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會送你包包的蟲子,不止有蚊子

會送你包包的蟲子,不止有蚊子

原標題:會送你包包的蟲子,不止有蚊子

原創 紅色皇后 物種日曆

雙十一過後,環顧家裡突然多出的包包、口紅、電動牙刷……你有沒有落得吃土的結局?動物雖然沒有淘寶,面對包包的「魔咒」也不能倖免。對一類小昆蟲來說,包包不僅是難以抵抗的誘惑,還是蟲生大事的根本。

舞虻可謂是最有情調的昆蟲,雄舞虻求愛時,會向雌舞虻送禮。昆蟲學家凱賽爾(Edward L. Kessel)把舞虻送禮的進化,分成了八個階段。最原始的形式是沒有禮物,下一個階段是雄舞虻捕捉昆蟲,送給雌舞虻作為「點心」,再往後,舞虻開始追求禮物的「藝術性」和「儀式感」。

62f4-kefmphc1223756.png

一種Empis屬的舞虻,雌性在交配的同時,享用雄性送給她的獵物。圖片:Walwyn / inaturalist

比如雄性的Empis bullifera會用肛門附近腺體分泌的一滴滴液體,凝固成珠鏈狀的絲線,在獵物外面織一個精緻的圓球形包包。接下來,雄舞虻成群結隊在空中飛行,吸引雌舞虻,白色的絲球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雌性看中雄性的禮物之後,就會在空中擁抱開始交配,此時雄性把禮物交給雌性。然後它們保持交配的姿勢,落到旁邊的植物上。雌蟲用口器戳進包包,吸食獵物的體液。吃完之後,交配立即結束。

與它同屬的E. geneatis更進了一步。它也會做包包,但裏面的獵物極小,而且被壓碎了,體液流失,不堪一吃。它的交配方式跟E. bullifera差不多,雌舞虻在交配過程中,用六隻腳抱住包包,來來回回地盤,似乎根本不在意有沒有獵物。隨著進化過程的推進,禮物的包裝越來越精緻,而獵物越來越小,最後「買櫝還珠」只剩下形式。Hilara sartor的包包是空的,唯一的用途就是像獻哈達一樣獻給雌性。

3d96-kefmphc1223758.png

另一種Empis屬的舞虻,雄性的禮物是一個精緻的絲織包包,裏面只有一隻很小、不能食用的昆蟲。圖片:Ken-ichi Ueda / inaturalist

雌舞虻為什麼會接受空包包呢?有人認為這是一個「儀式化」的過程:動物的行為漸漸失去原本的使用價值,變為傳遞信息的載體,我以前講過,贈送禮物的行為也可能儀式化。中國傳統婚禮上,男方要往女方家送一隻雁,稱為奠雁,後來改成用鵝。奠雁的習俗傳到韓國,乾脆用木頭雁。這就跟舞虻「形式主義」的禮物很接近了。

另一種解釋更傾向於「陰謀論」。雌舞虻只能從食物中得益,但雄舞虻用包包替代了食物,所以他騙了雌舞虻。

1daa-kefmphc1223799.png

長尾舞虻(Rhamphomyia longicauda),為了得到食物禮品,雌性舞虻會用外貌吸引雄性,雄性舞虻的審美標準有些奇特——腿毛越長越好,所以雌性穿著「毛褲」。圖片:Katja Schulz / inaturalist

聖安德魯斯大學(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研究人員做過實驗,他們用的是學名Rhamphomyia sulcata的舞虻,正常情況下R. sulcata會拿一隻沒有包裝的獵物送給雌性。把雄性的獵物拿掉,換成棉花球之後,假獵物照樣可以吸引到雌舞虻,雌舞虻把棉花球翻過來掉過去,還企圖用嘴戳它,但什麼也吃不到。

送上棉花球禮物的雄性舞虻,得到的交配時間雖然不如拿著大獵物的,但跟拿著小獵物的雄性不相上下。這個成績不算壞。有的雄舞虻使用棉花球「把妹」成功之後,還會再接再厲,繼續求偶。有一隻舞虻甚至憑著棉花球,與四隻雌舞虻交配。

2021-kefmphc1223797.png

E. livida雌性一邊交配一邊品嘗獵物。圖片:AJC1 / Wikimedia Commons

看來當騙子是有利可圖的,真獵物吃完了就要再找一個,而假獵物一直都在,這就節省了捕獵和搬運獵物的時間,可以全都用到求偶上去。對於包包的渴望,可能被別人所利用,構成美麗的陷阱,不管對人還是舞虻都是如此。

57c0-kefmphc1223827.png

原標題:《會送你包包的蟲子,不止有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