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跨越台灣海峽 他在中超找到自己的足球夢

跨越台灣海峽 他在中超找到自己的足球夢

  2020年,對於中國台灣球員陳柏良來說,是人生中又一個轉折之年。

  將近十年時間,他從台灣企業聯賽一步步走到港超,再到中甲、中超,成為浙江綠城隊的隊長。

  今年1月,陳柏良和效力了近5年的綠城匆匆告別,隨後北上加盟長春亞泰。

  上周,他與亞泰一起沖超成功,結束了個人4個賽季的中甲旅程。

  在至關重要的最後一輪比賽,陳柏良打入1球,助本隊大勝升級。

  32歲的陳柏良已經不年輕了,但他的眼神里依舊閃爍著渴望和動力。

  「我希望挑戰更高的舞台」。

   從足球「荒漠」中走出來

  接受我們的採訪時,本賽季的中甲已經結束,陳柏良回杭州處理個人事務,我們約好的採訪時間是下午1點鐘。

  陳柏良離開球隊也沒有耽誤訓練,開始這次採訪前,他才剛剛沖了個澡,洗去上午訓練的疲憊。

  眾所周知,台灣最受歡迎的體育運動一直以來都棒球和籃球,此前從未出現過足球職業運動員。

  在島內踢球,聯賽是半職業性質。

  最好的生涯規劃,就是加入台電這樣的廠隊,球員視同公司職員,沒有比賽的時候還要正常上班。

  在這樣一眼可見頂端的職業前景里,來自高雄的陳柏良,年少時就和同齡孩子的興趣愛好不同,義無反顧地追逐著自己的足球夢想。

  陳柏良曾向記者介紹過當時台灣聯賽的情況:以他當時所在的台電為例,球隊的球員分為在編球員和合同球員。

  所有的球員都希望成為企業的正式員工,也就是在編球員。這就相當於找到了一個一輩子的鐵飯碗,即使退役后在企業也可以獲得穩定收入。

  「我如果留在那裡,平時的工作就是在電力公司當水電工,訓練的時候在球隊,沒有訓練比賽的時候就去上班。」

  球隊的薪水並不按球技或表現評判,而是根據在球隊效力的時間長短論資排輩。

  以陳柏良為例,當時作為新人的他,每個月能拿到手的薪水大概19000新台幣(4000多人民幣)。

  相對微薄的收入,也讓台灣想要追夢足球的年輕人很難長時間堅持下去。

   沖超,總是差那麼半步

  2012年,已經在港超踢出名堂的陳柏良獲得中甲多支球隊的試訓邀請,在試訓中,他的能力得到時任深圳紅鑽主帥特魯西埃的認可。

  就這樣,23歲的陳柏良正式北上,為自己打開了參加中國職業聯賽之路。

  第一次踢上職業聯賽,陳柏良花了一段時間適應比賽和訓練強度。

  不過在當時風雨飄揚的深圳紅鑽,他遇到了一個此前不曾遇到的狀況:球隊欠薪,甚至租不起訓練場。

  彼時的深圳紅鑽狀況不好,球員因為薪水問題多次維權無果。2013年年底,他和球隊合同到期,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那一個多賽季的經歷,讓我後來遇到什麼困難都覺得是小巫見大巫了。」

  離開深圳,陳柏良登陸上海加盟申花,成為台灣第一名踢上中國大陸頂級聯賽的球員。

  為此,陳柏亮還以「特殊優秀運動員」的身份免除了兵役,只需要在12天的時間里作為「補充兵」即可(可以類比孫興慜等韓國運動員免服兵役)。

  這是台灣歷史上第一次有足球運動員獲得這樣的待遇。

  不過,直到2015年加盟綠城前,他在球隊的位置都並不穩定,跟隨恩師特魯西埃來到杭州,才真正站穩了腳跟。

  從2015年2月11日加盟到2020年的2月離開,整整5年,陳柏良把自己職業生涯的最好年華(27歲-32歲),貢獻給了綠城。

  2016年末,起起伏伏了5年的綠城,從中超降級。

  2018年中甲聯賽最後一輪,綠城在賽前領先第三名1分的情況下,客場1-2輸給梅州客家,讓出了升超的資格。

  上個賽季,綠城依舊以5分之差無緣升超。球隊賽季中途還把主帥從西班牙人塞爾吉,換成了在弱旅摸爬滾打多年的鄭雄。

  綠城過去幾任洋帥悉心培養的傳控足球痕迹逐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多直來直去的打法。

