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多家機構「接盤」優勝 善後方案再起爭議

多家機構「接盤」優勝 善後方案再起爭議

  多家機構「接盤」優勝 善後方案再起爭議

  本報記者/鍾楚涵/孫吉正/上海報道

  在高調呼籲 馬雲 等大佬伸出援手之後,近日優勝教育表示,在行業實力機構的公益援助之下,截至目前初步統計補償人數2萬餘人,補償金額9000餘萬元。

  但在優勝教育高調解決債務的背後,家長的不滿、氣憤的情緒卻甚囂塵上。記者了解到,所謂的9000餘萬元補償實際是以課程置換的形式進行。截至目前,北京地區的家長已經收到了與VIPKID大米網校、桔子樹藝術培訓等機構置換課程的方案,而置換課程價值不對等、需要重新支付費用等已經成為了家長全新的痛點。

  對此,教育行業專家、從業者朱培元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課程置換是培訓機構『爆雷』之後常見的處理負債方式,而接手的機構則是看中了優勝教育的用戶資源。」

  除此之外,根據了解,上海地區家長、老師等的負債處理在優勝教育「爆雷」之後毫無進展。

   提出課程置換方案

  優勝教育自「爆雷」之後,公司的動態依然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11月5日,陳昊發布公開致歉信,向家長、加盟商、行業致歉,並呼籲馬雲、馬化騰等大佬伸出援手,願將公司股份以0元價格贈予。

  11月14日,優勝教育發布《近階段工作彙報》,在其中披露了目前的負債解決進度。優勝教育表示:「感謝某銳、某翰、某文等實力機構的公益援助,截至目前,重慶、成都、廣州、濟南、瀋陽、北京、天津等地區均已開展一輪補償,初步統計補償人數2萬餘人,補償金額9000餘萬元。」

  據市場傳聞以及從業者猜測,「某銳、某翰、某文」實際是「精銳、京翰、龍文」三家機構。11月18日,記者致電上述三家機構,京翰教育以及龍文教育客服表示,確實存在和優勝教育之間的接洽,具體方案需要視學員所在地區以及校區而定。精銳教育客服在與總部核實之後告訴記者,並未收到公司與優勝教育存在合作的通知。

  11月10日,桔子樹公開公告,將承接北京「優勝派」部分學員。在此後的媒體溝通會上,桔子樹創始人王軍凱表示:「桔子樹承接『優勝派』學員轉移過來的總課時約為23000,合計課時費用約400多萬元。」

  除了上述機構之外,根據北京地區家長提供的信息,在優勝教育給出的安置方案中,也有與VIPKID大米網校的課程置換服務。對此,記者向VIPKID方面進行求證,11月18日,VIPKID方面向記者表示,暫未收到相關通知。

  對於上述解決方案,春風時雨教育創始人王思鋒告訴記者:「優勝教育資金鏈斷裂的情況下,是沒有辦法去兌現之前收取的費用的(比如退學費、發工資等)。近年來教培機構出現這樣的情況,小機構可能會跑路,有規模的機構通常選擇的方式就是置換課程,通過和其他機構進行課程置換來處理問題。這種方式可以緩解行業、政府壓力,對於機構而言,也是獲客的一種方式。比如VIPKID大米網校,在線教育本來獲客成本就很高,通過這種接手方式直接拿到獲客,也不見得是一個壞的選擇。」

   置換方案仍存爭議

  「之所以做出援助優勝教育的決定,是出於對教育培訓行業所承擔的社會責任,更為了保障學員的有序學習,解除廣大家長的焦慮和擔憂,同時也希望能幫助教育行業的同仁渡過難關,為行業的規範發展盡一份綿薄之力。」對於伸出援手的原因,桔子樹集團總裁王軍凱如此表示。

  在此之前,桔子樹表示將承接優勝教育旗下綜合素養培育項目「優勝派」部分學員價值400多萬元課程,「優勝派」的學員可以轉到桔子樹,在桔子樹的教研體系下完成後續的學習。桔子樹方面表示,學習的課時數與在「優勝派」的課時數一致。但是在家長群里,對於桔子樹的這一行為卻並未獲好評。

  記者進一步了解得知,「優勝派」的學員要轉到桔子樹,還需要支付桔子樹每堂課25元的場地費用。除此之外,根據家長提供的當時購買「優勝派」課程的合同,每堂課的價格在300元左右,而轉到桔子樹,則變成了一對多的班課,且桔子樹每堂課班課價格也遠低於300元。

  「根據我的了解,桔子樹一堂一對多的課,價格大概在100元左右。也就是說,如果轉到桔子樹,那麼我就是花了325元/次去上原本100元/次的課。另外,有家長之前報過桔子樹的課,了解到桔子樹一對多課程老師一次的工資大概是120元,再算上租金等,桔子樹這一波接手可能不虧反賺。另外,這些課的服務期限是一年,都必須在一年裡面兌換完成。」北京地區家長姜女士表示。

