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陪伴NBA狀元的是兩幅畫像 是他逝去的母親外婆

陪伴NBA狀元的是兩幅畫像 是他逝去的母親外婆

當選NBA狀元時,愛德華茲母親和外婆的畫像陪伴在他身邊。當選NBA狀元時,愛德華茲母親和外婆的畫像陪伴在他身邊。

  當NBA總裁亞當·蕭華在選秀之夜第一個念出安東尼·愛德華茲的名字時,緊挨在他兩旁的並非是家庭成員,而是兩幅畫像。

  畫像上是他的母親和外婆,兩位對他影響至深,卻都在五年前相繼去世的親人。

  這就是來自喬治亞大學的愛德華茲向NBA以及全世界球迷介紹自己的方式——他將以狀元的身份加盟森林狼,然後帶著母親和外婆的期待,努力征服整個聯盟。

  在關於籃球和親情的成長經歷中,離別的傷痛來得過早了一些,但正是這份成熟和擔當,讓愛德華茲有了更加堅定的方向,「我要更加努力,因為(母親和外婆)她們希望我成長到更高水平。」

愛德華茲與家人慶祝。愛德華茲與家人慶祝。

  最瘋狂的兩位「拉拉隊長」

  愛德華茲身旁的好友和隊友,時常用「蟻人」這個外號稱呼他。「蟻人」,這是愛德華茲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為他起的綽號,一直沿用至今,也是父親留給愛德華茲為數不多的東西。

  在愛德華茲的成長道路上,陪伴他的是母親和外婆。

  「我是她們的最愛,小時我和她們睡在一張床上。她們會在晚上下班后給我帶回食物或其他東西。甚至當我和兄弟姐妹在一起時,她們甚至偏愛我到『你們都不要碰我的孩子』。」

  愛德華茲至今都清楚地記得,母親和外婆對他的偏愛,不僅僅在生活里,也在運動場上。

  生長於橄欖球氛圍濃厚的美國南部,愛德華茲第一個愛上的運動其實是橄欖球。在10歲以前,愛德華茲已經是美式橄欖球青少年聯盟里的一位佼佼者。

  幾乎他的每場比賽,母親和外婆都會在場邊為他加油。她們會穿著愛德華茲球隊的球衣,然後用極具穿透力的呼喊聲,為愛德華茲的每一次達陣喝彩。而每當愛德華茲完成進攻,他都會向這兩位最忠實的粉絲獻上「飛吻」。

  那時候,她們不僅在場邊扮演拉拉隊的角色,還是愛德華茲的精神支柱。

  「有時候,母親會非常嚴厲。」愛德華茲在接受ESPN採訪時回憶了一些場邊的故事,「當我在場上表現掙扎的時候,她會毫不留情地大喊,『我不知道你出了什麼問題,但你最好振作起來』。」

  如果不是因為一場比賽里防守隊員的撲殺弄斷了愛德華茲的腳踝,他和母親或許都沒有意識到他在籃球場上更出色的天賦。在家休息的那段時間,他苦練了自己的另一條腿,然後當他拆掉石膏后,他竟然完成了人生里的第一次扣籃。

  事實上,在愛德華茲「放棄」橄欖球之前,他的母親伊維特還堅持希望兒子能夠選擇橄欖球,但是當她意識到愛德華茲更希望在籃球場上展現自己的天賦后,她就無條件地支持兒子。

愛德華茲展現過人天賦。愛德華茲展現過人天賦。

  「我希望你能完成夢想」

  在愛德華茲的記憶里,中學時期每周枯燥而重複的訓練生活中,最開心的就是每周六和家人共度的晚餐時光。

  愛德華茲會和哥哥姐姐們一同鑽進外婆的SUV後座,然後從格林伍德大道駛出,前往他們最喜歡的那家餐廳。

  一路上,外婆和媽媽會坐在前座,車載收音機里播放著愛德華茲最喜歡的R&B音樂,母親會跟著音樂搖擺,外婆雖然聽不懂年輕人喜歡的流行歌曲,但是依舊會跟著哼唱和大笑……

  那是愛德華茲不停努力訓練的動力來源——但事實上,在那些年,外婆和母親的卵巢癌已經越來越嚴重。

  根據愛德華茲在接受ESPN採訪時的描述,「很多年以來,外婆一直在和卵巢癌細胞抗爭,來回接受各種篩查,而母親的卵巢癌更加嚴重,擴散速度比想象中快很多。」

  有一個周末,當他們享受完家庭晚餐即將離開外婆家前,愛德華茲突然有一種衝動想要把腦中反覆出現的一個信念寫下來。於是,他拿起記號筆,就在外婆家的牆上寫下了兩行字:

