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馮侖:張謇的光輝

馮侖:張謇的光輝

  馮侖:張謇的光輝

封面圖| 張謇

  今天推送一篇『舊文』。2014 年 3 月,馮叔在『萬科公開講壇北京站:探尋中國近代公益事業的起源』活動中做過一場關於張謇的演講。把這篇演講內容分享給大家。

  演講 | 馮侖(微信公眾號:馮侖風馬牛)

  『社會主義』一詞從哪裡來

  我們來探討一下『現代公益』這樣一個觀念在中國的產生。就我有限的學識來看,我覺得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感受近代以來公益對我們的影響。一個是觀念方面,一個是實際的操作方面。

  觀念方面,實際上是由一些思想家,甚至是一些革命家帶過來的。可能很少有人會去想『社會主義』這個詞是怎麼樣傳過來的。實際上,這個詞最早是由兩個方向進到中國的。一個方向,是中國駐歐洲的一個大使在給皇帝的奏摺里,寫了一句話,『系平黨所為』。這句話里的『平』,就是指公平。他認為,當時的歐洲,有一群人在追求所有人公平。他不知道該怎樣講,就這麼創造性地進行了意譯。這是我們中國人最初知道社會主義這個概念。當然,那個時候沒有『社會主義』這個詞,但我們知道了它的內容。

  另一個方向,是日本有一些人翻譯歐洲的社會主義,包括馬克思主義的著作。中國在日本的留學生也想把這些思想介紹到中國。他們從中國的傳統文獻中找詞,找到了『社』和『會』,『社』和『會』都有『眾人』的意思。魯迅有一篇小說叫做《社戲》,我們也知道,有個詞叫『社火』,這裏的『社』,都是講一群人。

  嚴復有一本書,叫《群己權界論》,就是講一群人和一個人是不一樣的。

  嚴復與《群己權界論》

  這個時候,在中國的思想界,這些留學生就逐步地把這種關於多數人,而且是以公平為訴求,以公共利益為訴求的思想,逐步地翻譯為『社會主義』。

  也就是說,我們最先知道出現了一種思想,把個人和公共利益加以區分,並且把強調公平和公眾利益作為最高訴求。這樣一種想法是近代中國關於社會主義的最初的一個想法。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就開始不只有個人,而且有群有己,有公共利益,也有個人利益,我們開始關注個人之外的公共利益。這是思想觀念方面。當然這個思想後來又經過了很多變化,一直到今天,大家都了解。

  放棄學而優則仕

  狀元張謇成為職業經理人

  大家知道,在辛亥革命之前,清末有洋務運動,還有戊戌變法,有一個特別開放的時期。在這樣一個開放的時期,出現了一些現代的,跟今天我們講的社會企業家有些類似的企業家。

  當時的民營企業實際上也分為兩種,一種是官督商辦的,還有一種是商人自辦的。前一種相當於是戴紅帽子的,像張之洞這些人代表政府辦的一些企業,民間也參與,有些合股。後一種是純民營的,比如張謇辦的大生紗廠,就是一個純民營的企業。

  大生紗廠車間

  張謇在當時這個情況下,做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其中有兩件事,今天看來,都是非常有現代意義的。

  第一件,他成立了第一個股份公司。他不是老闆,這很有意思。我們知道,張謇是翁同龢的學生,是清朝末期的一個狀元。他放棄了由狀元入仕的機會,沒有走學而優則仕的路子,而是在新學和開放的潮流的影響下,回到了老家南通,去創辦第一個股份公司。他認為國家富強在於民間,民富才能國強。

  大生紗廠創辦初期社會集資發行的股票及存根

  張謇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經理人。而且他能夠在當時的條件下把這個企業辦得非常好,最後成為紡織行業的龍頭,特別是棉紗,在中國賣到了最好。

  第二件事,是他在做企業的過程中,還做了一個巨大的貢獻,把公司的盈餘以及他個人的收入捐出來,去做公益。而且,他概念里的公益,和我們現在講的公益比較像,已經不是傳統中講的那種道德的概念了。

  公益與慈善辨析

  公益和慈善是不同的。幾千年來,我們一直有一個道德上的慈善概念,為富要仁,要義利並舉。如果你有餘力,應該修橋補路,救濟窮人,造福鄉梓。這個美德一直都有,這種道德上的訴求也一直都有。但是,張謇做的事情不是這個層次的,他做的是公益。所謂公益,是對所有人,不論窮人、富人,都有幫助。比如,今天我們講的環保。

  張謇在當時做的公益主要有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修海灘,然後改造鹽鹼地,使當地的生態環境有所改善,使一些廢棄資源能夠得到重新利用,並造福所有人。

