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倆男人相約各寫一部小說,於是有了《魔戒》和《納尼亞傳奇》

倆男人相約各寫一部小說,於是有了《魔戒》和《納尼亞傳奇》

原標題:倆男人相約各寫一部小說,於是有了《魔戒》和《納尼亞傳奇》

原創 葉克飛 歐洲價值 收錄于話題#人文歷史41個

納尼亞的興衰,本身就是墮落與救贖的過程,而救贖所倚仗的,永遠是愛、善良、成長與正義。劉易斯筆下的世界,顯然是對二戰後工具理性思想佔據主流的批評。在他看來,功利的價值尺度,永遠也比不上情感與道德。

撰文〡葉克飛

88bb-kefmphc5108367.jpg

托爾金(左)、C.S.路易斯(右)

上世紀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兩個中年男人常常在牛津大學附近的一家小酒館里聚會聊天。這兩位都是牛津大學的教授,但童心未泯,滿腦子天馬行空的想法,一有空就向對方分享。最後,他倆相約各寫一部奇幻小說,然後各自回家創作。

很多年後,這家小酒館成為奇幻小說迷的聖地之一。因為這兩位中年男,一個名叫托爾金,寫下了《魔戒三部曲》,另一個叫C.S.路易斯,寫下了《納尼亞傳奇》。

1898年11月29日,C.S.路易斯出生於北愛爾蘭的貝爾法斯特,1963年11月22日去世,今天是他的忌辰。值得一提的是,與他同日去世的,還有肯尼迪與赫胥黎。

劉易斯出身於經濟優越的清教徒律師之家,童年十分安逸。他的最大樂趣就是呆在小閣樓里讀書和幻想,構建自己的奇妙世界。從《格列佛遊記》、麥克唐納、內斯比特到北歐神話,都為他提供了養分。九歲那年,母親辭世,他隨後被送到英格蘭一間寄宿學校中,從此遠離父親,這段經歷顯然為後來的《納尼亞傳奇》提供了素材。

4068-kefmphc5108366.jpg

15歲那年,他開始跟父親的老校長一起生活,並在對方指導下得到了文學和哲學方面的良好訓練。1916年,他考入牛津大學。1917年,他入伍參加一戰,戰後繼續學業。26歲那年,他得到了牛津教職,此後在牛津任教長達29年,1954年開始又在劍橋大學任教,直至去世。

1931年,劉易斯成為基督徒,引導他的正是摯友托爾金。

劉易斯一生著述極豐。作為文學批評家和古典文學史家,他出版了《愛的寓言:中世紀傳統研究》、《十六世紀英語文學》和《個人的異端》等;作為上世紀基督教最重要的宣揚者之一,他出版了《痛苦問題》和《純粹基督教信仰》等;他還是一位相當出色的科幻小說家,著有「空間三部曲」(《沉寂的行星之外》、《皮爾蘭德拉》和《駭人的力量》)。

他的文學批評、宗教哲學和詩集,至今仍在不斷再版發行,也因此被譽為「最偉大的牛津人」。

當然,劉易斯最令人熟知的作品,是《納尼亞傳奇》。

698c-kefmphc5108392.jpg

1950年,劉易斯發表《獅子、女巫和魔衣櫃》,大受好評。之後,他以書中的納尼亞王國為主題,寫成奇幻巨著《納尼亞傳奇》,並憑藉1956年出版的《最後一戰》,贏得英國兒童文學的最高榮譽「卡耐基文學獎」。

也正因為他在著述領域的多元化,被時人稱為「三個C▪S▪路易斯」:一是牛頓與劍橋大學的文學史家和批評家,一是科幻奇幻作家和兒童文學作家,三是基督教神學家和演說家。

很多人會忽視第三個身份,但如果沒有他作為神學家的虔誠與勇氣,就不會有《納尼亞傳奇》。在《納尼亞傳奇》構建的奇幻世界中,愛、希望與勇氣才是真正的主題。許多研究者認為,《納尼亞傳奇》的故事本身,就是對基督教義的隱喻。

納尼亞的興衰,本身就是墮落與救贖的過程,而救贖所倚仗的,永遠是愛、善良、成長與正義。劉易斯筆下的世界,顯然是對二戰後工具理性思想佔據主流的批評。在他看來,功利的價值尺度,永遠也比不上情感與道德。

如今來看劉易斯的想法,或許會覺得太過鄉愿。但在當時,卻是一種極有市場的思潮。

這是因為當時的英國乃至歐洲,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的侵襲,昨日世界與信仰一起崩塌,現代文明的進程遭遇了巨大挫折。這甚至使大機器與技術進步變得可笑,因為它們根本不可能解決信仰危機。

自稱「守舊西方人」的劉易斯,希望重拾傳統,不但有宗教上的考量,也希望重拾舊日英國的榮光與田園。四面環海的納尼亞,也因此宛若世外桃源。

在《最後一戰》中,納尼亞因猜疑而混亂,直至崩潰。這本身就是信仰崩塌的惡果,但卻也是劉易斯寄望的新起點,頗有不破不立的意味。

這樣的《納尼亞傳奇》丹,當然不是單純的兒童文學。正如劉易斯所說:「只能吸引兒童的兒童文學,不是好的兒童文學。」

圖片均來自網路

歡迎分享,轉載、合作請私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