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果麥文化實控人路金波已多次對賭失敗,背靠「過氣」網紅前景堪憂

果麥文化實控人路金波已多次對賭失敗,背靠「過氣」網紅前景堪憂

作者 | 宋旭光

編輯 | 李浩楠

校對 | 孫   恆

果麥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主營業務分為圖書策劃與發行、數字內容業務、IP 衍生與運營三部分。其中,作為主營業務的圖書策劃與發行又可分為公版圖書策劃與發行以及版權圖書策劃與發行。此次果麥文化擬募資3.5億元將全部用於版權庫的建設,三年內計劃採購圖書版權500種,涵蓋圖書、音頻、影片與影視改編等多種權利。

從盈利來看,果麥文化的創收能力穩健。據招股書,2017至2019年,公司營收分別為2.43億元、3.05億元與3.84億元,凈利潤為2931.82萬元、5286.78萬元與5921.58萬元。其中,該公司主要營收來自於圖書策劃與發行。近三年來,該業務的收入佔總營收保持在94%以上,2019年增長到96.44%。

製圖:富凱IPO財經  來源:果麥文化招股書

富凱IPO財經梳理資料發現,果麥文化多次簽署對賭協議均失利。2016年12月,路金波與相關方簽署了《對賭終止協議》,路金波以低價合計轉讓1.69%的股權給了華蓋映月與磁谷創投方;同時,孚惠成長、孚惠信悅、華蓋映月、磁谷創投以低價參與了果麥文化的增資,按照對賭協議的約定,調整了股份。在增資完成後,孚惠成長、孚惠信悅、華蓋映月、磁谷創投按照約定放棄此前對賭協議約定的相關權益。

2017年3月,路金波及果麥有限又與投資方博納影業等相關方簽署了對賭協議。此次對賭的觸發條件是2017年果麥文化的凈利潤不低於4000萬元,否則果麥文化股東將無償轉讓部分股權與博納影業。2018年博納影業出具了《確認函》,確認根據上海宏華會計師事務所於2018年7月5日出具的《審計報告》,果麥文化在多次對賭失利後,2017年終於實現了約定的業績承諾,果麥文化現有股東將不負有對博納影業進行股權補充或其他形式補償的義務或責任。

富凱IPO財經梳理招股書發現果麥文化存眾多關聯交易,根據公司的主營業務特點,不由讓人生產這樣的擔憂重要股東、重要合作方所存在諸多的關聯關係,而發生向關聯方輸送利益的可能。招股書披露,果麥文化日常經營中非常重要的版權採購方面一直離不開韓寒及其關聯方。報告期內,公司每年都對韓寒及其控制的上海有樹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簡稱「有樹文化」)進行版權採購。此外,2017~2019年還對有樹文化進行了圖書採購。從招股書披露的關聯交易信息看,跟韓寒及其控制的有樹文化進行的關聯交易規模最大。

製圖:富凱IPO財經   來源:果麥文化招股書

正因關聯關係的存在,招股書還披露,關聯方之間存在大額預付款項情況。其中,果麥文化在2018年向韓寒預付了大額款項,年末餘額達944.29萬元,而對其餘關聯方佛壬文化、小亮人在2017年至2019年也有一部分預付款項存在。

對於預付款項,招股書的解釋是「預付款項主要是預付版稅,目的是為了能夠提前鎖定優質版權。「言下之意是,如果不預付版稅,這些版權就可能會被競爭對手搶走。可實際上,韓寒是果麥文化大股東周巧蓉之子,這也被果麥文化當作資源優勢之一,對其預付版權費以防止被搶走的理由,怎麼看似乎都有些牽強。

在招股書中,雖然果麥文化表明自己並沒有向關聯方輸送利益,但對於公司一方面因關聯關係、長期合作關係等「過硬」關係的存在,另一方面又存在以搶佔優質版權資源為名,通過預付款項等形式向他們支付大量款項的事實,很明顯,招股書中有關利益輸送的嫌疑還是不能排除的。

果麥文化的存貨主要為庫存商品和委託代銷商品。其中,庫存商品為向合作出版社採購入庫的自主策劃圖書以及北京果麥少量的鮮花周邊產品,委託代銷商品為發往代銷商而尚未收到代銷清單的圖書。報告期內,果麥文化的存貨餘額較大並呈逐年遞增趨勢,分別為0.68億元、1.03億元和1.20億元。富凱IPO財經梳理招股書信息顯示,今年上半年,果麥文化的期末存貨餘額達到1.22億元,較去年一整年的存貨餘額多出155.17萬元,占公司同期營業收入的比重高至83.45%。需要提醒的是,2017年—2020年上半年,果麥文化存貨餘額占營業收入的比重遠高於其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加上上述說到「較多的預付賬款,」一定程度上也加大了果麥文化的營運資金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