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那個誰和那個誰,怎麼都長得一個樣?請叫我「臉盲症患者」

那個誰和那個誰,怎麼都長得一個樣?請叫我「臉盲症患者」

原標題:那個誰和那個誰,怎麼都長得一個樣?請叫我「臉盲症患者」

原創 周劍平 瑞金醫院 常笑健康

▼本文作者▼

f754-kefmphc1122907.jpg

你喜歡看外國電影嗎?看電影的時候會傻傻分不清誰是誰嗎?而在日常生活中,當我們認錯人時,總會開玩笑地說自己是犯了「臉盲症」。殊不知,這才不是「所謂的臉盲」,而是一種神奇的科學現象——「異族效應」。

71c3-kefmphc1122908.jpg

異族效應

事實上,認不出外國帥哥靚妹的現象叫做「異族效應」,又叫「跨種族效應」,是指短期內可以輕易識別跟自己同種族的群體,但卻無法準確識別不同種族個體間的相貌差異。

異族效應,不止中國人有,外國人更嚴重。還記得曾經戛納紅毯上,張馨予披著「床單」走紅毯,被認成鞏俐的事嗎?還記得英國在報道範冰冰的時候,配圖錯用了關曉彤的圖片嗎?儘管英媒發現后隨即修改了,但錯用配圖的畫面還是被網友截了下來,並在微博上瘋傳,掀起不少熱議,還讓「英國報道分不清中國人的臉」登上了微博熱搜排行榜前5名。(同理估計外國人看《甄嬛傳》也會心累而亡吧!)。

c60d-kefmphc1122921.jpg

2002年,研究人員在美國《科學》雜誌上發表了一項研究,對此現象進行了解釋。他們以6個月和9個月大的嬰兒作為研究對象。

研究人員給嬰兒同時呈現了兩張面孔,其中一張是熟悉的,另一張完全陌生,結果發現,6個月大的嬰兒對於人臉和猴子臉都能進行良好的識別,而9個月大的嬰兒只對人臉有良好的識別能力,在對猴子面孔的辨別上,無論是熟悉的還是陌生的,注視時間都差不多。

換而言之,6個月大的嬰兒對人臉和猴子臉都能進行良好的識別,但9個月大的嬰兒卻出現了和成人一樣對猴子識別能力下降的趨勢。

知覺窄化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嬰兒在9個月大時,就喪失了分辨猴子臉的能力呢?研究人員認為,這跟我們的「知覺窄化」有關,即當我們長期處於一個種族內生活時,我們會對身邊人的細微差別逐漸變得很敏感,隨之而來的變化就是,對同種族的樣貌辨認敏感度提升,對其他種族的樣貌辨識度會下降。

心理學家認為,異族效應是人類後天為了適應生活環境,大腦資源優化的窄化現象。

當然,這種窄化現象也並非沒有辦法改變和削弱,通過反覆接觸,如長期生活在異國他鄉的環境中,即可以打破這種魔咒。

換句話說,只要你經常性的看外國電影或跟外國人生活在一起,你分辨外國人誰是誰的能力就會提升,這點生活在國外的留學生應該深有體會。

4fa2-kefmphc1122923.jpg

真正的臉盲症:

就連老婆、親媽都認不出

臉盲症,醫學上又叫「面孔失認症」,通常表現為對熟悉面孔的識別能力降低或喪失。真正的臉盲症患者別說分不清外國演員,就連老婆、親媽都認不出,即便是熟人,也形同陌路。雖然他們看到的圖像和正常人是一樣的,鼻子是鼻子,眼睛也是眼睛,但他們的大腦卻沒法把人臉的整體形象連接到一起,也分不清你跟別人在面部特徵上的細微差別。

因此,對於臉盲者來說,分辨人臉的難度大概就和我們正常人看手認人的難度差不多,你能僅僅憑藉一雙手就能猜出對方是誰嗎?就算是自己至親的手,恐怕也很難認出。

de72-kefmphc1122942.jpg

據報道,目前世界上約2.5%的人天生臉盲,也就是說100個人裏面就有2至3個是臉盲者。需要注意的是,臉盲者往往不會意識到自己患上臉盲,所以如果你去問一個真正的臉盲者,他可能並不覺得自己的感知出現了什麼問題,因為他們看到的世界從來就是這個樣子。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通常只能靠細節來「辨人」,比如說話的聲音、衣著和走路姿勢等等。

遺憾的是,目前的醫學水平來講,還沒有任何一種辦法是可以治療臉盲的,只能通過醫學上的訓練,得到一定的改善。

非臉盲者為啥也記不住別人的長相呢?

生活中還有一些人,他們既不是臉盲患者、也沒有其他疾病,但偏偏也記不住、分不清曾經跟自己打過照面的人,這又是怎麼回事?是智商出現問題了嗎?還是記憶力下降了?可能都不是,或許只是因為他/她跟你缺少共同點而已。

美國邁阿密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在面對與自己具有共同社會屬性的人時,如同學、同事、鄰居等等,人們往往能夠將他的長相記得更清楚,這大概就是為什麼面對不同的陌生人,有時候你能記得住,有時候卻又記不住的原因。

總的來說,還是你們之間的共同點和聯繫比較少,他/她可能還不足以引起你的足夠關注。

據非官方統計,80%自稱有臉盲症而沒認出你的人,實際上都沒有臉盲症,真相是他們對你不關心、或者跟你接觸太少。

所以治好這種「臉盲症」的最佳方案,就是放下你的手機,多去跟其他人接觸,否則越來越多的朋友都會對你變得「臉盲」。

ae85-kefmphc1122943.jpg

參考文獻:

1. Meissner C A, Brigham J C. Thirty years of investigating the own-race bias in memory for faces: A meta-analytic review[J]. Psychology, Public Policy, and Law, 2001, 7(1): 3.

2. Pascalis O, de Haan M, Nelson C A. Is face processing species-specific during the first year of life?[J]. Science, 2002, 296(5571): 1321-1323.

3. Gainotti G, Marra C. Differential contribution of right and left temporo-occipital and anterior temporal lesions to face recognition disorders[J]. Frontiers in Human Neuroscience, 2011, 5: 55.

4. Grüter T, Grüter M, Carbon C C. Neural and genetic foundations of face recognition and prosopagnosia[J]. Journal of neuropsychology, 2008, 2(1): 79-97.

5. Bernstein M J, Young S G, Hugenberg K. The cross-category effect: Mere social categorization is sufficient to elicit an own-group bias in face recognition[J].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07, 18(8): 706-712.

6. Fukui T, Murayama A, Miura A. Recognizing Your Hand and That of Your Romantic Partner.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20 Nov 9;17(21):E8256. doi: 10.3390/ijerph17218256. PMID: 33182290.

本文圖片來源網路

作者介紹

周劍平 博士

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