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表弟患病葯價高達$210萬 涅曼RSM精英賽以淚洗面

表弟患病葯價高達$210萬 涅曼RSM精英賽以淚洗面

  北京時間11月22日,在華金-涅曼(Joaquin Niemann)因為新冠病毒檢測為陽性不得不退出美國大師賽之後一個星期,他的動力顯然沒有局限在高爾夫上。他要努力幫助在智利的表叔,因為他一個月大的兒子診斷出了致命的遺傳性障礙。

  這一切星期六在RSM精英賽上足以讓華金-涅曼以淚洗面。

  「剛剛想到了他,我愛他,愛他的家人,他們一家都是好人,」 華金-涅曼在花了整整一分鐘平撫情緒之後說,「我想幫助他們成為了我的使命。」

  華金-涅曼自己的一生也有一些麻煩。在2018年美國大師賽之後轉為職業球員,他僅僅在5站比賽中就獲得了美巡賽參賽卡。去年,20歲的他在綠薔薇精英賽中取得6桿勝利,並於去年12月份參加了皇家墨爾本舉行的總統杯。

  上個星期,他了解到拉菲塔-卡爾德隆(Rafita Calderon),表叔的新生兒,剛剛診斷出惡性脊肌萎縮症。絕大多數診斷出這種遺傳性障礙的嬰兒都活不過幼兒階段。

  潛在的治療方法來自於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新批准的基因治療藥物:Zolgensma。可是這種一次性輸液的費用高達210萬美元,它因此成為全世界最高的藥物之一。

  「他需要昂貴的藥物維持生命。他需要在100天內得到這種藥物,」華金-涅曼說,「這是目標。這裏已經有一些案例顯示他們活不過2歲。越早治療效果越好。」

  華金-涅曼已經在Instagram開設了一個頁面,為此籌款。他承諾今年最後兩場賽事——RSM精英賽和瑪雅科巴高爾夫精英賽——所有收入都將捐給表弟,另外他每抓到一隻小鳥捐5000美元,一頭老鷹捐10000美元。

  在海島前三輪,華金-涅曼已經抓到15隻小鳥,可是他也有許多柏忌。他進入最後一輪的時候並列位於55位。

  他表示智利的足球運動員已經將這條消息分享到了社交媒體上,而華金-涅曼準備做到自己的一份。

  「我心想在美國我可以幫上忙,因為在美巡賽上,有許多人對此感興趣,」 華金-涅曼說,「如果我能幫助拉菲塔得到這種藥物,對我而言將是美夢成真。」

  拉菲塔的父親是華金-涅曼母親的表親。華金-涅曼表示他從小與菲利普-卡爾德隆(Felipe Calderson)一起打高爾夫,而他漸漸成長為一名優秀球員,參加了拉美業餘錦標賽,19歲首次參加上美國大師賽。

  華金-涅曼未能參加11月份的美國大師賽,因為他檢查出新冠病毒陽性,為此自我隔離了10天時間。不過因為第一次打入巡迴錦標賽,他可以參加明年四月份舉行的美國大師賽。

  (小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