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男子酒後騎摩托,先被前車撞飛,又遭後車輾壓,誰該負責?

男子酒後騎摩托,先被前車撞飛,又遭後車輾壓,誰該負責?

原標題:男子酒後騎摩托,先被前車撞飛,又遭後車輾壓,誰該負責?

原創 劉家杭 上海法治報

07a0-kefmphc2214862.jpg

同一路段,兩起車禍,同一受害人,一次撞擊拋摔、一次慘遭碾壓,到底哪一次傷害為「致命一擊」?誰又應為這起悲劇買單?近日,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上獲悉了這起由車禍引起的爭端。

fa5e-kefmphc2214863.jpg

車禍死亡謎團

2020年1月3日,四川省犍為縣玉津鎮繞城路發生了兩起交通事故,造成一人死亡,三車受損,一名肇事司機逃逸。根據事發路段的監控錄像顯示,這兩起車禍接連發生,彼此間隔時間不到1分鐘。

d41f-kefmphc2214905.jpg

經查,受害人周華醉酒後無證駕駛無牌照二輪摩托車,在經過此路段的時候,越過道路中心的雙實線逆向行駛。當日20時19分,周華駕駛的摩托車與對向駛來的蔣全的小轎車相撞,周華被撞拋起后落地。20時20分,掉落在地的周華又被隨後駛來的小客車碾壓,雙腿受傷。但肇事小客車的車主並未在原地等待交警處理,而是選擇了逃逸。當日20時36分,周華被當地人民醫院宣告死亡。

周華到底是因第一起車禍的拋摔致死,還是二次碾壓?在第二起車禍發生時,周華是否已經死亡,如果已經死亡那第二輛車是否還要承擔責任?

真相背後的賠償糾紛

1月9日,樂山科信司法鑒定中心給出司法鑒定意見:導致周華死亡的原因是第一次車禍發生時,蔣全駕駛的小轎車撞擊拋摔所致,與小客車的碾壓無因果關係。

司法鑒定結果的出爐,並未停止這場交通事故賠償紛爭。對於這一鑒定結果,在小客車司機楊友看來,是「還了自己清白」。他認為既然周華的死與自己的碾壓沒有因果關係,那麼自己也就無需對周華的死亡承擔賠償責任。但周華的家屬卻認為,楊友沒有證據證明二次碾壓時周華已經死了,而且醫院給出的周華死亡時間也在二次交通事故發生之後。退一步講,即便二次碾壓時周華已經死了,那麼,楊友從周華身上碾過去,也應當承擔責任,所以也要給予賠償。

2月20日,犍為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做出事故責任認定書:周華與蔣全發生的交通事故中,周華承擔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蔣全承擔負次要責任;楊友與周華髮生交通事故中,楊友承擔全部責任,周華無責任。結合本案,蔣全應承擔本次交通事故的30%責任,楊友應承擔本次交通事故的20%責任,死者周華應承擔本次交通事故的50%責任。

所以一審法院判決,蔣全一方賠償周華家屬331,319.63元,楊友一方賠償周華家屬169,136.75元。

不服一審判決,小客車司機上訴

對於一審法院的判決結果,楊友一方不服,上訴至四川省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二審中,楊友提交了《公安交通管理行政處罰決定書》及《滿分教育通知書》,擬證明自己雖在與周華交通事故中承擔全部責任,但與周華的死亡無因果關係,認定自己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僅需要接受罰款及扣分的行政處罰即可。此外,楊友還指出,為周華出具死亡證明的犍為縣人民醫院到事故發生地的車程約為16分鐘,所以給出的「死亡時間」實際是醫務人員到達現場,查看周華生命體征的時間,以查看周華時間認定為其死亡時間明顯不合理。同時,楊友表示,對於具體的賠償金額,除自己所在的保險公司承擔的交強險110,000元賠付給周華家屬外,自己願意再支付50,000元,但不再承擔其他額外的賠償責任。

對於楊友新提交的證據,二審法院予以認可,但結合兩次事故發生的時間、犍為縣人民醫院推斷的死亡時間及兩次事故造成的損傷狀態,一審法院認定楊華友承擔20%的賠償責任並無不當。故四川省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蔣全一方賠償周華家屬331,319.63元,楊友所在的保險公司賠付周華家屬各項損失110,000元,因楊友已經支付50,000元,故楊友不再承擔本案的賠償責任。

見習記者 | 劉家杭

編輯 | 謝錢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