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首家門店關停、無車可賣 造車新勢力前途汽車墜入迷途

首家門店關停、無車可賣 造車新勢力前途汽車墜入迷途

  首家門店關停、無車可賣 造車新勢力前途汽車墜入迷途

  本報記者/夏治斌/童海華/上海報道

  「現在的問題就是沒車賣,我們最後一批庫存車,包括試駕車,都在前幾個月賣完了。我們做銷售的,現在想賣(車)都賣不了,有錢都沒法賺。」11月17日,位於上海市黃浦區馬當路的前途汽車體驗店,銷售吳哲(化名)向《中國經營報》記者如是說道。

  吳哲所面臨的情況,也反映出前途汽車目前所處的困境。日前,公開報道顯示,前途汽車資金鏈斷裂后,位於三里屯的全國首家門店已經撤出,同時位於金港汽車公園的交付中心也人去樓空。

  實際上,早在今年3月份,便有多位前途汽車及其母公司長城華冠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城華冠」)在職員工向記者反映,自己無故被前途汽車拖欠數月工資,且社保與公積金也被停繳了。

  前途汽車董事長陸群曾在8月份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前途的機會在第二款車K20。「撐到K20上市,撐到K20大賣,撐到K20創造正向現金流。」而公開報道稱,K20量產版車型計劃於2021年3~4月份正式上市並交付。

  對於首家門店關停的原因,以及企業發展等相關問題,記者致電並致函前途汽車官網聯繫方式,工作人員表示會告知相關負責人,但截至記者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汽車分析師任萬付告訴記者,前途汽車雖然入局早,但發展中出現了一系列問題,首先是定位出現問題,豪華跑車是個小眾市場,前途作為一個新品牌,品牌影響力不足;其次是研發和生產節奏拖沓,前途K50量產後並無特別亮眼之處,後續車型遲遲沒有推出;再者就是營銷方面極度欠缺,市場遲遲無法打開。

   首店閉門

  北京三里屯門店是前途汽車的首家體驗店,開店時間為2018年4月。公開報道稱,前途汽車已經撤離上述門店,店內精緻裝修已被剷平,露出水泥牆面。

  前途汽車也曾有過無憂時刻。資料顯示,長城華冠作為新能源第一股於2015年成功掛牌新三板,2016年成為國內第三家獲得新能源乘用車生產資質的企業,前途汽車則是長城華冠全資子公司,成立於2015年2月。

  與其他造車新勢力選擇代工不同的是,前途汽車依託著母公司的「福蔭」,在蘇州有自建的生產基地,造車資金也主要依靠母公司長城華冠進行股權和債權融資。據悉,長城華冠先後募資五次,累計金額超20億元,在新三板上市企業中排在前列。

  時間回撥到2016年2月17日,前途汽車蘇州生產基地破土動工,2017年12月建成開始試生產,一期佔地面積23萬平方米,投資超過20億元,年規劃產能為5萬輛。

  實際上,前途汽車母公司的自身情況並不太樂觀。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長城華冠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凈利潤分別為-2174.7萬元、-9844.28萬元、-2.26億元、-3.7億元。

  而後在2019年2月,長城華冠發布公告稱,根據公司整體戰略規劃、進一步資本市場運作籌劃及長期經營發展的需要,結合當前市場環境、政策環境及公司所處的發展階段等內外部因素,擬向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申請公司股票終止掛牌。

  少了母公司的庇佑,前途汽車的造車之路越發坎坷。今年3月下旬,記者曾去往蘇州市虎丘區松花江路368號的前途汽車所在地,當時在工廠大門外就有數十位前來討薪、要債的前途汽車員工,供應商以及裝修工人。

  對於欠薪的事件,陸群也在8月份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欠薪是前途要著力去認真解決,且能解決的事情。「資金疲憊是企業的常態,誰也不敢拍胸脯說自己的資金鏈一直富餘。」

  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看來,造成前途汽車現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直接的因素是其母公司長城華冠長期虧損,加之其自身融資能力又不足,導致了資金鏈斷裂,公司難以經營。

  其進一步解釋道:「前途汽車選擇的是直營店形式,這也大大加重了企業負擔,進一步惡化了企業的資金狀況。但資本市場不認可前途汽車,原因還是在於其盈利能力。前途汽車定位高端市場,但其首款量產車型K50,價位過高,且受眾少,市場認可度並不高。產品結構單一,這樣不僅無法盈利,也使得其無法通過其他產品分擔資本壓力。」

   銷售困局

  10月24日,上海市發布的《關於調整本市部分道路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以下簡稱「通告」),這也被外界解讀為是對外牌的限行升級。

  通告顯示,自2020年11月2日起,除周六、周日和全體公民放假日外,每日7時至20時外省市機動車號牌等車輛,禁止在上海市大部分高架道路上行駛。此政一出,上海的新能源汽車一下子火爆起來。

  但吳哲卻沒法高興起來,他告訴記者,「現在是特殊情況,前段時間一直有人想來全款買車,公司遇到一些經營問題,跟供應商有些矛盾,一些原材料沒法供應。現在下定的話,保守估計要兩個季度才有可能提到車。」對於何時可以恢復正常的供應,吳哲稱公司目前也在與各方協商,暫時還沒結果。

  11月17日,記者來到上海市黃浦區馬當路的前途汽車體驗店,店面所在的大樓正在做裝修,店門前搭建了很多裝修木板,店裡擺放著一輛黑色的K50。

  K50是前途汽車的首款量產車型,定位純電動雙門雙座轎跑,2018年8月上市,售價高達75.43萬元,補貼后售價也達68.68萬元。但公開報道顯示,該車型上市后的銷量不足200輛。

  為何前途汽車K50的市場表現欠佳?任萬付告訴記者,前途汽車首款產品定位於跑車這個小眾市場是主因,品牌影響力和產品競爭力不足次之。

  2019年上海車展上,前途汽車攜旗下五款車型前途K50 Spyder Concept、前途K20、前途K25 Concept、前途Concept 1、前途Concept 2亮相。其中,前途K20被寄予厚望,陸群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前途K20將會是公司的機會所在。

  「前途汽車在創始初期即規劃了一系列的產品,K20也早就提上了日程,但遲遲無法量產的原因未知,大概率是資金出現了問題。前途K20定位仍舊是跑車這個小眾市場,前景難言樂觀。」任萬付說道。

  在造車新勢力頭部玩家的 蔚來 汽車、小鵬汽車、 理想 汽車紛紛實現美股上市,威馬汽車也獲得百億級別融資的大背景下,前途汽車是否還會受到資本的青睞?

  盤和林認為,從目前前途汽車的盈利狀況看,前途汽車的資本反饋並不優秀。此外,在同一市場,投資者有更多更好的選擇。因此,僅靠自身實力,前途汽車很難實現大規模融資,來支撐其渡過當前的資金難關,實現產品的更新換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