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股價齊漲卻相繼召回 造車新勢力開到了「失重時速」?

股價齊漲卻相繼召回 造車新勢力開到了「失重時速」?

  造車新勢力的「失重時速」?

  畢舸

  國內造車新勢力似乎迎來了好日子。

  作為率先在美上市的蔚來,近期股價呈現井噴之勢,截至11月17日收盤,蔚來市值已突破600億美元。

  11月13日,國內另一家造車新勢力理想汽車在美股盤前發佈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理想汽車第三季度總營收為25.11億元,環比增長28.9%。其中,汽車銷售收入為24.65億元,環比增長28.4%,理想汽車的業績主要與三季度交付量大幅增長有關。尤其是理想汽車三季度毛利率高達19.8%,直逼特斯拉。財報發佈當日,理想汽車的盤前漲幅一度超30%。

  11月12日,小鵬汽車公佈了第三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務數據。三季度汽車銷售收入為18.98億元,同比增長376.0%,較2020年第二季度的5.41億元增長250.8%。而更大的亮點是,第三季度小鵬汽車毛利率由負轉正。

  三家國內造車新勢力上市,並且都交出了不錯的業績數據,量產加速、利潤率等指標持續改善、股價上漲……似乎圍繞在它們周圍的都是利好消息。

  然而,陰影似乎正在不知不覺中席捲而來。近期,國內造車新勢力紛紛宣布召回自家產品,這其中,繼威馬汽車宣布召回後,理想汽車也發佈聲明,將啟動2020年6月1日及之前生產的理想ONE車輛召回程序,這也是理想汽車成立以來,第一次發佈召回聲明。而早在去年,蔚來就因自燃事件召回過部分ES8車。截至目前,只有小鵬汽車還沒有出現類似事件。

  幾家造車新勢力的召回原因不同,但無論是蔚來和威馬的自燃事件、還是理想ONE在發生碰撞時,單邊車輪受較大撞擊力後下擺臂球頭脫落機率較高,各類事故的發生,都不免讓消費者對其車輛質量及安全性產生疑慮。

  突發事故發生率增加,當然有其客觀因素。比如電動車作為一種新型交通工具,也就需要全新的部件、性能協同,電動汽車生產企業必須在推動其速度、性能不斷提升、滿足車主高標準要求,與確保新部件、性能的安全與適配上達成動態平衡,這是複雜而變數頗多的課題。不僅是國內造車新勢力,包括特斯拉以及歐美等進軍電動汽車領域的老牌車企都面臨同樣的挑戰,也曾多次出現自燃等事故。

  同時,隨著國內造車新勢力的產能提速,在電動汽車總量增加的基礎上,其事故發生機率也必然會有所提高。

  然而,相比於特斯拉與歐美等老牌車企,國內造車新勢力或許承受著更大的壓力。一方面,蔚來、小鵬、理想、威馬等往往都是短期內成立的電動車企,而且已經為研發和製造電動汽車、設置充電樁等基礎服務體系建設燒掉了大筆資金,為此,蔚來、小鵬、理想也選擇了上市,就是希望通過二級市場的打通,給一級市場投資機構相應的補償,同時緩解資金鏈緊張局面。

  而上市後,國內造車新勢力同樣需要儘快拿出足夠多的利好數據,應對股東們關於成長性、盈利等方面的要求。這就要求造車新勢力必須加速量產。以蔚來為例,2020年第三季度,蔚來交付了12206輛汽車,其中包括8660輛ES6、3530輛ES8和16輛EC6,相比之下2019年第三季度交付了4799輛汽車,而2020年第二季度交付了10331輛汽車。從中可見,蔚來產能在大幅度擴充,交付給市場的新車增量可觀。

  同時,不僅在數量上要加快擴容,國內造車新勢力在新車推出頻次上也要加速,畢竟,特斯拉推出新車型的速度也很快。

  由此產生的問題是,國內造車新勢力是否會迫於產能及新車研發製造的時間表,而有意無意放鬆了對其質量及安全性的嚴格管理?畢竟,國內造車新勢力大多採取代工模式,雖然理想汽車、小鵬汽車、威馬汽車正在規劃或者已經建設自己的工廠,但量產尚需時日。而為了應對當前的市場競爭,如果作為甲方的新勢力要求在新車上線生產流程上全面提速,其壓力就會層層傳導到負責代工的企業,為趕工期而出現問題。

  類似質疑其實在去年蔚來召回事件發生時就有出現。畢竟,最核心的製造環節無法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造車新勢力就無法實現研發到製造的一體化管理,在生產標準、品控等多方面都難以控制。而更大的問題在於,由於製造流程脫離於造車新勢力內部管理體系,一旦發生自燃等問題,要查明原因也面臨不少障礙。

  此外,整車測試是車輛交付前的關鍵一環。據介紹,特斯拉Model S是2014年唯一一款同時獲得歐洲新車安全協會Euro NCAP和美國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NHTSA)五星最高評分的車型,在參加包括正面碰撞、側面碰撞、翻滾測試、兒童保護測試、行人保護測試、鞭打測試等評比中獲得該項評分。而國內造車新勢力在內部測試時是否有如此全面的測評?是完全由代工車企自行測試,還是造車新勢力全權負責?其指標包括哪些?這些方面也將對其安全性形成重大影響。

  代工,當然能夠讓造車新勢力相對低成本、更快捷地造出第一輛、第一百輛、第一萬輛電動車,儘快上市交付,然而,追求產量與速度的同時,如果沒有對性能、安全性的更多投入和管理,恐怕會讓電動汽車開得過快而失重。這就是我想提醒國內造車新勢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