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以新冠之名,你的公司在健康監控還是窺探隱私?

以新冠之名,你的公司在健康監控還是窺探隱私?

原標題:以新冠之名,你的公司在健康監控還是窺探隱私?

在工作時戴上一個貼片,或是一條手環,將自己的心率和呼吸狀況傳送給城市另一個角落裡的僱主——在世界的許多地方,這成為了在家辦公者的新常態。新冠大流行之下,一些僱主相信,這樣的措施或許可以監測員工的健康狀況。然而,質疑和擔憂也接踵而至。越來越多人擔心,這會成為僱主入侵員工私生活的又一種路徑。

早在一個多世紀以前,1913年,福特汽車公司在引進移動式裝配線后,正在為其工人的快速流動而苦惱。為了嘗試並留住更多的員工,其解決方案是將工資翻倍。但提高工資有一個嚴格的條件:採取健康的生活方式。

福特公司為此專門成立了一個新部門,以監督工人是否遵守該規定。調查人員會進行突擊家訪,甚至試圖從鄰居那裡獲取信息。那些被認為健康狀況不夠好的工人,工資會立即被削減。但到了1920年代初,該計劃被迫終止。來自其他汽車製造商的競爭,讓福特難以維持較高的工資成本,而且員工們也越來越多地開始反抗僱主對他們私生活的窺探。

類似的故事,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再次上演了。

01////

一種被僱主盯上的健康貼片

馬加爾是一位連續創業者。十二年前,住院時被連接種種儀器的經歷,讓他開始思考,醫院是否可以用更好的方法來監控病人的健康狀況,包括出院后的情況。

現在,經過十年的研究,他創辦的生命信號(LifeSignals)公司開發出了一種薄薄的一次性貼片,利用集成的生物感測器來監測一系列生命體征。貼片貼在用戶的胸前,記錄的數據包括呼吸頻率、皮膚溫度、血壓甚至心電圖。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馬加爾推出這種貼片的唯一意圖就是試圖變革遠程醫療的形式,讓醫生可以遠程監控病人。但最近幾個月,這種貼片引起了一些來自企業界的關注。

疫情以來,全球各地的企業都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開展遠程辦公。一些大型企業,也在尋找可以讓員工安全返回辦公室的方法。有幾家公司提出,希望使用馬加爾開發的貼片,從而遠程監測員工,尤其是他們的體溫狀況。

這種興趣最初讓生命信號公司感到意外,但在商機面前,他們正與八家公司合作,要在未來幾個月內推出企業健康追蹤計劃。這些公司最初的打算是,使用這些貼片監測員工是否有新冠肺炎的早期癥狀,有疑似癥狀的員工,會被建議留在家裡。實現的方式是,貼片的數據會被傳輸到員工手機上的應用程序和公司的員工健康部門。

「即使你有一千名員工分佈在世界各地,你也可以看到他們的健康狀況,以及他們是否確實回到了工作崗位上。」生命信號公司的一位產品經理說,「這是為了儘可能降低出現癥狀的人的風險,以及儘早發現他們。」

467b-kefmphc5166886.png

圖片:視覺中國

02////

健康追蹤:監視員工的新方式

這種企業健康追蹤行為,是僱主們探索監控員工新方法的趨勢的一部分。

一直以來,企業都有能力監控員工的電郵和通訊。如今,隨著健康科技水平的提升,他們對員工生活的入侵,變得更為嚴重了。這種無聲的窺探又因疫情而加劇:一些僱主轉而使用監控技術來檢查員工在家時是否真的在工作。今年早些時候,有報道指出,普華永道開發了一種面部識別工具,可以記錄員工何時離開電腦屏幕。

對員工進行健康追蹤並不是一件新鮮事。一些大公司已經在嘗試,將可穿戴設備納入到員工健康計劃中。英國石油公司美國分公司2013年就推出了一個計劃,向員工提供FitBit手環,收集健身、睡眠質量和疲勞程度相關的數據。2016年,FitBit公司就已經與1300多家公司展開合作,讓員工使用該公司的可穿戴設備。

