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聯合貸頭部機構調整出資比例 轉型純助貸模式可行性存疑

聯合貸頭部機構調整出資比例 轉型純助貸模式可行性存疑

  原標題:聯合貸頭部機構調整出資比例 轉型純助貸模式可行性存疑 來源:經濟觀察網

  經濟觀察網記者 萬敏 11月初的網路小貸新規徵求意見稿出台後,多家聯合貸頭部運營公司已開始調整出資比例、增加小貸公司資本金,以期達到監管合規。

  聯合貸開始轉型調整

  北京地區兩家頭部現金貸產品運營公司已經開始調整聯合貸的出資比例。一家公司內部人士告訴記者,此前該公司與銀行等資方按照1:99的比例做聯合貸運營,現在正在積極調整成3:7出資比例,或100%由資方放款的純導流助貸模式。

  另外一家網路小貸產品運營方的內部人士透露,在監管意見還未最終明確前,暫時將所有聯合貸調整為純導流助貸模式。

  網路小貸新規的徵求意見稿中,對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路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被認為是具有「殺傷力」的條款,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認為,對於某些大科技公司以小比例自有出資撬動槓桿擴大聯合貸款規模的行為實施了強有力的約束。

  網路小貸新規的徵求意見反饋截止時間為2020年12月2日,有業內人士認為,2021年的元旦前後很可能成為正式監管文件公佈的時間窗口。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此前發佈的《助貸業務創新與監管研究報告》中提及,在助貸業務中,資金方作為整個助貸業務的核心和主導,整個信貸資產計入資金方的表內,資金方獲得全部風險溢價。但是在聯合貸款業務中,聯合貸款機構(為了對應助貸業務中助貸機構的角色,將聯合貸款業務中提供獲客、初篩等業務的機構稱為聯合貸款機構)和資金方均要獨立對貸款進行審核,雙方均是整個業務的核心,再各自按照出資比例將信貸資產計入各自的表內,以此獲得各自相應的風險溢價。

  目前,尚沒有相關機構對聯合貸出資比例調整前後帶來的收入影響做明確估算,但有業內人士估計,助貸模式下的分潤比例遠低於聯合貸模式,此前聯合貸規模越大的大型平台,收入減少受到的影響會越大。

  除了調整聯合貸的出資比例可能會帶來的收入減少,網路小貸公司還面臨著補充資本金的壓力。

  根據網路小貸新規的徵求意見稿,經營網路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註冊資本不得低於10億元,而跨省級行政區域經營者,註冊資本不得低於50億元,且為一次性實繳貨幣資本。

  距離網路小貸新規徵求意見稿公佈的兩天後,公開信息顯示,11月4日,騰訊旗下的財付通小貸註冊資本金由10億元增至25億元,增幅150%。

  開源證券在日前的一份研報中指出,大多數互聯網公司貸款模式已由自主放貸+ABS模式轉變為以助貸模式為主,聯合放貸為輔的貸款模式,目前螞蟻集團中負責助貸業務的兩家子公司凈利潤遠高於兩家小貸公司。未來受聯合貸出資比例限制,預計頭部互聯網公司將加速向助貸模式轉型或利用消金牌照放貸,影響較小;而中尾部公司轉型助貸或受限制,約束相對較大。目前政策僅對聯合貸款設限,未來在助貸模式上的監管值得關注。

  助貸模式下競爭仍激烈

  目前,有3家公司正在逐漸成長為助貸模式中的小龍頭,分別是已經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樂信(NASDAQ:LX)、360數科(NASDAQ:QFIN)和在紐交所上市的信也科技(NYSE:PPDF)。

  據三家公司公佈的2020年二季報,二季度,樂信平台促成借款金額411億元,同比增長57.8%,超過此前380億元的目標預期,樂信CEO肖文傑表示,三季度預計促成借款金額將超480億元,同比增幅將超30%,對完成全年1700-1800億元的目標充滿信心。

  360數科2020年二季度促成貸款總額為589.05億元,較2019年同期增長21.8%。截至2020年6月30日,在貸餘額為784.8億元,較2019年同期612.89億元增長28%。

  截止2020年第二季度,信也科技累計促成借款為261.94億元,管理層在財報中給出了第三季度150-160億元的促成金額預期。

  監管層對商業銀行的網路助貸合作也已有所規範,今年7月17日,銀保監會正式下發並實施《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從商業銀行、助貸平台、借款人等多個層面規範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業務經營行為,以促進互聯網貸款業務獲客、產品設計、風控、催收等環節合規發展,對商業銀行與合作機構共同開展互聯網貸款的助貸業務模式進行了規範,再次強調「核心風控環節應當由商業銀行獨立有效開展」, 但同時也明確商業銀行除了核心風控環節需獨立自主外,其它環節均可與第三方公司合作,包括:營銷獲客、聯合貸款、風險分擔(聯合貸款方和分擔方須為持牌機構)、信息科技、逾期催收等等。

  11月8日晚間,寧波銀行第七屆董事會第四次會議決議公告披露,以全票審議通過了《寧波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互聯網貸款業務規劃及管理制度》,這或是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新規落地數月後,首家銀行公告披露了相關規章。

  東吳證券在一份研報中指出,互聯網巨頭完全轉型助貸並不現實,聯合貸仍將是重要模式。互聯網平台提供「引流+初步風控」,但不「違規兜底」的助貸模式是合規的,然而實操層面完全依賴助貸模式並不容易:部分銀行等金融機構不一定接納互聯網平台完全不出資的助貸模式;助貸機構不出資,則無權查詢/報送客戶徵信,而合作金融機構可能風控能力薄弱,因此拓展新客戶時不太便利;助貸模式中合作金融機構的風控主導權提升,相比於聯合貸會存在部分客戶被拒、風控尺度不一致等問題,產品體驗下滑;互聯網平台在助貸模式中的分成比例相對較低。總結而言,聯合貸是相對標準化的產品模式,助貸則非標準化程度更高,運行成本高於聯合貸,預計未來互聯網平台會總體向助貸模式傾斜,但仍會保留聯合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