  第二件事情是辦學校。他籌集資金辦了一所學校,南通師範學校。當時,他在公司管理層和股東層面募集了一部分錢。這是一個私募,就是在吃飯的時候跟大家講,我帶頭,我把我五年的薪資都捐出來,你們能不能也捐。就這樣,大家湊了 10 萬兩銀子,辦了一個師範學校,這是公益。

  除了南通師範,張謇還辦了多所學校

  第三件事情特別有意思,叫自治。他當時講,要把南通變成一個現代化的城鎮。為了這個目標,他募集了很多錢,然後推動城鎮的公共建設,修築公路,興辦文化設施,比如博物館、劇場等等。他募集的方式籌錢,然後用於社會的公共事業。

  張謇建立的國內第一座博物館:南通博物苑

  超級CEO 兼公益大師張謇

  張謇對公益和我們傳統中的慈善之間的不同有清晰的認識,他把企業利益和公益這兩件事也分得非常清楚。

  有一個事能很好地說明這樣一點。因為他和翁同龢的關係,他跟光緒、跟改良派有很多交往,所以他也操心改革的事,不時地往北京跑。有一次,他在北京待了兩個月,回去之後,他的 CEO 劉夢澤非常高興地告訴他,在上海做了一單大生意,不僅把存貨賣掉,在賣掉存貨之後,又倒騰了一批貨,從別的地方買了一些便宜的紗,也賣掉了。這筆生意大賺,一共賺了 150 萬兩銀子。

  但是,這個賺銀子的本錢,其實是挪用了公益資金。這個公益資金是地方自治的募款。因為大家非常信任張謇,就把這個公益資金放在大生紗廠賬上,由他代管。在他去北京期間,他的 CEO 就拿著這個公益資金去倒騰、賺錢去了,還跟他報功。

  張謇時代的南通

  CEO 還希望把這些錢用來擴大再生產。作為經理人,當然會覺得,賺到錢了就行。『即使挪用,挪完了我還給利息,反正也回本了,錢也安全了。』甚至會覺得,這 150 萬兩的利潤,應該把一部分用來分紅,一部分發獎金,其它的就全部用來投入到大生紗廠的再建設當中。

  張謇聽完以後拍案而起,斷然否決了這個建議,而且非常嚴肅地批評了他。兩個人都快翻臉了。大家也都說,『賺錢了,難道還有錯嗎?用了別人錢,給了利息,這難道有錯嗎?』

  張謇說,我們拿到大家的錢,去做地方自治(也就是那些公益事業),這是一個公共的錢。如果這個錢因為是我們管,我們便拿來生利,以後就沒有人能相信我們。如果沒有人相信我們,商業上再成功,也都是一種失敗。所以賺的這些錢,都應該回歸到公益的資金裏面,用來做自治建設。

  他的這個決定,讓大家非常糾結。他的朋友、朋友的家人,以及他們一起創業的合作夥伴,甚至他哥哥,全都跟他作對。而且,大家還在茶樓里喝茶,全部統一意見以後,晚上集體到他家去,打算說服他。

  他就把剛才這番道理反覆地講:公共的錢只能做公共的事,絕不能和私人的商業利益混在一起。而且只有誠信,取信於所有的捐款人,這個自治,也就是公益的事情才能發展。同時,大生也才能夠有自己前途。

  他反覆地做工作。大家雖然還有些不太高興,但因為他是老大,也就接受了他的觀點。然後,這筆錢就全部回到公共利益上來。

  這個故事給我特別大的啟示。在差不多 100 年前的時候,我們的民營企業家、一個股份公司的一個董事長,居然能有這樣的判斷,做出這樣的決定。這是非常了不起的。

  張謇銅像

  伴隨著中國向外部世界(包括東洋、南洋、西洋)開放的過程,我們在思想觀念方面開始注重眾人的利益。區別於個人、一己的私利,我們開始關注大家的事務。思想界以外,在商界,在民營企業家身上,我們看到了一些非常理性,而且非常有作為,非常成功的民營企業家。最初是張謇和他的同道,稍後一點,民國時代的盧作孚等人,也是和他類似的,非常了不起的民營企業家。

  一直到今天。改革開放以來,民營企業家們越來越多地參與到公益事業當中,也就是脫出傳統的道德層面的慈善,而轉入到有現代的公益理念、現代的治理的對公共事務的關注上來。而這樣一種精神,我們回首看去,100 年就已經在踐行了。

  公共的利益遠遠大於個人一己的私利,這樣一種觀念,這樣一種追求,對於今天所有的企業家來說,仍然是一種彌足珍貴的道德,也是一種責任。

  位於江蘇常樂鎮的張謇紀念館

  我看到張謇的這些故事之後,非常之感動。我也把講述他的書介紹給王石看,然後給很多企業家看。

  我想,我們在前人身上找到了光輝,我們才能有今天的自信,才能走向更遠的未來,去迎接更美好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