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湧入在線教育 互聯網大廠基因能否適配?

湧入在線教育 互聯網大廠基因能否適配?

  來源:北京商報

  2020年,教育培訓行業經歷了「冰火兩重天」的考驗,一邊是降至冰點緩慢復甦的線下教育培訓機構,另一邊則是火熱異常的在線教育,對於這條賽道,除了位元組跳動、 阿里騰訊 等互聯網大廠借力新硬體圈地不斷,還有以伴魚為代表的前位元組跳動技術骨幹離職創業的在線教育服務平台。雖然頻頻發力,但互聯網鮮明的產品化思維和快節奏,將如何與教育行業內高獲客成本、周期性長的特點適配?

  巨頭攜軟硬體入局

  作為近幾年迅速崛起的互聯網公司之一,位元組跳動在今年開始頻繁發力布局教育領域。然而,不管是推出瓜瓜龍啟蒙對標斑馬AI課,還是對標VIPkid的GOGOkid,在推出之後,產品課程營銷與反響的聲量都不大。據統計,位元組跳動在教育行業的布局還包括清北網校、開言英語等。今年9月,位元組跳動收購了數理思維培養平台「你拍一」,進一步切入啟蒙賽道,教育板塊也成為了公司業務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而北京商報記者通過調查統計發現,目前互聯網公司在教育領域的布局多以平台和服務類硬體為主,如美團的「春風計劃」,扶持中小教育機構;支付寶聯合校寶在線推出「學費碼」等功能,用自身技術實現教育信息化;騰訊、釘釘根據青少年的差異化需求,上線青少年定製版本。

  軟體之外,單純教育硬體領域的戰役也在逐步進入膠著狀態。除了老牌教育硬體供應商科大訊飛推出的學習機、 網易 有道推出的字典筆,位元組跳動在今年推出了一款名為「大力智能作業燈」的檯燈。

  「教育硬體缺乏革命性的產品,不是一個檯燈結合軟體應用就可以解決的,而是需要很強的教育的服務性屬性在裏面。」指明燈智庫創始人呂森林指出,作為入口而言,需要更加註重服務和品牌的效應。

  顯而易見,這些互聯網巨頭入局教育,是用自身技術、產品迭代和流量上的優勢增強用戶的留存和黏性,真正教育產業的核心——課程產品,巨頭們並未觸及。

  流量之後打通C端無優勢

  流量的確是大廠們的資本,伴魚便是力證。這家由前位元組跳動產品合伙人黃河創辦的在線少兒英語機構在今年實現了飛速發展,有數據顯示,伴魚從今年開始,實現了爆髮式的用戶增長。去年12月,伴魚的付費用戶人數剛剛突破50萬,今年10月,付費用戶的數據變成了200萬。營收增長率也從去年的1340%增長到今年的1880%。

  實際上,在伴魚高增長的背後,最重要的因素就在於高流量轉化和低獲客成本。伴魚創始人兼CEO黃河認為,目前教育市場上的紅海是由同質化競爭導致的,需要在紅海中看到獨特的藍海。「教育市場目前還沒有發展到大家完全去打存量市場,而是處在一個爆發的新變化時期,從線下到線上,從傳統到互聯網這個過程中,用戶的重複度還沒有那麼大,整個教育市場的存量也是非常大的。」

  而由伴魚發散來看,互聯網企業布局教育,優勢在於它們的流量和技術,但也有專家表示,流量在教育領域的直接作用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大,教育的生態相對比較複雜。多鯨資本合伙人葛文偉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包括 百度 、阿里和騰訊等在內的互聯網巨頭,都是從流量和技術方面給教育領域的合作夥伴賦能,並在這個過程中探索自己的業務鏈和中台,而不是自己直接入手做教育」。

  可以看出,布局教育時,互聯網企業的優勢更多在於用自身流量與技術去賦能教育業內的合作夥伴及業務模式,單純依靠流量直接打通C端的優勢並不明顯。

  迭代思維難以轉化

  流量優勢之下,位元組跳動野心勃勃。此前10月底,位元組跳動召開了發布會,宣布啟用獨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並將旗下所有教育產品整合至此。從目前來看,位元組跳動稱得上是所有互聯網公司里做教育最徹底和堅決的企業。位元組跳動高級副總裁、教育業務負責人陳林也曾在分享中表示,「未來三年,公司的教育業務持續大力度投入,不考慮盈利」。

  不過,呂森林指出,儘管現在位元組跳動對教育的投入很大,但仍沒有走入內行,處在外行階段。「在我看來,位元組跳動通過投資併購的方式進入教育行業還是比較合適的,但如果親自操作的話,它不像 新東方好未來 那樣,有很強的教育基因。」

  在葛文偉看來,「儘管互聯網公司相比傳統教育公司具有技術、人才、流量上的三大優勢,但它們進軍教育行業的時候,會面臨和互聯網業務差異極大的局面」。相較而言,教育行業的產品更為複雜,互聯網搭建產品再快速迭代的模式很難奏效,教育領域的長周期性和不可逆性都決定了教育產品的打磨在前期投入更大,耗費時間也更長。

  「互聯網的迭代思維在教育領域可能是行不通的。」葛文偉進一步指出,此外,教育的分散性、品牌效應明顯等特徵都與互聯網公司飛速擴張、迅速抓取流量的模式相反。

  「互聯網公司在教育領域內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在每一個細分領域內,互聯網公司都會面臨新的強勁對手,就會面臨多元化場景交付和多客戶產品交付的情況,很難做到速戰速決。」葛文偉表示。

  北京商報記者 程銘劼 趙博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