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95歲雕塑家潘鶴辭世,他塑造了經典的《艱苦歲月》

95歲雕塑家潘鶴辭世,他塑造了經典的《艱苦歲月》

原標題:95歲雕塑家潘鶴辭世,他塑造了經典的《艱苦歲月》

澎湃新聞獲悉,以雕塑《艱苦歲月》《開荒牛》等經典作品名聞藝術界的知名雕塑藝術家潘鶴於2020年11月22日上午十時在廣醫二院離世,享年95歲。

潘鶴以一尊尊厚實的作品已經緊密楔入當代中國社會進程當中,和「解放」「革命」「英雄」「改革」等一系列宏大命題息息相關。
潘鶴(1925年11月-2020年11月22日
潘鶴(1925年11月-2020年11月22日

潘鶴,1925年生於廣東省廣州市,1940年開始從事藝術活動,現為廣州美術學院終身教授、中國國家畫院首批院士。在七十多年的藝術生涯中,創作作品數以百計,遍布國內外數十座城市,許多雕塑作品成為當地城市地標。他的代表作有《艱苦歲月》《開荒牛》《珠海漁女》,其中《艱苦歲月》尤其知名。

潘鶴的兒子潘奮向廣東當地媒體表示,儘管近年潘老先生說話已經不利索,但前段時間入院調理一段時間后,他的精神狀態還不錯,正準備考慮出院,卻突然離世,悲痛萬分。
潘鶴雕塑作品《艱苦歲月》
潘鶴雕塑作品《艱苦歲月》

潘鶴最著名的作品當為《艱苦歲月》,現收藏於中國美術館。該作成功地通過老戰士吹笛、小戰士偎依身旁傾聽的造型,體現出戰爭年代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和嚮往革命勝利的信念。在三角形的構圖中,體積起伏波瀾,手法自由,藝術形象生動自然感人,誠為1950年代的經典之作。

在新中國美術史上,在新中國雕塑史上,在表現革命歷史題材的範圍內,《艱苦歲月》都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作品。它以動人的形象,體現了最能在觀者心靈中激起共鳴的主題。《艱苦歲月》創作於1956年。如今《艱苦歲月》已成為各種中小學美術欣賞教材及百年美術必收錄的作品之一。據悉,這一作品是潘鶴受中央軍委總政治部委託,為建軍30周年美術展而做,當時的主旨是要表現第四野戰軍解放海南的情景。潘鶴捨棄了淺白地表現戰爭勝利場面的思路,他採訪了曾任海南遊擊隊司令員的馮白駒,決定從艱苦場面來表現。結果草稿因為「沒有表現革命高潮和勝利」而被否決了。不服輸的潘鶴堅持了自己的思路,最終形成了一個老戰士和小戰士的形象構思。在艱苦歲月里,老戰士仍然吹奏起快樂的笛子,嘴角微溢著笑意,小戰士托腮傾聽,憧憬著未來美好的生活。一種積極樂觀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觀看的人。

對於這一作品,潘鶴生前回憶說。「那年,中央軍委總政治部為了慶祝建軍三十周年籌備美展,向全國個別美術家徵集作品。當時在政治上正醞釀著一場反地方主義的群眾運動。在文藝領域里正緊跟蘇聯批判中間人物論、人性論,在藝術方面正在排斥印象派及形式主義。在素描送審失敗后,我當時年少氣盛執迷不悟不服輸,選了最感動我的同一表現失敗的場面。不過是改為窮風流餓快活的形象,並安上一個《艱苦歲月》的題目,改成雕塑送展。趕上預展開幕,後來見報章發表了才知道入選,並且得了獎。當時全國先後有200家報刊發表了這件作品,包括蘇聯報刊。」
潘鶴雕塑作品《珠海漁女》
潘鶴雕塑作品《珠海漁女》