  對此,北京桔子樹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品牌宣傳中心總監王麗麗表示:「公司做這件事的成本大概在四五百萬元。除了老師的費用,社保、福利、水電費都是成本核算需要計入的。」

  除此之外,記者注意到,桔子樹此前曾經陷入負面新聞。根據此前中國網等媒體報道,在10月末北京市東城區市場監管局公布的第三期被 投訴教育培訓機構名單中,桔子樹連續三期上榜。此外,還有家長投訴桔子樹老師更換頻繁等問題。

  對此,王麗麗解釋:「因為我們是9月份才複課,在6月份的時候,有學員擔心不能複課就要求退費,因為當時我們還沒有復工,所以沒辦法處理退費,因此有學員就去投訴了,才上了這個榜單。復工之後,我們就積極處理這個事情,有一些學員在勸說下也不退費了。」

  除了「優勝派」安置方案之外,優勝教育K12業務課程的安置方案也並未使家長滿意。

  根據優勝教育北 京東 直門校區家長向記者展示的安置方案截圖,第一個方案是轉為VIPKID大米網校的小學一年級至初中三年級線上班課,對應消耗在優勝教育剩餘課時中的4080元(小學)、13990元(初中)。該方案不需要額外加任何費用。

  而上述截圖中的第二個方案則引發了更為強烈的不滿。根據截圖,第二個方案為:「由某家大型一對一連鎖機構提供線下一對一課程。群內東直門校區的家長都可以報名去免費學習4小時,後期可以通過在對方機構報名32小時,激活優勝的剩餘小時數16小時。(每報名對方機構32小時,即可繼續學習優勝的16小時,共計48小時)」

  家長方面認為,對於VIPKID方案,原本優勝教育為一對一線下模式轉為線上班課,此前報名課程的價值大幅縮水,因此對該方案不能夠接受。而對於截圖中的第二個方案,家長方面認為,優勝教育已無信譽,因此無法再放心繼續交費。「非常害怕這又是一個套。」一名家長表示。同時家長方面也認為,這樣的方式很難讓人接受。

  記者從家長處了解到,由於不願意接受安置方案,不少家長目前已經被踢出了優勝教育的安置群。

   大額預付費模式埋下隱患

  在此前的公開致歉信中,陳昊表示:「在長達8個月的疫情期間,我們的收入只有原先的1/3,最差的時候,連以往單月的1/5都不到。」同時,陳昊表示,在部分加盟商資金鏈斷裂的情況下接盤80多家加盟校區,加速了總部資金鏈斷裂。

  在王思鋒看來,「一對一」模式為優勝教育的危機埋下隱患。「『一對一』模式下,教師工資比班課老師的工資不會差很多。但對於機構而言,主營『一對一』導致企業收入比主營班課的機構少,利潤率會低,收到的錢很快又要支出去付人員的費用。也就是說,在主營『一對一』模式下,教培企業更容易存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

  大額預付費模式下的資金鏈斷裂是優勝教育「爆雷」的明顯原因。北京京商戰略研究院院長賴陽此前對記者表示:「在預付費模式下,企業會出現大量的資金沉澱,在此背景下,企業往往會出現兩種情況:第一種是攜款跑路,但這類企業是少數;第二種是將資金花到其他地方,讓其增值。但是在預收費用的同時,員工的薪水、租金都是按月逐步繳納的(並不是一次性),同時,企業還在不斷推廣新的預付費用。如果遇到特殊情況,收入驟然減少,那麼就會導致資金鏈緊張甚至斷裂。」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於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提出規範收費管理,校外培訓機構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

  根據記者了解,市場上培訓機構並不能全部做到上述要求。上海地區家長吳女士對記者表示:「在我接觸過的培訓機構裏面, 新東方 、學而思、作業幫目前是按照該規定操作。但是,此前接觸的核桃編程、 51talk 並非按照該規定操作。去年報51talk的班,報了540節課,一次性支付費用將近兩萬元。」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認為,監管需要對培訓機構收費進行過程性監督,不能只取決於培訓機構自己是否嚴格執行這一規定。另外,家長在遇到預支付費用不符合規定的機構時,也可以積極舉報,而非因長期優惠而簽約。

  但在姜女士看來,「我們付款之前根本不知道有這個規定,消費者怎麼可能每消費一樣東西,都會把它方方面面的法規去了解得清清楚楚?」

  根據《中國經營報》此前報道,目前優勝教育上海地區合計維權家長有377人,共需退款金額達到880萬元。北京地區張姓老師估計,優勝教育北京地區欠薪人數應該高達上千人。

  近日,優勝教育天津某直營校區教師王雪亮(化名)、上海某加盟商王老師均對記者表示,截至目前,自己以及周圍同事的薪資追討無絲毫進展。

  優勝教育上海地區家長代表則對記者表示,上海地區的維權自2019年已經開始,而自優勝教育「爆雷」以來的一個多月,家長們的維權毫無進展,其間也並沒有人來給予安置方案。