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新生錯過註冊被退學?黃河科技學院:可向上級申請恢復其學籍

新生錯過註冊被退學?黃河科技學院:可向上級申請恢復其學籍

原標題:新生錯過註冊被退學?黃河科技學院:可向上級申請恢復其學籍

「只要能上學,我願意做任何事情,這兩年吃過的苦也無所謂了。」近日,來自河南的王琪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反映,稱自己于兩年前被河南省民辦高校黃河科技學院錄取。但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錯過了新生學籍註冊,失去了讀書的機會。兩年來,她一直在和學校交涉,希望學校可以為其恢復學生身份,早日完成學業。

王琪的輔導員王松告訴澎湃新聞記者,2018年入學后,王琪一直未主動提交相關材料辦理學籍註冊手續,學校幾經催促均未果,直到錯過了學籍註冊的最後期限。

11月24日,黃河科技學院黨委宣傳部部長王軍勝對澎湃新聞表示,如果王琪有繼續讀書的意願,學校可以向上級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申請為其恢復學籍。

新生錯過學籍註冊

2018年,王琪被錄取為黃河科技學院普通專升本法學專業的學生。王琪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入學前她就辦理了8000元生源地助學貸款。審批通過後,她于報到當日將貸款回執單交給了學校。

「報到當天因為交不起剩餘的學費,學院就沒讓我去辦學籍註冊。」王琪表示,雖然學籍沒有註冊,但學校還是為她辦理了學生證並安排了宿舍。

王琪的學生證複印件 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王琪的學生證複印件 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

對此,王琪的輔導員王松解釋,這是學校出於關懷困難學生的安排。

由於家庭經濟困難,無力承擔剩餘9000元的學費,王琪向學院提出,請假兩個月打工賺學費。

王松表示,開學后,學校曾多次通知學生登錄學信網核查自己的學籍註冊情況,但校方一直未收到王琪的反饋,他本人也多次聯繫王琪未果。

錄取通知書錄取通知書

但王琪卻表示,在學籍註冊截止日期前,輔導員和學院從未就學籍未註冊一事主動聯繫過她。直到11月8日,王琪在申請助學金時,才被輔導員告知學籍未註冊無法申請,但那個時候已經過了學籍註冊的截止時間。

「學院的領導和老師一直覺得我是能交得起學費的,但我們家庭確實有困難。」王琪認為,學校沒為自己註冊學籍就是因為其無力按期支付學費。

王琪的生源地助學貸款合同王琪的生源地助學貸款合同

但校方卻不認可王琪的說法。黃河科技學院黨委宣傳部部長王軍勝告訴澎湃新聞,如果學生無力支付學費,可以申請緩交的。「一個學校那麼大,每年都會有學生因為經濟原因提出緩交學費,我們核查清楚后也都是批准的。」

多次維權均未果

王琪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得知自己錯過學籍註冊時間后,她多次找學校交涉,希望為其補辦學籍註冊,但都被校方拒絕。

而在她錯過學籍註冊時間后,學院還派了三名老師去了她家。

「在村委會的幫助下,學院的三位老師見到了王琪的家長,就相關情況進行了深入溝通,家長表示理解,並在學籍情況告知書上簽字。」對此,黃河科技學院在給澎湃新聞的書面說明中表示,此舉是因為未聯繫上王琪及其監護人的不得已之舉。

但王琪卻認為,當時簽字的是自己的姑姑,並非自己的監護人,是不具備法律效應的。「就是讓姑姑簽同意我退學的材料嘛,我學籍沒有註冊上最後只能退學了。」

為了給自己討個說法,王琪在去年曾三次向法院起訴黃河科技學院。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澎湃新聞記者也找到了該事件的3份司法文書。2019年1月4日,王琪首次以行政訴訟的方式起訴學校,鄭州市中原區人民法院認為,黃河科技學院是民辦非企業單位,既非行政機關,亦非事業單位的高等學校,其作為行政訴訟被告主體不適格,法院駁回了王琪的起訴。

行政訴訟失敗后,王琪又提起了民事訴訟,鄭州市二七區人民法院在2019年7月17日駁回了王琪的起訴。法院在裁決書中寫道,本案中,被告系經教育行政部門批准的民辦高校,具有頒發普通高等教育本科或專科學歷證書資格。依照相關法律規定,高等學校對受教育者有進行學籍管理、獎勵或處分的權力,學籍管理是學校依法對受教育者實施的一項特殊的行政管理。原告要求被告為其辦理學籍登記,不屬於民事案件受理範圍。

對這一裁決結果,王琪不服,又上訴至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鄭州中院同樣以學籍管理是學校依法對受教育者實施的一項特殊的行政管理,不屬於民事案件受理範圍為由駁回了王琪的上訴。

王琪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自己是河南溫縣人,單親家庭出身的她一直都是自己打工籌集學費的。輟學兩年來,自己做過網吧網管、順豐搬運工等工作,都是靠打零工維持生活。但她一直沒放棄為自己爭取學籍一事。「我就是為了能有一個本科文憑,村裡人都笑話我年齡大了,還去念書,念出來又能幹什麼。家裡沒錢,我就自己賺。」

黃河科技學院黨委宣傳部部長王軍勝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王琪的事情發生后,學校也與其進行了多次溝通,但王琪始終不配合,校方希望能和她坐下來好好談談。「因為逾期未註冊,王琪的學籍已被註銷。我和校長、書記也彙報了,如果她願意繼續讀書,學校可以向省教育廳遞交申請,儘力創造條件讓她完成學業。」

澎湃新聞記者也將學校的意見轉達給了王琪,她表示願意嘗試溝通。「只要讓我恢復學籍,我願意積極配合學校工作,雖然我現在生活壓力真的很大,但是我一直抱有希望,不想放棄。」

(應受訪者要求,王琪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