20世紀80年代,在全國高校雕塑課程轉型為民間工藝的「三雕」為主的歷史背景下,率先向全國提出了「雕塑的主要出路在室外」「社會主義是城市雕塑的最佳土壤」等觀點,並首次將城市雕塑創作引入高等藝術教育領域,成為中國當代雕塑藝術教育改革的先行者。

2003年至今,潘鶴被授予「中國雕塑藝術終身成就獎」、首屆「中國美術獎·終身成就獎」、「新中國城市雕塑建設成就獎」、首屆「廣東文藝終身成就獎」等榮譽。
潘鶴雕塑作品《開荒牛》
潘鶴雕塑作品《開荒牛》

潘鶴的文化意義早已遠遠超越單純的雕塑、藝術範疇。他的一尊尊厚實的作品已經緊密楔入當代中國社會進程當中,和「解放」「革命」「英雄」「改革」等一系列宏大命題息息相關,成為共和國顯著的文化符號。

老先生為時代造像。在一次訪談中,他向來訪者透露,藝術是「苦悶的象徵」——這五個字即日本理論家廚川白村的一部書的書名。
年輕時的潘鶴                       
年輕時的潘鶴                       

延伸閱讀|潘鶴談藝

在過去的訪問中,潘鶴曾談到他身為雕塑家的一些思考,輯錄如下:

1、我自己的的確確成為了一個符號,雕塑家也成了「表演藝術家」了。

2、每樣東西,我都隨遇而安。沒什麼所謂。一個人不能選擇太多,這樣很容易患得患失。所以,不選擇就隨遇而安,逆來順受也行,怎麼樣都行。太陽下山,明天照樣從頭來過,像過河一樣,摸著石頭過去就行,不需要計算這一步行多少分鐘,下一步行多長時間。

3、如果完全是憑藉理性去學習藝術,是很難有成就的。藝術是一種感覺,感覺是天生的,是天賦。所以,很多有成就的藝術家小時候都是窮困潦倒,都是饑寒交迫,痛苦不堪的。所以,我一直都說,藝術是苦悶的象徵。很多偉大的文學家都是苦悶的象徵。

4、現在很多人就弄虛作假。藝術不同於科學,科學需要很細緻的,藝術則是感情,需要感動人。如果連自己都沒有感動,怎樣去感動別人?現在很多都是功利主義,很多藝術家都不是為藝術來的,完全就為了錢。以前學藝術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現在就不是了,個個都以為做藝術家有很多收入,一幅畫價格上億。這樣的目的去學藝術,怎麼行呢?現在很多人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為人民幣服務,這當然「弊」啦。

5、藝術創作有了感情,技巧才有用,等有話要講,有感情去發泄,是動力,是電力,需要講的時候,就需要藉助技巧,無感情,只有技巧是沒用的,先學手段再培養感情怎麼可能呢?

6、我有個特點就是,解放前從不為「偽政府」做事,解放后從不為私人做事,除非有些人做慈善,為公益事業,或者有了錢有孝心,為父母做像這些。其他不感動我的話,我就不會接的了。

7、我創作上很有意思的一點是,每一件都沒做完就交卷了。這也是一種自我完善的過程,如果認為完美了,意味著才華到此為止。

潘鶴    潘鶴    

8、藝術是不需要考慮技巧的,主要是藝術家的人格,有人格自然有風格。

9、我特別崇拜米開朗基羅,他做的雕塑在幾百年前就在他的國家立足,我們國家那麼強大,地方那麼廣闊,居然沒有戶外雕塑,太不合理了。

潘鶴與魯迅雕塑潘鶴與魯迅雕塑

10、我對劉開渠說,我們提出城市雕塑,可能成為歷史的功臣;但現在看來,勞民傷財、污染城市的雕塑泛濫成災,我們反而成為歷史的罪人。垃圾明顯比精品多……大大小小的城市雕塑污染了整座城市。太不像話,太氣人。亂七八糟,讓人受不了。僅僅從這一點看,就足以說明藝術界的混亂。

潘鶴為楊振寧塑像潘鶴為楊振寧塑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