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離證監會最近、中國「最牛」列印店要IPO了!

離證監會最近、中國「最牛」列印店要IPO了!

原標題:離證監會最近、中國「最牛」列印店要IPO了! 來源:中國基金報

投行圈刷屏了。「中國最牛列印店」,要準備上市了!

和街邊列印店最大的不同是,前來這家列印店的客戶很特殊。除了券商和投行人士,還有各家企業的律師、董秘、財務總監等。趕上旺季,店內每天人滿為患,據說,壟斷了全國90%的上市申報材料印刷市場。這裏距證監會不到3公里,計程車費10元。

靠別人IPO發財的列印店,也要IPO了

被喻為離上市「最近」的列印店,北京榮大靠列印IPO申報材料文件而在金融圈走紅。如今,這家列印店也正式開啟IPO之路。

證監會官網顯示,北京榮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榮大科技」)已於11月6日與國金證券簽署《關於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創業板上市之輔導協議》。

公司官網顯示,北京榮大科技是國內專業服務於證券行業的創新型科技企業。公司擁有多年的互聯網數據挖掘與信息處理經驗,並深入理解證券行業特點。通過互聯網信息抓取、自然語言分析和數據分析技術為客戶提供系統的互聯網化的產品解決方案。目前擁有自主研發信息披露檢索產品如:二郎神、核查寶、雲協作等產品。

不過,北京榮大科技最為人熟知的還是「榮大快印」。

雖然起初北京也是一家普通的列印店,但是老闆周正榮獨闢蹊徑地瞄準了上市企業IPO資料列印這個細分領域,並以此發展壯大。

榮大快印總店隱身在位於西直門內南小街66號的金燦酒店的三樓和四樓。這裏距證監會不到3公里,高約8層的酒店外沒有任何「榮大快印」的標識。

據此前媒體報導,每年,全中國大約90%的申報材料出自北京榮大。「在榮大熬夜修改材料、製作材料、核對列印稿是家常便飯。申報前肯定是在榮大度過的。」榮大承包著無數投行人白天和夜晚。

就這家榮大,被喻為離上市「最近」的列印店。一位投行人士透露:「榮大快印的紅火得益於其一攬子服務,提供從住宿、餐飲、洗浴到校對、列印的一條龍服務。」

榮大快印大部分都是「包間服務」——基本上每個項目的投行人員都被安排在獨立房間內完成工作。但要進這樣的包間,必須要交20000元的押金,成為VIP會員。

而在中國證監會所在地——北京金融街富凱大廈外,人群之中的黑色拉杆箱、「券商之家」白底紅字的榮大快印塑膠袋,已成為擬上市企業「跑步前進」的標準裝備。

媒體曾報導,北京榮大的前員工這樣評價北京榮大:「他們已經把一個細分行業做到了非常專業的高度。」

坊間也流傳著這樣的傳聞:「榮大的人比我們更清楚證監會的官員希望看到什麼樣的申報材料。」

每一個進過富凱大廈這道大門的人,也幾乎都走進過榮大的大門。經過近20年的發展,如今榮大成了中國「最牛」的列印店。

有投行人士稱,很多人沒有經歷人潮聚集涌動黑著眼圈在榮大熬夜的記憶,但估計老投行人都忘不了那些熱熱鬧鬧的日子,滿滿的職業印跡。。。入行第一天老人們就說沒在榮大通宵過就沒幹過投行

甚至有網友戲稱,榮大與國金,誰輔導誰?

中國最牛列印店

榮大成立於2000年,它不僅僅是一家列印店,更像是中國股市「溫度計」,見證了資本市場的起起落落,自身也成了一個謎一樣的財富故事。

榮大的創始人——周正榮是軍人出身,一直保持著軍人務實低調的作風,很少接受媒體採訪。業務步入正軌後,從2008年開始,周正榮已經淡出榮大的日常經營。

2000年,周正榮註冊北京榮大偉業商貿有限公司,起初也是一家普通的列印店。與眾不同的是,周正榮沒有選擇絕大部分列印店青睞的設計院、建築院的市場,幫助列印標書、工程圖等等,而是獨闢蹊徑瞄準了上市企業IPO資料列印這個細分領域切入,堅持差異化經營。

為了避免客戶反覆提交修改和提高材料審核通過率,榮大從客戶接待流程到材料製作流程,每個環節的服務都做到了極致。

起初,榮大也只是個能提供夜間列印的地方。直到2005年,榮大的業務還很龐雜,除申報材料外,還承接各種文件甚至書籍的列印。

在2005年,證監會一度停發新股,榮大陷入絕境,沒有進項也要正常給員工發薪資。榮大做上市申報材料,從設備、人工到製作要求,跟普通列印店完全不同,業務轉型也很難,淡季只能苦苦支撐。

2006年下半年,資本市場回暖。榮大決心提供更加體貼的服務,留住客戶。但凡同樓有房間退租,無論多高的價錢,榮大都會拿下用於接待券商。不同於其他列印店只提供列印服務,榮大提供專門的接待室、休息室,券商們無需在賓館與列印店間奔忙,可直接在榮大辦公,甚至在榮大開小型會議。同時,榮大還提供飲用水、食物,把券商從外部瑣事中解放出來。

