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互聯網存款「打補丁」 負債端管理迎挑戰

互聯網存款「打補丁」 負債端管理迎挑戰

  互聯網存款「打補丁」

  本報記者/郝亞娟/張榮旺/上海報道

  近年來,互聯網存款業務快速發展。不過,正當其「高歌猛進」之際,監管部門就互聯網存款的風險治理提出警示。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在公開論壇上表示,多家銀行在互聯網金融平台推出了存款產品,此種模式突破了地方法人銀行經營的地域限制,從負債業務看已成為全國性銀行,此類存款的流動性特點有別於傳統儲蓄存款,風險管理和監管要能跟得上。

  互聯網存款潛藏哪些風險?將如何規範?一位監管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對銀行而言,通過第三方平台攬存不一定能夠降低存款成本,甚至可能比網點攬存的成本還要高;如果管理不善,有可能導致第三方平台借銀行之名義搞非法吸儲,從事金融詐騙活動。

   變相突破地域限制

  通過互聯網平台銷售存款,已成為部分銀行攬儲的重要渠道。孫天琦表示,部分銀行互聯網平台存款增長迅速,規模較高,某銀行通過互聯網平台吸收存款總額甚至佔到其各項存款的70%。

  互聯網財富業務管理專家王永升指出,銀行通過互聯網獲取存款有自營平台和外部平台兩種方式,實力雄厚的國有大行、股份制商業銀行、頭部城商行不惜重金打造自營的銀行APP優化客戶體驗來獲取客戶、為客戶提供一站式的存貸匯投等服務;大多數的城商行、農商行、村鎮銀行及剛成立不久的民營銀行資金實力和技術實力並不充分,故有些銀行選擇互聯網平台作為其存款產品的合作方。

  記者瀏覽各大互聯網平台發現,在售存款產品的發行人主要以民營銀行、城商行以及部分農商行為主;亦有國有行與互聯網平台定製的存款產品。互聯網平台一般僅提供開戶引導、產品展示說明等服務,用戶的二類戶信息及存款餘額一般在用戶授權后可以在第三方平台進行查詢。

   融360 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告訴記者,銀行通過互聯網平台銷售存款產品,第三方中介(互聯網平台)保障用戶的賬戶信息安全,在資金從平台進入銀行賬戶的過程中提供安全通道,不過平台不負責產品安全問題;存款安全問題由銀行和儲戶共同承擔,在存款保障制度下,如銀行破產倒閉,50萬元以內可以100%保障本息安全,超過50萬元的部分要依據清算結果來核定賠償比例。

  某城商行互聯網金融部人士告訴記者,銀行在互聯網平台銷售存款產品,銀行需向平台支付「導流費」,通常銀行根據平台日均存款餘額的千分之二至千分之三向平台支付手續費。

  值得注意的是,銀行在利用互聯網平台實現快速攬儲的同時,互聯網存款潛藏的風險和治理問題也受到關注。

  孫天琦指出:「近兩年來,多家銀行在互聯網金融平台推出了存款產品,加大攬存力度,拓寬獲客渠道,很多消費者也非常便利地享受到了存款服務。此類產品收益高、門檻低,已成為部分中小銀行吸收存款、緩解流動性壓力的主要手段。但給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的新課題是,這種模式突破了地方法人銀行經營的地域限制,部分地方銀行通過互聯網金融平台得以從全國吸收存款,從負債業務看已成為全國性銀行。」

  平颱風險在互聯網存款業務不容忽視。「一旦監管政策叫停或者銀行依賴合作的互聯網平台暫停了合作,則可能導致吸儲規模驟降,銀行的流動性風險會陡增。地方銀行特別是農商行、村鎮銀行通過互聯網進行跨區域展業或許是監管所不樂意看到的;部分互聯網平台可能管理不善、導致客戶信息泄露,或者從事高風險業務影響到互聯網平台的經營穩定導致後續客戶服務難以為繼。」 王永升如是說。

   負債端管理迎挑戰

  除了借互聯網平台攬儲「變相」突破地域限制外,銀行提供的「高息」存款產品亦給其負債端管理帶來壓力。

  孫天琦提到,部分銀行依靠互聯網平台吸儲,存款結構大變,某家銀行的儲蓄存款基礎相對薄弱,儲蓄存款占各項存款的比例在2019年末時僅為36%,而目前這一比例已經飆升到85%,平台存款占各項存款的比例達83%,主要是異地個人儲蓄存款,平台存款已成為存款的主要來源。

  「高息攬存對銀行的流動性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存款產品是附著在平台上的,對平台的依賴性加強,傳統的擠兌風險很可能演變為平台的風險。」 某頭部消費金融公司董辦人士向記者分析,銀行借互聯網平台攬儲,真正能獲取的客戶極為有限,客戶留存在銀行里的概率並不高。

  在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看來,銀行通過互聯網平台攬儲,會造成負債結構失衡,互聯網存款一定程度上替代同業融資,但互聯網存款面向的是個體儲戶,識別能力低;存款穩定性低,互聯網存款面向的主要是利率敏感性儲戶,因此民營銀行並未注重對用戶運營的精耕細作,導致存款穩定性低,進而為流動性管理帶來了挑戰;最終會導致考核指標失真,譬如核心負債比例、優質流動性資產充足率等指標可能會被高估。

  一位資深銀行人士亦指出,互聯網存款的「便捷性」對銀行的流動性管理能力提出較高要求;另外,這類存款產品打破了現有的利率溢價機制,本應根據機構區位、類型、規模、風險等因素形成的利率溢價機制受到歪曲。

  針對互聯網存款可能存在的問題,孫天琦表示,互聯網存款的流動性特點也有別於傳統儲蓄存款,風險管理和監管要能跟得上。

  上述受訪監管人士建議,銀行機構要對藉助第三方平台攬存進行風險評估,採取有力措施,嚴格控制風險,落實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的主體責任。

  「預計互聯網存款業務會迎來監管整頓,可能會從准入條件、風險管理等角度進行切入,尤其會對過於倚重線上存款的傳統民營銀行或帶來衝擊。此類銀行應當充分評估監管環境,提前做好預案,對互聯網銀行的影響仍有待觀察。」蘇筱芮如是說。

  事實上,為防止銀行惡意競爭性攬儲,降低銀行融資成本,自去年以來,監管陸續出台相應文件,規範各類結構性存款產品和創新存款產品。

  今年3月,央行下發《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加強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提出,銀行要按規定要求整改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檔計息等不規範存款「創新」產品,靠檔計息的智能活期存款再迎「下架潮」。

  中金公司在研報中指出,取消各類變相突破利率管制的創新一般存款產品之後,各家銀行推出的一般存款產品則均逐步回歸同質化。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全市場都逐步清理之後,整個市場無論哪家銀行存款均只有最普通的活期和定期存款,那麼信譽相對不如大行的中小銀行以及互聯網銀行可能吸存的難度將大幅提升,存款或將向頭部大型銀行集中。

   交通銀行 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梁棟材表示:「商業銀行當前面臨一定程度的攬儲壓力,未來在銀行業整體負債業務壓力不減的大環境中,銀行應該積極拓展其他負債渠道,例如成本較低的一般存款等,以緩解息差壓力。總體來看,商業銀行存款競爭,其實是服務、客戶、產品等競爭的一種體現,要緩解攬儲壓力,需要從自身服務入手,針對客戶需求,提供優質的金融服務,從而夯實客戶基礎,維護好客戶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