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債券牛市和商品熊市已經結束?

債券牛市和商品熊市已經結束?

  原標題:債券牛市和商品熊市已經結束?

  來源:Global Market Detector

  今年年初當其他基金都下跌時,該基金飆升了近30%,該基金前身為Horseman Global,最近CIO Russell Clark收購了該基金(因此其現名Russell Cl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Clark在最近的一封信中指出,「最近市場在通縮模式和通脹模式來回瘋狂波動。」他認為將近40年的債券牛市將結束。

  所有的牛市(以及與此相關的熊市)都是貨幣,債券和商品周期的某種組合,這些組合對它們不利或不利。在我的第一個十 年(從互聯網泡沫的最高峰開始)起,最顯著的交易發生在商品市場,比如鐵礦石從每噸20美元漲至每噸200美元。大宗商品牛市和鴿派的美聯儲使「carry trade」(一種非常受對沖基金歡迎的交易)變得極為有利可圖,對沖基金業得以繁榮發展。2000年至2010年是對沖基金的十 年。其他套利交易,例如做空德國國債-做多歐洲外圍國家國債,做多美國長期抵押支持證券-做空短期國國債,也開始興起,直到2008年才結束。

  而2010年代是2000年代carry trade的逆轉。實際上,多年來,我們一直交易所謂的負價差交易--做多債券,做空新興市場和周期性資產,這個交易表現很出色,得益於商品市場供過於求。如果說2000年代是carry trade,那麼2010年代是「資本套利交易」。資本套利是指通過發債來並購或回購,進而創造「價值」。蘋果(AAPL.US)在發行大量債券回購股票方面非常成功, 蘋果40年期債券的收益率僅為2.8%。最能從這種套利中受益的公司是PE,毫無疑問,2010年代屬於PE行業。

  公共衛生事件以及西方對此的應對,這種「資本套利交易」或許走到了盡頭。當下,我會關注政府債券的收益率,關注公司債券的利差會擴大多少,尤其是清算所和可贖回債券的問題浮出水面時。當三月份出問題的時候,美聯儲採取措施壓低了公司債券的信用利差。美聯儲還將基準利率釘在地板上,使政府能夠為維持經濟增長而隨意支出。所以,現在我不需要再擔心私人部門的問題(其實有很多),而我所要做的只是關注政府債券收益率。」

  所以重點是,為什麼虔誠的通貨緊縮主義者Clark卻認為通貨膨脹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迫在眉睫的:

  「我看跌政府債券。市場認為十月是通縮的,然而,並非所有交易在10月份都出現通縮:除石油外,許多商品上漲顯示了通脹,比如美國玉米,中國玉米,棕櫚油,天然氣,天然橡膠,CRB原材料指數,中國豬肉,巴西大米等。甚至美國的石油市場似乎也正在迅速收緊。此外,中美十 年國債利差創出史上最高。「

  Clark(Clark)寫道,今年中國債券走出了自己的路,蘋果發的40年期債券和中國2年期國債有相同的收益,並且人民幣不斷增值,所以為什麼要買40年期蘋果發的債券呢?

  Clark指出另一個重大變化:當我們看到歐洲和日本的貨幣供應量M2指標時,日本M2的增長速度是自1980年代以來最快的。歐元區M2的增長速度是自2007年以來最快的。如果M2增長迅速,那麼為什麼這些國家仍需要負利率?特別是疫苗已經在路上。

  儘管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流動性不會進入更廣泛的經濟,而只是起到支撐風險資產價格的作用),但Clark得出了兩個結論:

  一個是商品熊市已經結束;第二,債券牛市也結束了。

  順便說一句,Clark並不是唯一相信商品熊市已經結束的人。拉里·麥克唐納(LarryMcDonald)在其最新的《Bear Traps》報告中,引述了一個對沖基金經理的觀點:

  考慮到新增感染人數的增加,尤其是在財政僵局持續的情況下,美聯儲在12月可能處於比較棘手的位置。但是,融資環境從未如此寬鬆。

  本月,美國CCC(垃圾級)的表現最好,高盛的financial condition index處於多年低點(表明寬鬆的融資狀況),紐交所上市的處於200日均線上的股票達到82%(2016年至2019年高點為75%)。市場參與者一點都不擔心市場下跌。空頭消失了,期權對沖頭寸很少,市場情緒高漲,對沖基金的凈敞口為5年以來最高。如果市場一遍又一遍地教人一件事,那麼是從人群中抽身離去比追趕人群更好。我們近期持謹慎態度,看漲(商品,新興市場)。2010年代的套利交易不太可能再繼續10年了,因為全球利率水平都處於低位,這是個問題,Clark認為資本套利交易看起來風險回報非常差。

  因此,Clark現在將空頭集中在受益於低利率和低商品價格的公司,包括公用事業,PE和基礎設施類資產,還有久期非常長的增長和動量型股票,他們極易受到利率上升的影響。

(本文編輯:孫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