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農業農村新藍海 時代召喚新農人

​農業農村新藍海 時代召喚新農人

原標題:​農業農村新藍海 時代召喚新農人

abde-kefmphc6162792.jpg

    「以前青年到農村去叫『下鄉』,現在是希望大家『入鄉』。」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從這一說法的變化上,體會到中國農村發展的新階段已經到來。

    今年10月,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建議》提綱挈領地明確了下一階段鄉村振興的任務。廣袤鄉村正逐漸成為新的藍海。

農業農村廣闊藍海 舞台交給新農人

    透過這份《建議》,李國祥看到了年輕人發展的廣闊空間。

    《建議》提出,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重中之重,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強化以工補農、以城帶鄉,推動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係,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

    他認為,可做的事情太多了:發展縣域經濟,推動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豐富鄉村經濟業態,拓展農民增收空間;加快培育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哪一項離得開年輕人呢?

    博士周忠誠有很深的黑土地情結,在海外讀書時就定下了「回村發展、打造智慧農業」的目標。由此,回國后他成了黑龍江省佳木斯同江市少有的海歸創業博士。他和哈工大科研人員組建團隊,用了兩年時間進行調研,結合自動化、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打造了一個通過數據分析機器自動施肥澆灌的智能培育系統,讓地里的大棚一年四季都能種植農作物。

    2018年,5座採用這種技術的智能溫室大棚在黑龍江省佳木斯同江市樂業鎮建成。8米高的大棚里種了6層草莓,是當地市場上的香餑餑。

    「提高農民科技文化素質,推動鄉村人才振興」,《建議》里的這句話,在周忠誠看來,是一個明確的信號,「讓很多年輕人知曉了未來的導向,也會確定自己的方向」。接下來吸引人才、振興鄉村的政策會進一步出台,更多年輕人將為鄉村這片「新藍海」,注入振興「新動力」。

    《建議》首次提出「實施鄉村建設行動」,並把鄉村建設擺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重要位置。在中國農業大學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副院長左停看來,這其實是明確了鄉村定位——除了生產功能以外,還是為社會生產和人民生活提供更廣闊更美好空間的載體。

    《建議》第25-28條從4個方面明確了推進鄉村振興的方針和做法。左停總結,這分別從農業的國際競爭力、鄉村建設、農村改革和脫貧攻堅成果銜接鄉村振興四方面進行了規劃,每個方面都與青年息息相關。

    「我們的農業發生了根本變化。過去我們以吃飽飯為主,而今後對農業和農村的期望和需求將有根本性變化。」左停說,這樣的需求,完全依靠傳統農民很難承擔。具有更強可塑性和創新意識的「新農人」,呼喚著年輕人承擔重任。

    80后夏娟就是這樣一位「新農人」。幾年前,她放棄了西安高薪的工作,回家鄉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賀蘭縣創辦了寧夏夏鑫源農牧專業合作社。她種過西瓜、葡萄、櫻桃,前後帶動移民村200餘人就業。

    如今她成為銀川市的一名科技特派員,在鄉村振興的路上肩負起更多責任。

    更多「夏娟」要共同扛起這個重任,中國的廣袤鄉村大地,也為有志在農村幹事創業的青年提供了史無前例的發展機遇。

    周忠誠相信,「十四五」的5年裡,大家會對「農民」有一個新的認識。

從下鄉到入鄉 鄉村會令更多人嚮往

    從下鄉到入鄉,反映出的是人們心目中農村地位的變化,也反映出鄉村振興不僅要年輕人下得去,還要留得住才行。

    電子科技大學碩士畢業的劉沈廳總是被朋友開玩笑地稱為「廳長」,但畢業后,他卻一頭扎回農村,做了一名職業農民。今年32歲的他,回眉山市李山村開辦沈廳家庭農場已有4年。

    在他看來,整個鄉村振興之路,就像果園經營一樣,需要有技術的團隊去選種、測土、施肥和管理。

    「對一個果園來說,選種是第一步,鄉村振興同樣如此。大國小農的基本國情,決定了適度規模的家庭農場是適合鄉村振興的新經營主體,每一個家庭農場就像果園裡面的一棵樹,只有充分激發新經營主體的潛力,才能助推鄉村振興。」

    劉沈廳說,家鄉眉山市彭山區試點三權分置、兩權抵押和新型職業農民制度,為家庭農場的發展壯大提供了肥沃土壤,是吸引自己返鄉創業、紮根農村的必要條件。

    劉沈廳說,有了優質的土壤,政府的支持像氮一樣讓它茁壯成長,果農的汗水像磷一樣幫它開花結果,客商像鉀一樣讓果實更香甜。而人才,則像當中的微量元素,雖然少,但卻是產量和質量的保障。」

    劉沈廳認為,四大元素合理搭配,協同作用,才能讓家庭農場這個「果」茁壯成長。

    《建議》提出,落實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30年的政策,加快培育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健全農業專業化社會化服務體系,發展多種形式適度規模經營,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有機銜接。健全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積極探索實施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

    在左停看來,這些規劃能很大程度降低年輕人返鄉創業的顧慮。「例如年輕人返鄉創業,預期一年收入一二十萬元,但這就要有一兩百畝土地去經營。如果只有一二十畝土地,這就很難成為他唯一的事業。」左停說。因此,鄉村振興,解決土地問題是個關鍵。

    新疆思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朱銘強明顯感受到,這幾年,越來越多人關注農業產業,越來越多年輕人投身其中,其中有不少是返鄉創業者,他們是鄉村建設的新興力量。

    夏娟創辦的寧夏夏鑫源農牧專業合作社承擔了銀川市科技引導項目「加拿大桑根草沙漠鹽鹼地種植試驗示範及推廣」,結合賀蘭縣欣榮移民安置區的特點,引進抗旱力、抗鹽鹼力較強的加拿大桑根草。

    目前,在銀川市892名科技特派員中,像夏娟一樣的年輕科技特派員已有25名。

    「80後年輕人更懂技術,更具有創新創業的願望,我們期待更多的大專院校畢業生能夠參与到科技特派員隊伍,紮根農村,帶動我們更好更快地發展。」銀川市科技局農業科主任科員康吉安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兩億年輕人中,大概有一兩千萬人對農業農村有興趣,就足夠了。」左停說,青年去外面闖蕩,獲得重要的體驗和經驗,會擁有更高的目標和膽略。

    朱銘強相信,大浪淘沙,留下的是真心愛農業的人。經過5年、10年、15年的歷練,現在的青年會成為行業的中流砥柱,干出一番事業。

    「新農人不一定是農家子弟。」左停說,隨著農村改革的深入,非農和農民可以越來越順暢地進入或離開行業。未來,成為新農人,將不是退而求其次,而是主動的選擇。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晨赫 寧迪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1月23日 0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