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金冠電氣要闖關科創板:實控人曾是記者 凈利潤下滑

金冠電氣要闖關科創板:實控人曾是記者 凈利潤下滑

  來源:IPO日報

  原標題:這家公司實控人和小編曾是同行 可人家要闖關科創板啦…… 

  談及記者、編輯,大家耳熟能詳,但許多人並不知道,一些商界大佬也是出身於媒體行業,例如農夫山泉創始人鍾睒睒、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

  本文主角金冠電氣,其實控人也曾經是一個記者。

  11月23日,金冠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冠電氣」)將科創板上會,接受上市委的審核。

  本次IPO,金冠電氣擬融資4.26億元,募投項目為金冠內鄉智能電氣產業園建設項目(一期)(3.45億元)和研發中心建設項目(8036萬元)。

  01

  「開掛」的職業生涯

  據悉,金冠電氣成立於2005年,由金冠王碼與光大財務投資設立,位於河南省南陽市高新技術開發區。

  發展至今,金冠電氣已成為一家輸配電設備製造企業,主營業務為金屬氧化物避雷器、開關櫃、環網櫃(箱)、柱上開關、變壓器(台區)、箱式變電站等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產品包括避雷器和智能配電網設備兩大類。

  截至當前,萬崇嘉銘持有公司50.07%的股份,為公司的控股股東。樊崇持有萬崇嘉銘100%的股權,且通過控制萬崇嘉銘所對應的表決權,成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縱觀實控人樊崇的從業經歷,不可謂不豐富。

  資料顯示,1998年,21歲的樊崇開啟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在南陽晚報社經濟版擔任編輯、記者,後於2001年11月跳槽至中國經營報社,任財經版記者。這四年內,樊崇一直從事財經媒體相關工作,與當前樊崇控制的金冠電氣主營業務相差甚遠。

  但很快,樊崇開始「轉型」。2002年10月至2004年5月,樊崇任民生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辦公室職員;隨後,樊崇的職業生涯便彷彿一路「開掛」:先是擔任開封市蘭尉高速公路發展有限公司副總裁,隨後又跳槽至合協創投,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等職位,直至2008年2月,樊崇任金冠有限(金冠電氣前身)董事兼總經理。

  目前,樊崇任金冠電氣董事長兼總經理,兼任萬崇嘉銘執行董事、金冠高新分公司負責人、南陽三博汽車齒輪有限公司監事。

  02

  凈利潤下滑

  財務數據顯示,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下稱「報告期」),金冠電氣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1億元、5.11億元、5.06億元、2.33億元,整體較為穩定,連續三年均為5.1億元左右,歸母凈利潤分別為7389.56萬元、4612.28萬元、6414.45萬元、3047萬元。

  可以看出,2018年,公司收入在保持穩定的同時,歸母凈利潤卻下滑了37.58%。即便是2019年的歸母凈利潤有所回升,但仍低於2017年的水平。

  IPO日報發現,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為公司毛利率下滑,另一方是因為公司的資產減值損失明顯增加。

  金冠電氣指出,公司產品包括避雷器和智能配電網設備兩大類,主營產品中避雷器收入占較大比重。其中,由於配電網產品市場競爭充分,避雷器特別是高電壓等級的避雷器平均毛利率與智能配電網設備的平均毛利率相比較高,配電網產品的平均毛利率相對較低。報告期內,隨著公司加大智能配電網領域產品的研發、製造與市場拓展,公司主營業務收入中配電網產品收入佔比由28.36%上升到44.06%,因此公司綜合毛利率有所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金冠電氣的收入來源較為集中,十分依賴前五大客戶,尤其是前兩大客戶國家電網、南方電網。

  報告期內,公司對國家電網及南方電網的累計銷售金額分別為43254.44萬元、41300.99萬元、37727.26萬元及16865.91萬元,占當期銷售總額的比例分別為84.86%、80.90%、74.57%及72.51%,歷年的合計收入佔比均超過了70%。

  但與此同時,金冠電氣應收賬款佔比持續攀升。

  2017年-2019年,金冠電氣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2.71億元、3.77億元、3.9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53.15%、73.76%、77.13%;2020年6月末,公司應收賬款餘額為4.71億元,較2019年末增長20.69%。

  而在應收賬款前五名客戶中,除河南金冠電力工程有限公司為金冠電氣實控人關聯公司外,其他客戶都是國家電網旗下公司。如此看來,雖然金冠電氣手握國家電網這個大客戶,但也要面臨由此產生的應收賬款問題。

  金冠電氣也坦言,未來,隨著業務規模的進一步擴大,公司應收賬款可能進一步上升,如果出現客戶財務狀況惡化或無法按期付款的情況,將會使公司面臨較大的運營資金壓力,從而對公司的生產經營和財務狀況產生不利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