸入性上漲動力。國內經濟復甦態勢明確,工業生產回暖帶動生產資料價格上升。經過測算,2021年PPI翹尾因素平均為1.4%,低點在1月份的-0.4%,2月份之後就回到正值。在新漲價因素和翹尾因素雙重上升的帶動下,預計2021年一季度PPI同比將回升到正增長,近一年半的工業通縮有望結束。

關注部分生產類和資產類價格結構性上漲風險

雖然在經濟恢復的過程中不會出現典型的通脹風險,但需要注意結構性價格上漲壓力,突出表現在部分生產資料領域和部分資產類價格。

在生產資料方面,隨著工業生產的加快,生產者購進價格指數已經連續7個月環比上漲,並且上漲的產品種類增多、漲幅加大。2020年12月份環比上漲了1.5%,漲幅擴大0.8個百分點。9大類生產價格指數全部上升。隨著原油、煤炭等能源類初級產品以及黑色、有色等資源類初級產品的價格上升,2021年部分生產資料價格和工業產品價格可能進一步顯著上升,需要引起關注。

在資產類價格方面,部分權益類投資產品價格短期過快上漲帶來回調風險,以及房價上漲壓力仍然存在。其中,重點要控制房價上漲和放貸上漲壓力。截至2020年三季度,全國個人購房貸款餘額達到了33.6萬億元,居民部門槓桿率已經上升到61.4%,其中大部分是住房按揭貸款帶來的槓桿上升。住房按揭貸款的期限短則10年、長則30年,不但對當前消費增長形成擠出效應,而且將透支未來中長期消費能力,進而影響到經濟結構轉型發展。因此,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強調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並舉,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