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精神疾病與COVID-19相關住院和死亡風險升高相關

精神疾病與COVID-19相關住院和死亡風險升高相關

原標題:精神疾病與COVID-19相關住院和死亡風險升高相關

原創 柳葉刀 柳葉刀TheLancet 

c94a-kefmphc1122928.jpg

《柳葉刀-老齡健康》(The Lancet Healthy Longevity)近日發表來自四川大學華西生物醫學大數據中心宋歡教授團隊及瑞典斯德哥爾摩卡羅林斯卡研究所、哈佛陳曾熙公共衛生學院、冰島大學醫學院的聯合研究。研究基於UK Biobank隊列,旨在評估大流行前的精神疾病和隨後COVID-19的患病風險並探索其可能的潛在機制。文章指出,在UK Biobank人群中,精神疾病與隨後COVID-19患病風險升高相關,尤其是COVID-19相關住院和死亡風險升高相關。

作者介紹

宋歡

四川大學華西生物醫學大數據中心特聘研究員。擅長大型隊列資料庫的建設與運用,針對不同類型數據(臨床試驗數據、臨床質量資料庫、國家性健康數據、人群為基礎的隊列數據、基因資料庫)均有豐富的流行病學研究的經驗和基礎。現主要研究方向為精神疾病(特別是精神應激疾病)對人群健康的影響,健康醫療資料庫建設、應用與流行病學研究。四川省特聘專家,四川省衛健委十四批學術技術帶頭人。

論文介紹

COVID-19疫情在世界範圍內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危機[1]。截至2020年10月8日,在全球超過200個國家或地區,COVID-19確診病例數超過3600萬,死亡人數超過100萬,並且這些數字還在持續攀升[2]。研究表明,精神疾病,如抑鬱症、焦慮症和應激相關障礙,可能通過改變免疫反應[3],增加各種重大軀體疾病的患病風險,包括自身免疫疾病[4]、呼吸系統疾病[5],和嚴重感染[6]。因此,在新冠大流行前已經存在的精神疾病也可能對個體COVID-19的易感性造成影響。近期研究表明患一種或多種精神疾病與感染的發生有較強的遺傳相關性,這為上述的假設也提供了證據支撐[7]。在本研究進行前,已有幾項研究結果發現不健康的生活方式[8]、社會心理因素(包括自我報告的心理困擾)[9],和某些精神疾病(如抑鬱症[10]、物質濫用和精神分裂症[11])可能會增加COVID-19風險。但這些研究對心理相關因素的評估主要採用的是自我報告,數據的樣本量也有限。目前尚無研究採用縱向數據,全面評估多種臨床診斷精神疾病對COVID-19易感性的影響,並且兩者間相關性的可能的機制亦鮮有人知。因此,基於UK Biobank隊列,本研究旨在評估大流行前的精神疾病和隨後COVID-19的患病風險並探索其可能的潛在機制。

UK Biobank是一項在2006年至2010年之間,從英格蘭、蘇格蘭和威爾士共招募了年齡在40至69歲,超過50萬人的前瞻性研究。由於COVID-19數據在蘇格蘭和威爾士不可獲得,本研究只包含在英格蘭註冊的參与者。在英國註冊的445858人中,有24844人退出隊列或在英國新冠暴發前(2020年1月31日)死亡,因此,本研究共納入了421014人(圖1)。

02d0-kefmphc1122929.jpg

圖1:研究設計

*英國首例COVID-19病例於2020年1月31日診斷。

†基於UK Biobank在2020年1月31日前的住院醫療數據定義精神疾病。

在UK Biobank隊列中,該研究根據在英國COVID-19大流行前(2020年1月31日前)的住院醫療數據定義精神疾病(包括抑鬱、焦慮、應激相關障礙、物質濫用,和精神障礙),根據住院醫療數據、死因登記數據和英國公共衛生(Public Health England)數據獲得參与人的COVID-19狀況。該研究中,共有50809(12.11%)人在大流行前患精神疾病。截至2020年7月26日,共有1951人COVID-19檢測或臨床診斷陽性或死於COVID-19,其中1350(69.2%)人為COVID-19相關住院病人。截至2020年6月28日,共有376人死於COVID-19。在調整了可能的混雜因素(包括人口經濟學特徵、社會經濟學特徵、體質指數和生活方式等)和共患軀體性疾病後,與大流行前未患精神疾病的人群(非暴露組)相比,大流行前患精神疾病的人群(暴露組)患COVID-19、COVID-19相關住院和COVID-19相關死亡的風險分別增加44%(OR:1.44,95%CI:1.28-1.62)、55%(OR:1.55,95%CI:1.34-1.78),和103%(OR:2.03,95%CI:1.59-2.59)(圖2)。這些效應在不同亞組(如性別、種族、教育程度等)中沒有差別。在5種精神疾病子類分析結果中也相似。同時,在不同精神疾病的定義和分析的時間範圍的敏感性分析中,這些結果亦是穩健的。

