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21深度丨拜登上台如何影響美國投資審查? CFIUS前僱員主席、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Aimen Mir稱影響將中性

21深度丨拜登上台如何影響美國投資審查? CFIUS前僱員主席、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Aimen Mir稱影響將中性

原標題:21深度丨拜登上台如何影響美國投資審查? CFIUS前僱員主席、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Aimen Mir稱影響將中性

在過去的四年時間里,CFIUS(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頻頻出現在媒體的頭條報道當中,在各類併購案中,CFIUS起到的影響越來越大。

作為一家審查「對美國公司構成外國控制權的"外資併購交易,調查其是否會帶來潛在的國家安全風險的跨部門機構,CFIUS的影響力在過去幾年當中達到了1975年成立以來的頂峰,反映出其管轄權的不斷擴大。

「在新一屆美國政府上任之後,我們認為CFIUS的工作未來仍然會保持連續性和連貫性。但美國政府關於就CFIUS所審查的一些案件公開討論會比原來有所減少,也就是說,未來對於所有國家的案件審查都是公平的」,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反壟斷、競爭及貿易部門合伙人Aimen Mir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

Aimen Mir先後擔任CFIUS僱員主席和美國財政部負責投資安全的副助理部長,曾是美國政府負責國家安全審查的最高級別的官員,由他經手審查的交易超過1000例,交易價值超過1.3萬億美元。 

CFIUS規則不會進一步收緊

Aimen Mir指出, CFIUS現在所遵循的規則,以及未來執法的嚴格程度仍然會持續下去,但是未來CFIUS可能會在公開場合發表言論的機會更少,因為在過去CFIUS很少在公開場合去談論其審查的一些案件,可能更多的會非公開、按原規則繼續進行執法行動。

根據CFIUS的年報,在2010年時提交通知CFIUS的的案件數量為93件,發起調查數為35件,總統干預案件數量為0。到2017年,提交通知的案件數量上升至237件,CFIUS發起調查數上升172件,總統干預案件1件,到2019年,提交通知的案件數量保持著一個較高數量,為231件,發起調查數量達113件,總統干預案件數量1件。

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至2020年5月,CFIUS審查過的中國投資通過率不足 60%,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的通過率則達95%。

美國部分議員在過去四年時間里,頻頻出現在媒體上,呼籲CFIUS加強對中國投資的審查,這令投資者對赴美投資愈發謹慎。

一般而言,CFIUS審查實行的是自願申報制度,在申報方提交申報后5天內確認材料是否完整,並啟動審查時限,第一階段即30天的初審期內,批准一半以上的案子;未通過的案子進入第二階段的45天審查期,一部分的案子會被要求提交補救措施,這個階段過後,CFIUS基本完成了對99%案子的審查。在申報方提交的補救措施可能可行但又無法在法定期限內確定下來的情況下,CFIUS會同意申報方撤回並重新提交申報,但會重新起算75天的審查時限。

如發生該申報卻沒申報的情況,那麼CFIUS或其成員機構隨時有權以國家安全為由要求重啟或回溯該交易,即便交易早已交割。

而根據富而德律師事務所的數據,自2016年起,CFIUS需最長六周才能確認申報材料完整,在30天初審期內僅批准了20%的案件,這意味著目前CFIUS經常對影響相對較小的案件展開進一步審查。

這令審查流程變得更加難以預測,並且外來投資的敏感領域也從基礎設施和出口限制技術等,擴大到涉及廣泛個人信息的領域,適用於涉及關鍵技術、關鍵基礎設施或敏感個人數據的美國企業。

Aimen Mir指出,如果看過去四年的情況,CFIUS的官員實際上並沒有在任何公開場合討論審查會針對一些國家,只是美國政府一些人談論CFIUS,並利用CFIUS這個工具來解決他們所認為存在的問題。

Aimen Mir表示,可以預見的是,美國政府關於CFIUS所審查的一些案件公開討論會比原來有所減少,未來對於所有國家的案件審查都是公平的。

換而言之,也就是對各個國家的案件呈一個中性的態度,不會針對某一個國家採取一個不同的態度,每一個審查、每一個案子都是獨立的,Aimen Mir說。

這意味著,未來CFIUS的規則應該不會再進一步收緊。Aimen Mir表示,在美國進行對外投資的話,各國的投資人只需要去遵循現有的規則,在做投資時謹慎的去考慮這個案子是不是有可能會涉及到CFIUS需要審查的環節。 

CFIUS審查力度與美國經濟周期並不直接相關

值得一提的是,Aimen Mir在制定和談判《2018年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方面發揮了主導作用,這是30年來CFIUS權力的最重大擴展。此外,Aimen Mir還參與制定了《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 of 2018)新興和基礎技術條款的關鍵要素。

2018年,FIRRMA在美國眾議院獲得通過,隨後在半個月時間里,參議院批准、總統簽署行政命令。美國在FIRRMA這個旨在加強外資監管的新立法通過速度非常快,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其他國家通過加強外資併購審查的相關法規的速度。

Aimen Mir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未來涉及到CFIUS新的法案應該不會有什麼新的內容出台,在FIRRMA簽署之後,今年執行細則也出台了,在可見的時間里不會有新的涉及到CFIUS的法案再出台。

也有觀點認為,CFIUS的審查力度與美國的經濟周期相關,在經濟存在危機時CFIUS的審查力度會加強。但Aimen Mir並不這麼認為。他認為,這更多的是與過去這幾十年來對美投資的趨勢發生的變化直接相關。

回憶CFIUS過去幾十年裡的一些歷史節點,Aimen Mir分析稱,1970年代的時候CFIUS之所以成立,就是因為當時從中東到美國的投資越來越多,吸引了政府的關注。之後到20世紀八、九十年代,有很多來自日本赴美的投資,所以當時美國國授權美國總統去審查一些涉及到國家安全的一些交易,當時甚至還討論要不要在審查涉及到一些美國經濟利益的案子,但最後國會並沒有通過這樣一個法案,就是將CFIUS審查的範圍僅限於國家安全,並沒有把經濟利益這一點納入到CFIUS審查的範圍當中。

到了2000年之後的前十年,有很多主權財富基金對美進行投資,在2007年的時候FINSA(Foreign Investment and National Security Act of 2007)法案的通過,也進一步增強了CFIUS審查的流程,但關注的重點依然是涉及到國家安全這個領域。再往後,就是近十年,尤其是從2013-2017年這幾年間來自中國的風險投資的數量有所增加,這實際上導致了大家對整個CFIUS審查會有一個審視,並得出相對應的結論。

「但無論如何,CFIUS審查並不是針對於某一個國家,而且它關注的重點仍然是涉及到國家安全,而並不是經濟利益」, Aimen Mir說。

Aimen Mir表示,投資者在做任何投資策略的時候,首先要考慮的其中一個風險就是監管的風險。在拜登上台之後,CFIUS審查交易的可預測性會相對高一些,但最終在做分析的時候,還是要看併購的標的公司,包括交易的整個結構,從而來判斷整體風險的水平。

(作者:周智宇 編輯:李艷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