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學戲當然苦,但是我喜歡

學戲當然苦,但是我喜歡

原標題:學戲當然苦,但是我喜歡

9135-kefmphc6162521.jpg

    5月30日,山東青島通濟實驗學校的學生在校園京劇藝術節上表演京劇《穆桂英挂帥》。新華社 梁孝鵬/攝

    「水袖翻飛美難收,凌波蓮步掌上輕。聽君一曲春閨夢,十萬貔貅罷長征!」這是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為我的偶像京劇表演藝術家張火丁寫下的贊語。

    我學戲超過10年了。從小我就做著一個關於戲曲的夢,希望有一天能站在舞台上,演繹別人的悲喜人生。

    今天我終於站在了舞台上。曲聲悠揚,纏繞著婉轉的唱腔,燈光下白色的絲綢翻卷,泥金摺扇面上的牡丹在一片金影中跳動,頭上珠翠光彩流動。台上的燈光把台下的一切隱沒在黑暗中。這一刻,我不再是我,我的世界也不再屬於我,而是屬於幾百年前的人物。我驚著她的夢,尋著她的緣。

    剛學戲曲時,每天清晨5點,美夢都會被打斷,我極其不情願地被拉起來吊嗓子。為了讓氣息穩定,聲音通暢,就必須在清晨吊嗓子。時間太早,又不能打擾到別人,護城河邊,陰山背後,總是可以看到我的身影。一開始我總是掌握不好方法,不會發力,經常沒練多久嗓子就痛得不行,無法像老師說的那樣鬆弛自如。隨著時間推移,夏練三伏,冬練三九。我吊嗓子時,聲音越發清亮流暢,氣息也越來越穩定悠長。

    剛學戲曲的時候笨,學不會手勢,記不住唱詞,走不對台步,就總是最後一個離開教室,見過無數白晝黑夜,聽過無數批評和不耐煩。老師總說我眼神無戲,只是在做動作,單純的演繹故事。要想真正做好一個角色,你得先成為角色。長袖飛起又落下,身姿舞動又停歇,戲曲唱腔重複再重複,一遍遍告訴自己:要努力!要刻苦!

    多少次唱著婉轉的唱腔;多少次舞著長袖;多少次拈著摺扇,沉醉於戲曲的優雅;多少個炎夏,身上的汗水浸濕戲服;多少個寒冬,揮著劍,舞動出悲歡離合。現在雖然很多年輕人不能欣賞戲曲的美妙,但我卻很喜歡京劇。

    今天我終於坐在後台的梳妝鏡前,正在勒頭的我變得面部猙獰,不斷地貼片,插釵子,頭上的重量又沉了幾分。打量著鏡子中化著細膩妝容的自己,竟一瞬間走進了角色,彷彿自己真的成為她。上台後曲聲響起,婉轉的唱腔纏繞其中,長袖舞動身姿優雅,那一刻,我不再是我,我的世界只有一個戲台那麼大,走進人物,演繹人物一生的悲歡離合。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喜歡京劇戲曲,我並不能華麗地闡述深刻的大道理。有些事不需要理由,便一眼認定,正如湯公在《牡丹亭》中所講:「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你問我苦嗎?苦,當然苦,但當我站上戲台,走進角色的那一刻,一切苦都是值得的。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京劇戲曲傾注這麼多,或許是在學戲這個慢慢深入的過程中,一切早已成為習慣。

    我愛的不僅是舞台的光鮮,我愛的還有演戲本身。演戲就是在用一種屬於我的方式去體會。體會一個角色,一齣戲,一種藝術;詮釋一種美,一份愛,一份傾注;傳承一種傳統,一份歷史,一種文化。

    今天在舞台上,我揮舞水袖,演繹芳華一夢,也終於實現了我的戲曲夢!

    (指導教師:吳迎春)

梁馨然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學初二(3)班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1月23日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