ba41-kefmphc1122953.jpg

圖2:與大流行前未患精神疾病的人群相比,大流行前患精神疾病的人群患COVID-19和其他感染的風險

採用logistic回歸模型,調整了出生年份、性別、種族、Townsend貧困指數、教育程度、家庭年收入、體質指數、吸煙狀況和其他軀體疾病患病史(包括慢性心臟病、糖尿病、慢性肺病、慢性腎臟病和哮喘),計算OR。

*根據UK Biobank住院醫療數據,將其他感染定義為在2020年1月31日至5月31日之間因主診斷為COVID-19以外的任何感染的入院,排除了所有已確診COVID-19人

為了探索大流行前精神疾病與COVID-19患病風險相關性的可能機制,該研究將在英國疫情暴發后(2020年1月31日至5月31日)因主診斷為COVID-19以外的任何感染入院的人作為陽性結局對照,結果發現與大流行前未患精神疾病的人群相比,大流行前患精神疾病的人群在疫情暴發后發生其他感染的風險增加74%(OR:1.74,95%CI:1.58-1.93)。該研究結果提示,精神疾病導致COVID-19患病風險升高的機制與之前觀察到的精神疾病增加其它感染性疾病風險[6]的機制類似,如通過對免疫系統產生的影響。

總之,在UK Biobank人群中,精神疾病與隨後COVID-19患病風險升高相關,尤其是COVID-19相關住院和死亡風險升高相關。雖然仍需要進行進一步驗證,但在患精神疾病人群中觀察到的類似的其他感染住院風險的升高表明這些相關性可能存在共同的潛在機制,包括免疫水平的改變。本研究的結果也呼籲醫療工作人員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應增加對有精神疾病史這一易感人群的關注和健康干預。END

*中文翻譯僅供參考,所有內容以英文原文為準。

參考文獻(上下滑動查看)

[1] Cucinotta D, Vanelli M. WHO declares COVID-19 a pandemic. Acta Biomed 2020; 91: 157–60.

[2] WHO.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situation reports. October, 2020. 2020. http://www.who.int/emergencies/diseases/ novel-coronavirus-2019/situation-reports (accessed Oct 9, 2020).

[3] Glaser R, Kiecolt-Glaser JK. Stress-induced immune dysfunction: implications for health. Nat Rev Immunol 2005; 5: 243–51.

[4] Song H, Fang F, Tomasson G, et al. Association of stress-related disorders with subsequent autoimmune disease. JAMA 2018;319: 2388–400.

[5] Pedersen A, Zachariae R, Bovbjerg DH. Influence of psychological stress on upper respiratory infection-a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studies. Psychosom Med 2010; 72: 823–32.

[6] Song H, Fall K, Fang F, et al. Stress related disorders and subsequent risk of life threatening infections: population based sibling controlled cohort study. BMJ 2019; 367: l5784.

[7] Nudel R, Wang Y, Appadurai V, et al. A large-scale genomic investigation of susceptibility to infection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mental disorders in the Danish population. Transl Psychiatry 2019; 9: 283.

[8] Hamer M, Kivimäki M, Gale CR, Batty GD. Lifestyle risk factors, inflammatory mechanisms, and COVID-19 hospitalization: a community-based cohort study of 387,109 adults in UK. Brain Behav Immun 2020; 87: 184–87.

[9] Batty GD, Deary IJ, Luciano M, Altschul DM, Kivimäki M, Gale CR. Psychosocial factors and hospitalisations for COVID-19: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based on a community sample. Brain Behav Immun 2020; published online June 17. https://doi.org/10.1016/j.bbi.2020.06.021.

[10] Atkins JL, Masoli JAH, Delgado J, et al. Preexisting comorbidities predicting COVID-19 and mortality in the UK Biobank community cohort. J Gerontol A Biol Sci Med Sci 2020; published online July 20. https://doi.org/10.1093/gerona/glaa183.

[11] Ji W, Huh K, Kang M, et al. Effect of underlying comorbidities on the infection and severity of COVID-19 in Korea: a nationwide case-control study. J Korean Med Sci 2020; 35: e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