  「未來麥當勞全美最佳陣容」;

  「未來的NBA球員」。

  最初,外婆對於愛德華茲的「出格」舉動很生氣,但是當她看完這兩行字,她的心中只有驕傲,

  「年輕人,你在為自己設定目標。我希望你能完成夢想。」

  遺憾的是,外婆和母親都沒有能夠等來這一天。

  2014年年底,母親伊維特的狀態每況愈下,只能住進臨終關懷醫院。在2015年1月,她因病離世。7個月後,外婆雪莉也同樣沒能擊敗癌症,離開了人世。

  一前一後,外婆和母親都是在5號這天離開,為了紀念兩位至親的家人,愛德華茲在高中生涯將自己的球衣號碼換成了5號。

  「失去媽媽真的很艱難,我失去了貼心的好友。」愛德華茲說,「而我的外婆,她就像我們的支柱,她為我們做了一切。」

愛德華茲把球衣換成了5號。愛德華茲把球衣換成了5號。

  「你未來必須照顧好家人」

  痛徹心扉的生離死別,讓當時只有14歲的愛德華茲變得更成熟和更有擔當,也讓他有了更堅定的信心去提高自己在球場上的能力,因為他始終記得外婆的按句話,「我希望你能完成夢想」。

  「訓練中,如果我的教練對我說『快點,繼續努力』,我會告訴他們,『你們不必和我強調這些,我的媽媽和外婆早就教會我了』。」

  用身邊好友的話來描述,愛德華茲是那種「你需要用掃把才能把他從訓練館中趕出去的球員」。

  就這樣,愛德華茲帶著在高中最後一個賽季25.7分和9.6個籃板的亮眼數據進入了NCAA。當他在喬治亞大學的體能教練肖恩·海耶斯第一次測試愛德華茲的時候,他就意識到這位年輕的後衛確實擁有「像威斯布魯克一樣勁爆的身體素質」。

  他的第一次垂直起跳測試就達到了100.33公分,按照海耶斯的說法,在當時那屆新人中,這個數據可以排到前10位。更驚人的是,當一個月訓練結束后,他的垂直彈跳已經達到了105.41公分。

  「17歲的孩子就能跳這麼高,太驚人了。」作為一個曾經就職于NFL的專業體能師,令海耶斯印象深刻的還有愛德華茲無窮無盡的精力,「每次在折磨人的訓練結束完之後,他都還會加練扣籃,那種360度轉身扣籃,這真的無法讓我理解。」

  也許很多人無法理解他這種「玩命」的訓練,但就如愛德華茲自己所說,是那份親人的羈絆以及外婆曾經告訴他的家庭責任,推動他一往無前。

  「有一天,你將必須扛起家庭的責任,照顧好你的家人。」外婆跟愛德華茲說這番話時,她的身體已經很虛弱了,而愛德華茲也答應了他的外婆,「我們都會互相照顧的。」

愛德華茲帶著小侄女出席採訪。愛德華茲帶著小侄女出席採訪。

  正因如此,他在選擇大學的時候,放棄了眾多戰績更好的名校,而是選擇喬治亞大學,為的就是離剛出生的小侄女近一些。

  「我竭盡所能與家人保持緊密,因為我們都失去了媽媽和外婆。我們會團結在一起,共渡難關。」在接受各家媒體採訪時,愛德華茲不止一次說過這樣的話,「我每周7天24小時的努力,這樣我的家人們就可以7天24小時的休息了。」

  而在以狀元身份進入NBA后,愛德華茲的第一份合同是4年4420萬美元……

  時至今日,愛德華茲依舊會在訓練之餘打開視頻網站,翻看自己11歲時打橄欖球的視頻,不僅僅是因為他確實還愛著橄欖球,更重要的是,在這些比賽視頻里,他能看到自己的母親和外婆。

  她們坐在場邊笑得格外燦爛,這就是愛德華茲努力奮鬥的最大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