而在新冠大流行之下,健康追蹤可能會不可避免地成為職場的主流。

這可能會帶來一些好處,主要是讓辦公場所變得更加安全。這已經在2020年迪拜世博會上實現了。有5000多名工人參與了一項計劃,使用一種可穿戴設備來監測心血管健康和睡眠障礙。收集到的數據被用來確定哪些人需要在工作中採取預防措施。

另一個可能的應用場景是,在季節性流感爆發期間,公司的人力資源團隊也可以利用可穿戴設備收集的數據來為員工制定個性化的健康策略。

從長遠來看,參与監測健康計劃也可能會幫助員工降低患肥胖和糖尿病等生活方式相關疾病的風險。而收集這些數據也可以幫助企業推行各種與健康相關的培訓計劃。對於僱主來說,這可能會轉化為更少的病假,並在此過程中節省大量成本。

3994-kefmphc5166885.png

圖片:視覺中國

03////

無聲的窺探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以這種方式使用他們的數據。有些人很可能會認為,無論從隱私還是道德的角度來看,這都是一種入侵。

2019年,消費者隱私的倡議組織電子前哨基金會警告說,僱主對員工的下班時間了解得越多,他們對員工生活的潛在控制力就越大。

有學者擔心,這種監測對員工的負面影響可能遠遠大於積極影響。

牛津大學的研究員馬諾卡一直研究全球資本主義與個人權利的關係,他覺得,在許多公司中,管理層對員工的監控能力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導致工作強度大幅提升,同時伴隨著壓力、焦慮和倦怠的增加。

馬諾卡說,「僱主對工人的健康監測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出現的。除了生產效率之外,這也給員工帶來了更大的壓力——要求員工採取健康的生活方式,保持良好的身體狀態。員工的身體也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這其中不僅有侵犯勞動者隱私的問題,還反映出員工的物化程度越來越高。」

調查顯示,員工最初可能會對這種監測方式買賬——BBC引述了2017年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如果免費提供健康追蹤設備,57%的在職成年人願意佩戴,並與僱主分享數據。

然而,這或許並不能反映出員工的真實處境。不願意參加這種監測的員工在工作場所面臨困難的風險依然存在。「拒絕的員工可能會被視為不合作,或者不夠敬業、積極性不高,」馬諾卡說。

為了盡量避免健康追蹤計劃跨越道德底線,侵蝕員工和僱主之間的信任,一些業內人士認為,公司需要與專門管理健康數據的第三方供應商合作。這些供應商將在嚴格的隱私規則下獨立持有數據,直接與員工合作,從而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

但大公司可能在多大程度上遵循這些方案還有待觀察。在當前的就業環境,以及高失業率的情況下,希望推行健康追蹤的公司不太可能遭到員工的強烈反對。

「在當前工作競爭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當人們需要不惜一切代價保住自己的工作時,這些計劃不太可能適得其反。」馬諾卡說。「從員工的角度來看,這或許不是他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

通過監控的方式來督促員工,其效果也有待觀察。美國的研究人員在2016年發布了一項研究,他們用三年的時間,追蹤了美國42家醫院的5200名護理人員,發現他們在受到監控的情況下,遵循規定的洗手率只是會有短暫增加,但當取消監控后,洗手率甚至會回落到比監控前更低的水平。

這表明,監控或許可以改變短期行為,但無法幫助員工形成習慣。

3773-kefmphc5166934.png

圖片:視覺中國

而對於企業自身來說,如果他們試圖過多地利用健康數據,還可能會有法律後果。最近出台的數據保護法律,如歐盟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為員工提供了一些保護。任何僱主如果將積累的數據出售,例如向保險公司出售,便可能面臨支付巨額賠償。如果僱主在沒有通知員工的情況下以任何方式處理或濫用這些數據,也可能面臨嚴重的制裁。

原標題:《以新冠之名,你的公司在健康監控還是窺探隱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