  明眼人都看得出,綠城在多年無緣升超后,隊內的調整勢在必行。但陳柏良可能沒想到,作為隊長的他也在這份被調整的名單中。

   北上長春感受不同

  2020年的春節前,綠城結束泰國冬訓準備回家過年,陳柏良接到了球隊高層要培養年輕人的計劃和通知。

  球隊老闆宋衛平同主帥鄭雄明確表示新賽季要做到兩點:一是球隊必須年輕化,二是球隊作風一定要提高。

  「包括隊長陳柏良、王宏有、朱海威、鄧小飛等10名球員離隊,同時從預備隊和U19提拔了多名年輕球員。」

  這對已經在綠城紮根了5年的他來說,無疑是一記悶棍。

  球隊下了逐客令,這對習慣了杭州生活和這支球隊的陳柏良來說,有些難以接受。

  「我是一個不太習慣變換環境的人,杭州也算我的第二個家了」,想要在短時間內找到一支比綠城更有能力,符合自己期待的球隊,陳柏良當時有些絕望。

  「當時武漢的疫情已經開始爆發,我在台灣的家裡干著急,真的怕一年沒球踢,沒有球隊要我。在這個歲數如果耽誤一年,後果不敢想象。」

  曾有幾支球隊聯繫他,但陳柏良想等待更好的機會,「我對自己說,我還想要拼一把。如果去一支沒什麼追求的球隊,那職業生涯可能也就這樣了。」

  很顯然,他希望還能加盟一支有機會踢中超的球隊。

  最終當亞泰這樣一支曾經拿過中超冠軍的勁旅拋出橄欖枝后,陳柏良沒有過多猶豫,就接過了合同。

  2020年3月,陳柏良和亞泰正式簽約。

  效力了三支南方球隊后,第一次加盟到北方球隊,陳柏良切實感受到了南北氣候差異,球隊文化的不同。

  陳柏良曾說過,他並不是一個特別外向的性格,比較慢熱。

  寒冷的天氣,硬朗的球風,很多人都擔心他能不能適應亞泰。

  「來了以後最直觀的感受就是球風硬,拼搶兇狠」。

  相比綠城相對秀氣的踢法,這裏更注重對抗,對於一名中場球員來說,這是向教練展示自己身體和心裏狀態最有效的方法。

  陳柏良像大多數台灣男生說話一樣,「柔聲細語」的,不過他踢起球來可絕對不軟。

  來到亞泰之後,他用強悍的身體對抗表現贏得了隊友和球迷的信任。

  因為疫情影響,中甲開賽遙遙無期,11個月的間歇期是從未有過的。聯賽開始后,亞泰還經歷過一次換帥風波。

  但球隊的賬面實力足夠強大,首輪比賽就因崴腳意外退場的陳柏良,在進入聯賽中段開始表現越來越好,坐穩了球隊首發的位置。

  「陳柏良絕對是今年亞泰引進內援中最值的。相比去年薄弱的中場。今年不僅有塞鳥和索薩,陳柏良的加入,使得球隊中場能拿球的點多了,對中場的掌控更強了。在亞泰效力過的台灣球員不算少,柯昱庭,殷亞吉等等,陳柏良是最出色的那一個。」

  這是長春球迷對陳柏良最中肯的評價。

  進入中甲爭冠組后,亞泰取得了5勝1平的不敗成績,尤其最場兩次決定命運的比賽中,陳柏良各送上一球,幫助球隊鎖定升級名額。

  13場2球,這是台灣一哥聯賽交出的成績單。下賽季,他終於可以回到闊別了四年的頂級聯賽。

  32歲了,每每問到這個讓球員敏感的年齡問題,他總是笑著回答,「別擔心,再踢個兩三年沒問題的。」

  「今年因為疫情,沒辦法回台灣親自指導孩子們的青訓了,但這個學院(陳柏良在台灣開辦了自己的足球學院)的活動不會停,我希望為台灣愛踢球的孩子們做點什麼。「

  採訪的最後,陳柏良還在想著台灣足球的下一代。

  當他老了,寶島足球還有人能頂上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