籌備一份上市申報材料能有多難?幾乎每個街邊數碼列印店都能實現:只要給黑白內頁套好頁碼、放好隔頁紙、加上彩色封皮,然後裝訂成冊即可。

然而,上市申報資料格式固定且極其嚴格,充滿了數字、表格。報送一個準IPO公司的材料,用了好幾個拉杆箱不說,來來回回列印過8次。

對於東奔西跑的投行新兵們來說,榮大實在是個意外之喜。一份上市文件可能有1000頁,甚至多達1500頁,不同的原件有不同的頁碼,再編成新文件後又需要新的頁碼。若是其中有錯誤、疏漏,還得推倒重來。在榮大,你完全不需要為這些程序上的煩瑣浪費時間。

「這些事沒做過,根本不明白。」有人說。一個普通的列印店員很難知道一個證監會官員希望看到怎樣的材料。而在榮大,從項目建議書到招股書製作,都有豐富的經驗。更有甚者,投行人在一些程序上的小疏漏,還會被列印員發現並指出。

「他們已經把一個細分行業做到了非常專業的高度。」榮大一位前員工羅榮說。

大型連鎖列印店,看不上的又累又沒有賺頭的活兒,卻讓「榮大」生存了下來。在周正榮的差異化經營的策略下,甚至越過越好。

等行業大佬們想回過頭來時,「榮大」已經佔據了近九成的市場,而且口碑極佳。

「去榮大列印。」幾乎成為了各家投行、律所IPO前約定俗成的操作。

再看它的工作人員。

在榮大,列印員分成A、B、C三個等級,一個新員工需要經過3個月的入職培訓才可成為C級員工,之後隨技藝嫻熟能力逐步晉陞B級、A級,領班則相當於技術主管。他們的姓名、照片、所在組及其領班均張貼在榮大的樓道中。事實是,榮大內部已形成一種學徒機制。一方面有經驗的老員工帶新員工,另一方面新老員工分工有序,比如夜間趕工的通常是最有經驗的,因為天一亮,這些材料可能就要報到證監會。

一個普通的列印店員很難知道一個證監會官員希望看到怎樣的材料。而在榮大,從項目建議書到招股書製作,都有豐富的經驗。更有甚者,投行人在一些程序上的小疏漏,還會被列印員發現並指出。

再看榮大對時間的把握。對於榮大來說,時間是個微妙的東西。同一天下午,5點鐘報進證監會的材料和6點報進去的材料,僅僅相差一小時,審核時間可能就不一樣。尤其是在每年3月、6月、9月,若是錯過了每個季度的最後一天,申報材料又得新增一個季度的內容,會增加很多會計、審計成本。

所以,除了24小時營業,榮大的前台也有固定的接待模式,他們必須提前做好溝通,保證對方到達榮大後能有足夠的時間完成材料製作。

上市是件嚴謹的事,即便再便宜的街邊小店,券商們也不敢嘗試。這是小錢,企業、券商都不在乎,但對印刷的品質,他們都近乎苛刻。按照現有的書面審查制度,發審人員不會親自去企業,他們對一家企業的了解,幾乎就指望著這本材料。

「有段時間,證監會看到一個格式不規範的申報材料,當場就批了券商。」因為資料出錯而耽誤項目,這樣的風險小券商們可承受不起。通常來說,榮大的出錯機率很小,如果安排得當,時間也能保證。

為投行圈認可的是榮大分工明確、專業的服務。以IPO申報材料為例,其實製作流程並不複雜,主要分為校對、原件整理、原件套頁碼、原件掃描、掃描件處理、列印複印件、轉電子文件、電子版刻盤等。但是,IPO申報材料都需要不斷調整和補充,上報材料總是在最後幾天才能最終定稿,上市文件基本都在1000頁以上,若有錯誤,還要推倒重來。而這個風險是分秒必爭的投行人不願承擔的,榮大能夠提供的則是這一專業服務。

神秘老闆周正榮

與榮大悶聲發財的風格一致,榮大老闆周正榮也是一個及其低調不肯接受記者採訪的人。

坊間流傳著榮大的種種傳奇,一名投行人員都很難知道一個證監會官員希望看到怎樣的材料。而在榮大,從項目建議書到招股書製作,都有豐富的經驗。更有甚者,榮大快印的傳奇故事還包括:投行人在一些程序上的小疏漏,會被列印員發現並指出。

而一些投行人員則經常抱怨,證監會預審員對擬上市企業申報材料的要求已經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低調」和「神奇」往往容易引起人們的猜想,包括投行圈裡的一些人都在微博討論,榮大老闆是否有著不同尋常的背景。

曾經有記者多次聯繫周正榮,他僅表示,從未接受過媒體採訪,「榮大只是一家街邊小列印店,沒什麼可說的,我們沒打算上市」。

榮大前員工張工(化名)透露,周正榮是一名退伍軍人,40多歲,為人謙遜、低調,「這麼有錢的大老闆辦公室很簡陋」。

對於周正榮的低調,有分析稱,原因不外乎「擔心外界過多的關注會影響榮大的生意,悶聲發大財嘛!」

「周正榮很精明,他發現擬上市企業申報材料印刷這塊『寶地』之後,不想讓其他同行知道業務門檻並不高,因此無論對媒體還是同行都異常低調。」張工說。

公開資料顯示,北京榮大的第一大股東為周正榮,持股比例為43.75%;韓起磊是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為27.02%;寧波梅山保稅區謹謙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為第三大股東,持股比例為7.89%。

此外,周正榮也布局多個其他領域,包括企業諮詢、財經公關、酒店管理等。公開資料顯示,周正榮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有3家,並在9家公司擔任股東。

來源:中國基金報 作者:泰勒

(編輯:畢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